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三十章 昆艷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四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天色將晚,暑氣隱隱退卻,涼風如玉而至,漸漸清涼,倒也愜意。如懿抱著璟兕與皇帝一同用膳。
皇帝見了如懿,便伸手挽了她一同坐下。皇帝才要側身,不覺留駐,在她鬢邊輕嗅流連,展顏笑道:“今日怎么這樣香,可是用了上回西洋送來的香水?”
如懿輕俏一笑:“一路過來荷香滿苑,若說衣染荷花清芬,倒是有幾分道理。”
容珮在旁笑得抿嘴:“回皇上的話。皇后娘娘總說那西洋香水不易得,皇上除了給太后和幾位長公主,滿宮里只給娘娘留了兩瓶,娘娘倒不大舍得用它呢。倒是皇上上回送來的西洋自鳴鐘,娘娘喜歡得緊,只是如今怕吵著五公主,也收起來了。”
皇帝笑道:“如懿如懿,你也真是小氣。什么好的不用,都收著做什么?”
如懿笑吟吟睇著他:“知道皇上心疼璟兕,但凡好的,臣妾都留給璟兕做嫁妝吧,到時候皇上便說臣妾大方又舍得了。”
容珮亦笑:“皇后娘娘別的小氣,可皇上為娘娘親制的綠梅粉,皇后娘娘最是舍得,每日必用無疑。”
皇帝旋即明白,撫掌道:“是了。你一向喜愛天然氣味,所以連宮中制香也不甚用,何況西洋香水。”他撇嘴,眼底含著一抹深深的笑意,“原來朕賞錯了人,反倒錯費了。”
如懿搖首長嘆:“可不是呢。臣妾心里原是將一番心意看得比千里迢迢來的西洋玩意兒重得多了。”
說罷,二人相視而笑。
皇帝罷手道:“都做額娘的人了,還這般伶牙俐齒。朕便找個與你性子相投的人來。”
李玉忙到:“回皇上皇后的話,忻嬪小主已在外候著了,預備為皇上皇后侍膳。奴才即刻去請。”說罷湘妃竹簾一打,只見一個玲瓏嬌小的女子盈盈而入,俏生生行了禮道:“皇上萬福金安,皇后娘娘萬福金安。”說罷又向著如懿行大禮,“臣妾忻嬪戴氏,叩見皇后娘娘。”
如懿見她抬頭,果真生得極是妍好,不過十六七歲年紀,眉目間迤邐光耀,肌映晨霞,云鬢翠翹,一顰一笑均是天真明媚,嬌麗之色便在艷陽之下也唔半分瑕疵。她活像一枚紅兒飽滿的石榴子,甜蜜多汁,晶瑩得讓人忍不住去親吻細啜。宮中美人雖多,然而,像忻嬪一般澄澈中帶著清甜的,卻真是少有。
如懿便含笑:“快起來吧。在外頭候著本就熱,一進來又跪又拜,仔細一個腳滑跌成個不倒翁,皇上可要心疼了。”
忻嬪一雙眸子如暗夜里星光璀璨,立即笑道:“原來皇后娘娘也喜歡不倒翁。臣妾再家時收了好些,還有無錫的大阿福。臣妾初初入宮,想著宮里什么都有,所以特備了一些打算送給十二阿哥和五公主呢。”
