分享到:

如懿傳 第六章 風波定(上)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四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紗窗隔斷的日光只留下淡漠的痕跡,遙遠天邊的云霞卻有炫目的光亮。皇帝捻著一個新橙揉搓著:“糊涂也好,僭越也好,朕怎會容他肆意置喙朕的家事國事,又這般廣布黨羽,群起進言!這朝廷是朕的,可不是張廷玉的。于是張廷玉便奏告朕,以年老上奏請求告老還鄉。折子里有這么一句話,說“以世宗遺詔許配享太廟,乞上一言為券”。”
如懿微微變色:“怎么?張廷玉還怕皇上不許他已經答允的事情,一定要皇上有所保證么?這實在是太無禮了。這么看,他這請求告老還鄉的折子,竟有幾分試探皇上的意思了。”
皇帝接過意歡遞來的橙子吃了一片,緩緩道:“他要試探,朕便成全。只要他安安分分的從朕眼前走開,朕便許他一個安穩到老。朕已讓軍機大臣汪由敦擬好了折子來看,明日就可發出去了。”
如懿微微松了一口氣:“那就好。”她遲疑片刻,還是道:“皇上,臣妾有一事不得不稟告,只要皇上聽了不要氣急憂心。”
皇帝瞟她一眼,淡淡道:“你說便是了。”
如懿寧靜而柔和,含有難得的凝重,和一絲若隱若現的憂慮,她見皇帝臉色松動了些許,才敢婉聲勸道:“皇上,永璜的福晉伊拉里氏來回稟,開春之后,永璜身上就很不好,一日不如一日。請皇上若得空,一定要去瞧一瞧。”
皇帝的側臉棱角分明,平靜而至淡漠:“永璜的病情朕也略知一二。無非是他自己心思重,又都是有些不該有的心思。朕已經讓最好的太醫去瞧了,也吩咐下去,永璜每日要吃山參吊精神,只要他吃得下,便是十斤,朕這個做阿瑪的,也給得起。只求他心思安分些,別再做些無妄之念。”
如懿聽皇帝口氣,仍是對永璜昔年欲為太子之心十分介懷:“那臣妾可否去看望,也好稍稍寬慰……”
皇帝擺手道:“罷了。如今你是皇貴妃,身份貴重。你一去,不知道永璜又要動什么心思。永璜有他養母純貴妃探視,你便少去這是非之地。”
如懿只得起身應允。正好李玉進來,道:“皇上,張廷玉大人求見。”
皇帝不悅道:“這個時候,他來做什么?”
李玉道:“張廷玉大人喜滋滋的,說知道皇上下旨許他配享太廟,所以特來謝恩。”
這一來,不僅皇帝,連如懿和意歡都變了臉色。皇帝徑自起身。走到書房翻了翻奏折,闃然變色:“朕的奏折剛批復完不久,尚未發出,張廷玉怎么會知道?”他橫一眼李玉,帶了一抹厲色:“李玉!”
李玉嚇得忙跪下:“皇上,奴才不敢!”
如懿忙道:“皇上,李玉不敢。內監不得干政,他不敢看皇上的折子。”
“那么,便只有汪由敦了!”皇帝的臉色極難看,“是了。汪由敦出自張廷玉門下,定是他提前給張廷玉透了風,真是大膽!竟敢擅自透露朕的旨意,到底在汪由敦心里,朕是皇帝還是張廷玉是皇帝?朕為天下主,而今在朝大臣因師生而成門戶黨羽,怎可姑息?”
意歡冷冷道:“皇上自然是皇上,可他這個門生竟忘了天地君親師,反而將師長凌駕于君主之上,實在是不該!”
皇帝沉下臉:“張廷玉既然來了,朕就見見他。李玉,去傳!”
李玉忙不迭去了。如懿與意歡不敢在側,便也告退離開,才出殿門,便見張廷玉滿臉喜色侯在殿外。張廷玉行禮道:“皇貴妃娘娘萬福金安。舒妃娘娘萬福金安。”
如懿與意歡微微欠身,看他躊躇滿志入內。意歡不屑:“自作聰明才自取其辱呢!他以為扶持了一位富察氏的皇后,難不成以后每一位皇后都出自富察氏么?”