如懿聽她言語俏皮,雖然出身大家,卻無一點兒嬌矜之氣,活潑爽快之余也不失了分寸。又看她侍奉膳食時笑語如珠,并無尋常嬪妃的拘謹約束,心下便有幾分歡喜。
一時飯畢,皇帝興致頗好,便道:“圓明園中荷花正盛,讓朕想起那年去杭州,未曾逢上六月荷花別樣紅,當真是遺憾。”
忻嬪接過侍女遞上的茶水漱了口,乖巧道:“臣妾碎阿瑪一直住在杭州,如今進了圓明園,覺得園子里兼有北地與南方兩樣風光,許多地方修得和江南風景一般無二,真正好呢。”
如懿笑道:“忻嬪的阿瑪是閩浙總督,一直在南邊長大,她說不錯,必然是不錯的。”
彼時小太監進忠端了水來伺候皇帝洗手,便道:“奴才今兒下午經過福海一帶,見那里荷花正開得好呢,十里荷香,奴才都舍不得離開了。”
皇帝拿帕子拭凈了手,起身道:“那便去吧。”
福海邊涼風徐至,十里風荷如朝云緩緩,輕曳于煙水渺渺間,帶著水波茫茫清氣,格外涼爽宜人。
皇帝笑道:“不是朕寵壞了忻嬪,是她的確有可寵愛之處。”
如懿含笑道:“若說宮中嬪妃如繁花似錦,殷紅粉白,那忻嬪便是開得格外清新俏麗的一朵。”
皇帝笑著握住她的手:“皇后的比方不錯,可朕更覺得忻嬪的性子如涼風宜人,拂面清爽。”
如懿逗弄著乳母懷中的璟兕:“皇上這句可是極高的褒獎,真要羨煞宮中的姐妹了。”
皇帝笑嘆著揉了揉眉心:“這些日子為江南水災之事煩惱,也幸得忻嬪言語天真,才讓朕高興了些。朕也想皇后方才的比方來說忻嬪實在不夠出挑,可若真論出挑,宮中性子對別致的卻是舒妃,如翠竹生生,寧折不彎……”皇帝話未說完,自己的神色也冷了下來,擺手道:“罷了,不說她了。這么傲氣本不是什么好事。”
忻嬪轉過頭,鬢邊的碎珠流蘇如水波輕漾,有行云流水般的輕俏,她好奇道:“舒妃是誰?怎會有女子如翠竹?”她見皇帝臉色不豫,很快醒神,脆生生笑道:“其實太過傲氣有什么好,譬如翠竹,譬如梅花,被積雪一壓容易折斷,換作臣妾呀,便喜歡做一枝女蘿,有喬木可以依托便是了。”
如懿聽忻嬪說得無憂無慮,驀然想起前人的詩句:女蘿附松柏,妄謂可始終。大概世間許多女子的夢想,只是希望有喬木松柏般的男子可以依托始終而已吧。
皇帝笑著捏一捏忻嬪紅潤的臉,笑道:“朕便是喜歡女蘿的婉順。”
朝蕣玉佩迎,高松女蘿附。如懿低下頭來,看著荔枝紅纏枝金絲葡萄紋飾的袖口,繁復的金絲刺繡,纏繞著紫瑛與淺綠瑩石密密堆砌三寸來闊的葡萄紋堆繡花邊。那樣果實累累的葡萄,原來也有著最柔軟的藤蔓,才能攀援依附,求得保全。她微微一笑,凝視著十指尖尖,指甲上鳳仙花染出的紅痕似那一日春雨舒和的火色,紅得刺痛眼眸。
她想,或許她和意歡這些年的親近,也是因為彼此都不是女蘿心性的人吧。
如懿知道皇帝心中介懷,也不順嘴說下去,便指著一叢深紅玫瑰向璟兕道:“玫瑰花兒好看,又紅又香,只是多刺,璟兕可喜歡么?”
皇帝伸手撫著璟兕的臉龐,疼惜道:“身為公主,可不得像玫瑰一般,沒點兒刺兒也太輕易被人折去了。”
忻嬪正折了一枝紫薇比在腮邊,笑道:“公主還沒長成,皇上就先怕被惜花人采折了呢,可真真是阿瑪最疼女兒啊。”
如懿見她言語毫無心機,便也笑道:“你在家時,你阿瑪一定也最疼你。”
忻嬪滿臉驕傲:“皇后娘娘說得對極了!阿瑪有好幾個兒子,可是卻最疼臣妾,總說臣妾是他的小棉襖,最貼心了。”
如懿故意撲一撲手中的刺繡玉蘭葉子青羅扇,扇柄上的杏紅流蘇垂在她白皙的手背上像流霞迷離。她仰面看天嘆道:“難怪了。如今正值盛暑,忻嬪你的阿瑪熱得受不了小棉襖了,便只好送進宮來了。”
忻嬪臉上紅霞飛轉,“哎呀”一聲,躲到皇帝身后去了,片刻才探頭道:“皇后娘娘原來這么愛笑話人。”
正說笑著,只聽云間微風過,引來湖上清雅歌聲,帶著青萍紅菱的淡淡香氣,零零散散地飄來。
那是一把清婉遏云的女聲,曼聲唱道:“裊晴絲吹來閑庭院,搖漾春如線。停半晌整花鈿,沒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我步香閨怎便把全身現。”
這歌聲倒是極應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極目望去,之間菰葉叢叢,蓮葉田田,舉出半人高的荷枝殷紅如劍,如何看得見歌者是誰。唯有那拖得長長的音調如泣如訴,仿佛初春夜的融雪化開,檐頭叮當,亦似朝露清圓,滾落與蓮葉,墜于浮萍,更添了入暮時分的纏綿和哀怨。
芙蕖盈芳,成雙的白鷺在粼粼波光中起起落落,偶爾有鴛鴦成雙成對悠游而過,綿綿的歌聲再度在碧波紅蓮間縈回。
皇帝似乎聽得入神,便也停下了腳步,靜靜側耳細聽。
黃昏的流霞鋪散如綺艷的錦,一葉扁舟于潺潺流水中劃出,舟上堆滿荷花蓮葉,沐著清風徐徐,淺淺劃近。一個身影纖纖的素衣女子坐在船上,緩緩唱道:“沒亂里春情難遣,驀地里懷人幽怨。則為俺生小嬋娟,揀名門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緣,把青春拋的遠!俺的睡情誰見?則索因循靦腆。想幽夢誰邊,和春光暗流轉?遷延,這衷懷那處言?”
這一聲聲女兒心腸既艷且悲,如訴衷腸,且那女聲清澈高揚,飛旋而上,如被流云阻住,凄絕纏綿處,連禽鳥無知也難免幽幽咽咽,垂首黯然。
如懿隱隱聽得耳熟,已然明白是誰。轉首卻見皇帝臉龐的棱角因這歌聲而清潤柔和,露出溫煦如初陽般的笑意,不覺退后一步,正對上隨侍在皇帝身后的凌云徹懂的眼。
果然,凌云徹亦猜到了那人是誰,只是微微搖頭,便垂眸守在一遍,仿佛未曾聽見一般。
如懿的嘴角微沉,神色便陰了下去。
所有人都陶醉在她的歌聲里,璟兕雖年幼,亦止了笑鬧,全神貫注地聽著。一曲罷了,忻嬪忍不住拍手道:“唱得真好!臣妾在江南聽了那么多昆曲,沒有人能唱得這般情韻婉轉,臣妾的心腸都被她唱軟了。”
皇帝負手長立,溫然輕吁道:“歌聲柔婉,讓朕覺得圓明園高墻無情,棱角生硬,亦少了許多粗糲,生出幾許溫柔。”
凌云徹眉心灼灼一跳,恭聲道:“皇上與忻嬪小主說得是,微臣久聽昆曲,也覺得是宮中南府戲班的最好。可見世間好的,都已在宮中了。”
皇帝頷首:“嗯,唱詞既艷,情致又深,大約真是南府的歌伎了。”
“涉江玩秋水,愛此紅蕖鮮。攀荷弄其珠,蕩漾不成圓。佳人彩云里,欲贈隔遠天。相思無因見,悵望涼風前。紅蓮當前,佳人便在眼前,皇上真是好艷福呢。”如懿暢然吟誦,向忻嬪使個眼色,忻嬪雖然心思簡單,但也聰明,即刻挽住皇上的手臂道:“這不知是南府哪位歌伎唱昆曲呢,臣妾倒覺得,水面風荷圓,此時唱這首《游園驚夢》不算最合時宜,《采蓮曲》才是最佳的。不如請皇上和皇后娘娘移步,往臣妾宮里一同聽曲吧。”
如懿見忻嬪這般乖覺,心中愈加歡喜,也樂得順水推舟:“也好,外頭到底還有些熱,五公主年幼,怕身子吃不消。如此,便打擾忻嬪妹妹了。”
皇帝似有幾分猶豫,舉眸往那船上望去,如懿看一眼李玉,李玉忙拍了拍額頭道:“哎呀!都怪奴才,往日里皇上少往福海來,怕有婢子不知,在此練曲呢。奴才這便去看看。”
皇帝還要再看,忻嬪已然挽住了皇帝,笑著去了。
如懿微微松了一口氣,落后兩步:“是令妃?”