如懿悄然一笑:“內外互為援引,一直是后宮與前朝的生存之道。張廷玉即便為三朝老臣,也不能免俗。只是皇上心性極強,豈是輕易可以左右的?”
意歡笑道:“他越是舉薦旁人,越是成全了姐姐呢。我便先恭喜姐姐了。”
果然,皇帝勃然大怒,斥責張廷玉道:“太廟配享的都是些功勛卓越的元老,你張廷玉何德何能,有何功績,可以和那些元老大臣比肩?鄂爾泰還算有平定苗疆的功勞,你張廷玉所擅長的,不過是謹慎自將,傳寫諭旨,竟也狂妄自大如此?”
一席話罵的張廷玉冷汗淋淋,皇帝猶不解氣,下令革去張廷玉的伯爵之位,只以大學士銜告老還鄉,又下詔解除汪由敦協辦大學士和刑部尚書之職,仍舊讓他在行不任上恕罪。自此,再無人敢隨意置喙立后之事了。
這一日秋高氣爽,明朗天光在紫禁城中無遮無攔的流動,宛如潺潺的河水。靜靜停滯的凝云,自由盤旋的飛鳥,連綿如重山的殿脊,沉寂的宮闕掩映了平日的喧囂,讓人心意閑閑。如懿閑來無事,便往儲秀宮看意歡。如懿才扶著侍女的手進了殿中,便禁不住笑道:“從前進來,你的殿中草藥氣味最重,如今到淡了許多,只聞得花香清淡了。”
意歡正捧了一束新折的玉色百合插瓶,蓮青色的花袖下露出素白的十指尖尖,纖長的深碧色花葉垂在她三寸闊袖上,那袖口滾了三層云霞緞的暗紋邊,上頭繡著星星點點的橘花,顯得分外明艷。意歡的身形高挑,身影最是纖細瘦美,一枚白玉鎏金蝴蝶壓發扣在燕尾之上,垂落細長的碎銀流蘇,被風徐徐浮動,更添了幾分難得的柔美。意歡笑盈盈睇她一眼,側身讓如懿坐下,輕輕噓了一聲:“去歲聽了皇貴妃的話,如今是想開了。皇上照例還是賞了坐胎藥,嬪妃們也都自己找了方子喝。其實有什么呢,我如今也是有一遭沒一遭的,惦記著就喝了,沒惦記著也便罷了。”
如懿笑道:“你自己想的開便罷了。我如今也不大喝了,左右到了這個年紀了,有沒有子嗣都看天意吧。”
意歡笑意幽妍:“是啊,心思都在那上頭,成日里夜不快活。倒不如閑下來侍弄侍弄花草,心里也清凈些。”
畫眉和云雀在廊下啼囀,一唱一和,啼破金屋無人的靜寂。如懿笑道:“皇上喜歡在圓明園養這些鳥雀,你也喜歡。”她眼底閃過一絲促狹,伸手刮著意歡的臉頰道:“只是皇上這樣寵愛你,前兩日內務府新繡的一床滿繡合歡鴛鴦連珠帳頁獨賞了你,可算是嬌眠錦衾里,輾轉雙鴛鴦。既有了鴛鴦,你還要別的鳥兒做什么?”