凌云徹苦笑道:“是她的嗓音。少年時她便喜愛昆曲,有幾分功底,微臣聽得出她的聲音。”
容珮哼道:“原以為她安靜了幾日,原來躲在這里呢。”
如懿瞥她一眼:“你既不喜歡,就替本宮去打發了她,不許在有這狐媚樣子了。”
容珮即刻答應了“是”,雷厲風行地去了。容珮才繞過雙曲橋到了湖邊,卻見小舟已然停泊在岸,李玉正躬身和一素衣女子說話。容珮心里沒好氣,卻不肯露了鄙薄的神色拉低了自己的身份,便上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禮:“令妃娘娘萬安。”
嬿婉原見李玉到來,知道皇帝就在近側,以為是皇帝遣李玉來傳自己,正喜滋滋問了一聲:“是皇上派公公前來么?”此時乍然見了容珮,不覺花容乍變,勉強鎮定道:“容姑姑怎么來了?”
容珮氣定神閑道:“奴婢陪皇上、皇后娘娘、忻嬪小主和五公主散步,偶然聽到昆曲,皇上和皇后娘娘隨口問了一句,便派奴婢和李公公前來查看。”她見嬿婉一身淺柳色的蹙銀線絲繡蝴蝶蘭素紗衣深淺重疊,點綴著點點粉色桃花落在衣襟袖口,仿佛輕輕一呵就能化去。那粉紅淺綠簇擁在一起本是庸俗,奈何她身段如弱柳纖纖,容貌一如夾岸桃花蘸水輕敷,胭色嬌秾,只顯得她愈加明艷動人。
容珮看著她便有氣,臉上去笑著道:“皇上說,是哪家南府的歌伎不知禮數,在此唱曲驚擾圣駕,惹得忻嬪小主說唱這曲子不合時宜,還不如聽《采蓮曲》呢。”她皮笑肉不笑地努努嘴,“原來是令妃娘娘啊,那奴婢還是去回稟一聲吧。”她故作為難道,“可是叫奴婢怎么回呢?難不成說皇上的嬪妃唱曲而跟南府的歌伎似的吧。這可真真是為難了。”
嬿婉聽得此節,一腔歡喜期盼如被潑了兜頭霜雪,臉色不可控制地灰敗下去,只是尚不能完全相信,巴巴兒看著李玉。
李玉見嬿婉的淚光泛了上來,笑瞇瞇道:“容姑姑來得正好,奴才也正為這如何回話的事煩惱呢。這照實回吧,怕皇上說令妃娘娘不自重,被人以為是南府的歌伎,皇上的面子也過不去。若不回呢,這皇上問起是誰,還不好充數。”
容珮一臉的無奈與為難:“可不是?這曲兒若皇上喜歡,請令妃娘娘在皇上面前私下娛情,那是閨房之樂。可若皇上一時起了興致,說讓令妃娘娘當著皇后娘娘和各宮小主的面再唱一回,那可怎么算呢?”
嬿婉氣得幾乎要嘔出血來,卻也不敢露了一分不滿,只得拼命壓抑著,委委屈屈道:“既然皇上以為是南府的歌伎,那……那便還是請李公公這般回了吧。本宮……”她緩一緩氣息,露出如常的如花笑靨,“本宮不過是自己唱著玩兒罷了,不曾想會驚動了皇上和皇后。”
容珮微微一笑:“既然令妃娘娘自己也不想驚動,那李公公便好回話了。”
李玉一揖到底:“如此,奴才便可回稟了,多謝令妃娘娘教誨。”
經了這事,嬿婉更加郁郁沉寂,不幾日皇帝領了嬪妃們前往熱河秋狩,她也便稱了病,日日請了太醫延醫問藥。如懿與太后尚留在圓明園中避暑清養,聽得容珮回稟,還以為嬿婉做作,打發了太醫去看,果然回說是郁悶傷肝,要仔細調養。
皇帝既去了避暑山莊,如懿也不欲嬿婉在眼前,立刻遣人送她回紫禁城靜養,得了眼前的清靜。
自皇帝攜了幾個親近的嬪妃前往熱河秋狩,也遠了紫禁城中的宮規森嚴。如懿與余下的嬪妃們住在圓明園中,倒也清閑自在。海蘭本是要陪伴永琪一同隨皇帝前往避暑山莊伴駕的,只是念著如懿才出月子不久,心力不如以前,一味吃藥調理著,便自請留在了圓明園中陪伴,于是素日里往來的便也是綠筠、海蘭和婉茵了。
如懿見海蘭時時陪在跟前,便道:“皇上許你去熱河伴駕是好事,你何必自己推脫了。”
海蘭逗弄著九曲回廊下銀籠架上的一雙黃鸝,道:“有嘉貴妃那趾高氣揚的人在,有什么意思?還不如這兒清清靜靜的。且臣妾不去,也是圓了純貴妃的面子,她的三阿哥也沒得去熱河呢。”
如懿斜靠在紅木卷牡丹紋美人靠上,笑吟吟道:“你倒是打算得精刮,只是你不去,永琪怕沒人照應。”
海蘭給架子上的黃鸝添上一斛清水,細長的琺瑯點翠護甲閃著幽藍瑩瑩的光,侍弄得頗有興致,口中道:“臣妾不能陪永琪一輩子的,許多事他自己去做反而干凈利落。扯上臣妾這樣的額娘,本不是什么光彩事。”
如懿婉轉看她一眼,嗔道:“你呀,又來了!做人要看以后福氣,永珹有嘉貴妃這樣的額娘,未必就多光彩了。”
海蘭唇邊安靜的笑色如她耳垂上一對雪色珍珠耳墜一般,再美亦是不奪目的溫潤光澤:“也是。只是光彩不光彩的,咱們也只能暗中看著防著嘉貴妃罷了。她做的那許多事,終究也沒法子處置了她。”她微微沉吟,道,“最近皇上屢屢贊許永珹協辦賑濟江南的錢糧得力,雖然不太寵幸嘉貴妃,但對她也總還和顏悅色。不過臣妾冷眼看著,皇帝對嘉貴妃到底是不如往日了,有時候想想,嘉貴妃有三個兒子,娘家又得力,又是潛邸伺候上來的老人了,竟也會有這樣的時候。再看看自己,也沒什么好怨的了。”
如懿的神色淡然寧靜,掐下廊邊一盆海棠花的嫣紅花骨朵兒在手中把玩:“新人像御花園里的鮮花一茬一茬開不敗,誰還顧得上流連從前看過的花兒呢。便是芳華正濃都會看膩,何況是花期將過。所以在宮里不要妄圖去挽留什么,抓得住眼前能抓的東西才最要緊。”
海蘭輕笑著按住如懿的手,拈起一朵海棠在如懿唇邊一晃,驟然正色道:“哀音易生悲兆。皇后娘娘兒女雙全,這樣沒福氣的話不能出自您的扣。”她抿嘴,有些幸災樂禍的快活,“聽說前幾日令妃又不安分,還是娘娘彈壓了她。其實令妃已然失寵,又生性狐媚,娘娘何不干凈利落處置了,省得在眼前討嫌。”
如懿見周遭并無旁人,閑閑取過一把青玉螺鈿綴胭脂纏絲瑪瑙的小扇輕搖:“海蘭,令妃固然失寵,皇上卻未曾廢除她位分,依然留著她妃位的尊位,你知道是為何么?”