意歡面頰一紅,啐了一口道:“這也是皇貴妃說的話?沒半點兒尊重!”她忽然定了烏澄的雙眸,盯著如懿道:“皇貴妃這般說,可是拈我的酸呢。”
意歡的話,五分玩笑,五分認真。如懿心頭微微一顫,這清光悠長之中,因了她的猝然一問,觸動一時情腸。她不愿去思索,由著性子道:“若說不拈酸。都是女子心腸,難免有時小氣。
況你初承恩寵的那些日子,也是我最受苦的日子,這樣想起來,我能不心酸?只是自你我相識,總覺得心性投契,且在宮里久了,方知尋常人家的拈酸吃醋到了這里竟也是多余,徒增煩惱而已。”
仿若一滴清澈的雨水無意顫起鋪滿澄陽的湖面,漾起金色的漣漪點點。意歡清冽的眸光微有癡怔:“姐姐說的話,也是我的心思。皇上縱然疼我,但見他寵幸別人,心里也是火燒火燎的,便是對姐姐,有幾次也是忍不住。可日子長了,才覺這心思除了磋磨自己受苦,也無旁用。所以我才養這些鳥兒花兒,散散閑心,且在宮里,說話做事都不得不逼著自己小心。有時侯不能對著人說的話,不如對著這些鳥兒說說,也當解了自己的心事。”
意歡自在皇帝身邊,便深得圣眷。她有時說話尖銳,待人亦不熱絡,因著皇帝的寵愛,也無人敢明著計較。這些年,在旁人眼中,她總是能活得縱情恣意的,可在背人處,她也竟有這樣的凄清。
如懿溫然相望,撫摸著嬌艷的花瓣,柔聲道:“那是你不愛往別人宮里去走動。侍奉皇上這么多年了,除了我宮里,也難得看你和旁人來往。”
意歡去過小銀剪子,細細修剪完花枝,灑了一點兒清水在花葉上,轉首道:“我肯與姐姐來往,是性子相投。與其廢那些力氣和不相干的人來往,我還不如拾掇拾掇自己。”
如懿看著疏朗殿內,布置大氣,并不像是尋常女子的閨閣香艷而秾麗,除了滿架子詩書,再無多少錦繡裝飾。“宮里除了你,再沒有誰能把自己拾掇得這樣干凈舒服了。”
意歡道:“人干凈了,心也干凈。”
“咱們身在這地方,周遭的污濁血腥自是不必說了。有時侯難免連自己的手也不干凈。能求得心有幾分干凈,也算難得。”如懿莞爾一笑,看她手邊擱著一本溫庭筠的詩集,道:“那日在皇上跟前,他不過提了句溫庭筠的詩好,你便留心了。”
意歡臉上緋紅如流霞:“姐姐一直忙著,今日難得有空兒,還替我留心其這些了。我不過是聽皇上說起,隨手翻翻罷了。”
二人正說著話,忽然三寶跑了進來道:“小主,小主,不好了。”
如懿沉下臉道:“好好回話,這么毛毛燥燥的。”
三寶擦了把汗道:“回娘娘的話,大阿哥府里來傳話,大阿哥病重,怕是不好了。”
如懿伙地起身,起得太快,身子不覺晃了一晃,便道:“純貴妃知道了么?”
三寶道:“大福晉先來稟報的皇貴妃,鐘粹宮只怕還不知道。”
如懿忙道:“純貴妃是大阿哥養母,讓菱枝趕緊去鐘粹宮通報。你親自去養心殿告訴皇上,再吩咐備轎,本宮去瞧永璜。”
意歡見如懿擔心,亦嘆道:“自從孝賢皇后去世,永璜被申斥,終究積郁成疾。好好的一個皇子,唉……姐姐路上小心,別太心急了。”
如懿哪里還能和她細細分說,忙出了儲秀宮去。才過長康右門的夾道,卻見一眾年長宮女正立在紅墻上,一個個四十上下年紀,都是出宮后無依無靠才繼續留在宮中服侍的。一眾人等正在聽內務府太監的調撥。如懿只看了一眼,云芝道:“回皇貴妃的話,這是內務府新從圓明園撥來的一批宮女,說是做慣了事極老練的,正訓了話要撥去各宮呢。”
如懿點點頭,也不欲過問。突然,宮女里一個穿著藍衣的宮女跑了出來,喝道:“趙公公,憑什么你收了她們的銀子便撥去東西六宮,咱們幾個沒錢使銀子給你,你便撥咱們去冷宮當差,天下沒有這樣的道理。”
如懿聽得冷宮二字,觸動舊事,不覺多看了兩眼。那趙公公五大三粗,拉過那宮女拖在地上拽了兩圈,抓著她的頭發狠狠往墻上搡了一下,喝道:“你們這些圓明園來的宮女,外來的人敢唱內行的戲,豬油蒙了心吧?本公公肯收錢是給你們臉,你給不起就是自己沒臉,還敢叫喚?打死了你都沒人知道。”
如懿雖然趕著去永璜府邸,亦不覺蹙眉,喚過跟前的小太監小安道:“小安,去把那個趙太監啦過來,說他的專橫霸道本宮都知道了,讓他自己去慎刑司領五十大棍,從此不必再內務府當差了。”
小安趕緊著上前去了,那趙公公看見如懿來,早嚇得腿軟了。如懿拿了肯聽他啰嗦,留下了小安去內務府知會宮女人選的分配,便要離開。方才挨打的宮女忙膝行到圖一跟前道:“多謝皇貴妃娘娘主持公道。”
如懿見她挨了打,神色卻十分倔強,一點兒也不害怕,便道:“你倒是個直性子的,只是什么話都喊出來,也不怕自己吃虧么?”
那宮女不卑不亢道:“奴婢自己吃虧不要緊,不能讓沒錢的姐妹都吃了虧。”
如懿見她被打得灰頭土臉的,仔細看相貌卻也端莊整齊,落落大方,像是個有主意的,想著蕊心傷了腿之后自己身邊也沒個得力的人,便道:“你這樣的性子是吃虧,可本宮喜歡。等下洗漱干凈了去翊坤宮等著,留在本宮宮里當差吧。”說罷,便急匆匆去了。
待趕到永璜府里時,一眾的福晉格格們都跪在地下,嚶嚶的哭泣著。綠筠已經先到了,與伊拉里氏陪在床前,她見了如懿進來,少不得擦了擦眼角的淚痕。肅了一肅道:“皇貴妃萬安。”
如懿見閣中一片愁云慘霧,忙按住綠筠的手道:“這個時候了,還鬧這些虛禮做什么。”說罷便轉首急急問向伊拉里氏,“太醫看過了么?可怎么說呢?”
伊拉里氏哭得兩眼核桃似的,聽得如懿問,忙止了淚站起身來,道:“回娘娘的話,太醫說永璜夢魘纏身,日夜不安,心氣斷斷續續的,只怕是……”
如懿心中一沉,臉色便有些不好:“別胡說!永璜才二十三歲,怎么會心氣斷續?”
伊拉里氏說不上兩句,嗚咽道:“這兩年永璜身上總不大好,憂思過慮,像是總轉著什么念頭,又不肯告訴妾身。好幾次從夢里驚醒,總是大哭說自己不孝。前幾日是孝賢皇后的忌日,永璜便夢魘的更厲害,說要去找孝賢皇后理論。妾身也嚇壞了……”
伊拉里氏話未說完,臉上已挨了重重的一巴掌。綠筠臉色煞白,氣急敗壞的指著她道:“終究是你沒照顧好永璜,還一味胡說八道!永璜最有孝心,他夢魘什么?要去找仙逝的孝賢皇后理論什么?糊涂油蒙了心,紅口白舌的來拉扯永璜不孝!依本宮看,永璜身上不好,都是素日里你們這些不知輕重的人挑唆的他沒養好身子。”
綠筠素來性子和緩,如今突然發作,如懿自然明白是因為伊拉里氏的話沒說好。這樣的話若是落到皇帝耳朵里,又惦記起昔年永璜和永璋在靈前不孝的事,更會惹得皇帝不高興。
如懿忙拉住綠筠勸道:“姐姐別生氣。媳婦素來是懂事的,只是一時著急說話不當心罷了。”她盯著伊拉里氏,溫聲囑咐道:“這樣的話不許再提了。”如懿看著床上昏睡的永璜,見他滿頭大汗。她看著心疼不已,忙取過絹子替他仔細擦了又擦,心中愈加內疚不已。永璜似是感覺到她的動作,稍稍有些清醒。他動了動身子,忽然睜開了眼,直瞪瞪的望著帳頂,大聲道:“額娘,額娘,你別走,您等等兒子,心疼心疼兒子。”
綠筠忙坐到塌邊,拉住永璜的手垂淚道:“永璜,永璜,額娘在這里。”如懿聽她呼喊哀切,一時觸動了心腸,切切喚道:“永璜。”
兩人喚了幾聲,也不見永璜有任何回應。綠筠便有些訕訕道:“什么額娘?怕是咱們都自作多情了,永璜是在喚他的親額娘哲敏皇貴妃呢。”說罷又嘆,“我雖養了他這些年,可這孩子,到底不大肯叫我一聲額娘。”
如懿眼底一酸:“永璜到底是個有孝心的孩子。”
正巧太醫進來,翻了翻永璜的眼皮,忙灌了一碗湯藥下去,磕個頭道:“皇貴妃娘娘恕罪,純貴妃娘娘恕罪,大阿哥怕是回光返照了。有什么話,能說的就趕緊說了吧。”
如懿聽了這話悲從中來,轉過臉嗚咽起來,湯藥灌了下去,永璜果然清醒了許多,兩眼也漸漸有神,盯著如懿道:“母親來了。”