海蘭冷冷一嗤,自嘲道:“年輕貌美,自然讓人存有舊情。若是都如臣妾一般讓人見之生厭,倒也清靜了。”
如懿伸出手,替她正一正燕尾后一把小巧的金粉蓮花紫翡七齒梳,柔聲道:“宮中若論繡工,無人可出你右。”
海蘭握住她的手,懇切道:“姐姐腹有詩書氣自華。”
如懿羽睫微垂,只是淺淺一笑,似乎不以為然:“腹有詩書,溫柔婉約,不是慧賢皇貴妃最擅長的么?孝賢皇后克己持家,也算精打細算,有主母之風。嘉貴妃精通李朝器樂,劍舞鼓瑟樣樣都精絕,所以哪怕屢次不得圣意,也還有如今的尊榮。玫嬪彈得一手好琵琶,慶嬪會得唱元曲。舒妃精通詩詞,書法清麗。穎嬪弓馬騎射,無一不精。便是忻嬪新貴上位,寵擅一時,也是因為幼承閨訓,小兒女情態中不失大家風范。唯有令妃,她是不同的。”
海蘭撇了撇嘴,不甚放在心上:“她出身宮女,大字不識幾個。便是年幼家中富足,也未得好好兒教養,一味輕薄狐媚,辜負了那張與娘娘有三分相似的面孔。”
如懿喟然輕嘆:“你的眼光精到。這固然是令妃的短處,卻不知也是她的長處。”
海蘭睜大了眼,似是不信:“長處?”
如懿婉聲道:“我們所擁有的技藝與學識,涵養與氣質,都是在見到皇上前已經所有的。皇上所欣賞的,是一個已然完成的成品。而比之我們,令妃在見到皇上時,更像一張未曾落筆的白紙,無知、簡單,卻可以由著皇上的性子肆意描繪。縱然她拿著燕窩細粉揮霍暴發,縱然她連甜白釉也不識,可是一旦她所學所知,氣度愈加恬美清雅,輕柔嫵媚,那都是在見到皇上后所得,或者說,皇上不經意間一手培養的,所以皇上看著今時今日的她,總還會有幾分憐惜與容忍。”
海蘭凝神片刻,鋒銳的護甲劃過半透明的輕羅蒙就的扇面,發出輕微的行將破碎的咝咝聲:“那就更留不得了。”
如懿輕緩地拍拍她的手背:“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做那樣的事。”她的神色著煙雨蒙蒙的哀聲與愧疚,“海蘭,許多話,本宮可以瞞著任何人,卻無須瞞你。孝賢皇后的二阿哥……本宮總是日夜不安。尤其為人母親之后,更是念及便心驚不已。海蘭,若說本宮畢生有一虧心事,便是這樁了。所以,許多事,未必趕盡殺絕才是好。”
海蘭見如懿動了哀情,雪白的面孔在明耀的日光下隱隱發青,不免生了不安之意,忙挽了如懿的手進內殿,道:“不過小小嬪妃,不值得娘娘傷神。”她望了望過于炫目的天光,關切道:“外頭熱,娘娘仔細中暑才是。”
恰好有小宮女捧上酸梅湯來,如懿勉強和緩了神色,正端起欲飲,海蘭見了忙道:“娘娘才出月子沒多久,可不能吃酸梅這樣收斂的東西,否則氣血不暢可便壞了。”她喚來容珮:“如今雖是盛暑,娘娘的東西可碰不得酸涼的,還是換一碗薏仁紅棗羹來,去濕補血最好不過的。”
容珮抿嘴笑道:“是奴婢們不當心了,多謝愉妃小主提點,說來江太醫也算是個心細的了,竟還是比不過愉妃小主,事事替娘娘留心。”