綠筠嘆口氣道:“永璜好歹也曾養在皇貴妃膝下過,我是沒用,兩個孩子都遭了皇上的訓斥,抬不起頭來做人。有什么話,皇貴妃陪著說說吧。”她說罷,便扶著幾個福晉的手一同出去了。
閣中靜靜的,恍若一潭幽寂深水,日光細碎的影子落在地上,像是一個幽若的夢。永璜咳嗽了幾聲,輕輕道:“多謝母親還惦記這兒子。幼時養育之恩,兒子一直不敢忘記。”
如懿含了淚,撫著他的額頭柔聲道:“好孩子。母親也都還記得,你這孩子什么都好,唯獨母子情分上虧欠了。雖然有母親和純娘娘照料,但若哲敏皇貴妃還在,你也不至于如此。”
永璜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蒼白的臉上浮起兩團虛弱的酡紅,過了好半晌,才緩過一口氣:“兒子自知是不能了。這些日子一直夢見額娘對著兒子含淚不語,總像是有許多委屈,卻說不出來。前幾日孝賢皇后忌日,兒子更夢見孝賢皇后喂額娘吃些什么,額娘吃完就七竅流血。母親,兒子心里明白,是孝賢皇后害死了額娘。”
如懿看著他顴骨高聳,兩眼深深的凹了進去,難過道:“哲敏皇貴妃之死本來就蹊蹺,母親是聽過這樣的閑話的。可永璜,閑話是不能過心的,一旦過了心,掙不出來,成了你的心魔,你就害死你自己了。”
永璜嗚咽的哭著,那樣幽咽而絕望的哭泣,像于黑夜中迷失了方向的孩童。“兒子自幼失了額娘,被人欺侮,兒子很想爭氣,所以也動過利用母親的念頭。可皇阿瑪罵兒子對孝賢皇后不孝,兒子是真的孝敬不了。是她害得我在阿哥所受苦,是她害死我的額娘,是她給額娘吃了那么多相克的食物,甲魚和莧菜,麥冬和鯽魚……諸如種種,就是同食則會積毒的。我額娘就是這樣被慢慢毒死的,我怎么能對著她盡孝……我……我再不要,不要在這污穢之地了!”
如懿抱著永璜,心緒哀痛的須臾,有濃重般的疑惑如同潑灑與素白生絹之上,迅速流瀉,擴散暈染。她止不住一顆幾乎要跳躍出來的心,緊緊攥住他的手道:“這些食物相克積毒是誰告訴你的?瑜妃告訴過你是孝賢皇后害死你的額娘,可她從來不知道這些細枝末節。告訴母親,是誰告訴你的?”
永璜一時急切,一口痰涌了上來,咳咳道:“嘉……嘉……”
多年來如在迷霧中穿行,終于有隱約窺得的明亮,如懿連連追問:“是金玉妍是不是?是不是?”永璜拼命長大了嘴,極力晃著腦袋想要點頭。如懿見他如此,嚇得什么都顧不得了,忙喚道:“太醫,太醫!”
永璜在她懷里掙扎著,如同脫水之魚,茍延殘喘。他的眼神漸漸渙散,終于吃力的閉上了眼睛,回歸至永久的安寧。前塵往事紛至沓來,仿佛秋日黃昏時隨風涌動的塵埃,輕的幾乎沒有半分力氣,卻應縈繞繞纏到身上,悶住了心肺鼻息,竟生出一種徹骨的恍然無力。仿佛還是小時候,永璜不過七八歲,下了學乏了,便是這樣靠在如懿的臂彎里,沉沉睡去。
太醫扯著袍子三步并作兩步趕了進來,摸了摸永璜的鼻息,垂頭喪氣道:“皇貴妃娘娘節哀,大阿哥已經去了。”
如懿輕緩的摸著永璜的臉,低聲道:“好孩子,睡吧,睡吧,你就能見著你的額娘了。”她捂著嘴,壓抑著后間的嗚咽,終于在沉默中讓眼淚肆意的流了下來。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