海蘭望著如懿,一臉真誠:“那有什么,娘娘怎么替本宮留心的,本宮也是一樣的。”她見容珮退下,便低聲道:“永琪跟著永珹一起調度錢糧,永珹事事爭先,拔尖賣乖,臣妾已經按著娘娘的囑咐,要永琪萬事唯永珹馬首是瞻,不要爭先出頭。”
如懿拿著一方葡萄紫綾銷如意云紋絹子擦了擦額頭沁出的細汗,道:“如今永珹得意,且由他得意。少年氣盛,容易登高,也必跌重。等哪天永珹落下來了,便也輪到永琪鋒芒畢露的時候,不必急于一時。”
正說著,菱枝進來奉上一個錦盒,道:“皇后娘娘,內務府新制了一批鏤金紅寶的護甲,請娘娘賞玩。”
如懿“嗯”了一聲,揮手示意菱枝退下。海蘭剝了顆葡萄遞到如懿手中:“有皇后娘娘為永琪籌謀,臣妾很安心。”她想起一事,“對了,上回聽說令妃抱病,如今送回宮中,也有十來日了吧。”
如懿打開錦盒,隨手翻看盒中寶光流離的各色護甲,漫不經心道:“令妃既病著,本宮就由她落個清靜。左右宮里的嬪妃都跟著來圓明園避暑了,讓她回宮和先帝的老太妃們做伴兒,也靜靜心。”
海蘭一笑,便和如懿抵著頭一起煉選護甲比在指上把玩。二人正得趣,只見三寶急急進來打了千兒道:“皇后娘娘,李公公從避暑山莊傳來的消息,請您過目。”他說罷,遞上一個宮中最尋常的宮樣荷包,便是宮女們最常佩戴的普通樣式。如懿頷首示意他退下,取過一把銀剪子剔開荷包縫合處的繡線,取出一張紙條來。如懿才看了一眼,臉色微白,旋即冷笑一聲,手心緊緊蜷起。
海蘭見如懿如此,亦知必生了事端,忙接過她手中的紙條一看,矍然變色:“令妃復寵?她不是回紫禁城了么?”
如懿取了一枚翡翠七金絞絲護甲套在指上,微微一笑:“本宮當她回了紫禁城,卻不想在避暑山莊唱出這么一出好戲來,不能親眼看見,真是可惜了!”如懿一笑如春華生露,映著朝陽晨光瑩然,然而,她眼中卻一分笑意也無,那種清冷的神色,如她指上護甲的尖端金光一閃,讓人寒意頓生。
海蘭的頹然如秋風中瑟瑟的葉:“令妃的手腳倒是快,一個不留神便復寵了。”她攥緊了手中的紙條,反反復復地揉搓著:“只是已然復寵,咱們想阻止也難了。”她峨眉輕揚,將那頹然即刻掃去,恍若又是一潭靜水深沉,“只是啊,能復寵的,也還會再失寵。皇后娘娘,咱們不怕等。”
如懿篤定一笑,并不十分放在心上:“本宮已經和你說過皇上的心思,看來倒真是防不勝防。罷了,潮起潮落見得多了,不在這一時。何況身為皇后,若是時時事事只專注于和嬪妃爭寵計較,怕也是真真忙不過來,反倒失了大局。”
如此留了心意,消息接二連三傳來,不外是嬿婉如何到了避暑山莊,如何扮成小宮女的樣子在清晨時分初秋紅葉下素衣微涼,臨風吟唱昆曲,引得皇帝心意遲遲,一舉復寵。又如何陪著皇帝策馬行獵,英姿颯爽。如何與穎嬪、忻嬪平分春色,漸漸更勝一籌。
如懿聽在耳中,卻也不意外:“令妃在皇上身邊多年,自然比新得寵的穎嬪、忻嬪更懂得皇上的心思。何況她大起大落過,比一直順風順水的嬪妃們更懂得把握。”
海蘭凝眉一笑,落了一子在棋盤上:“所以啊,有時候光是年輕貌美也不是夠的,年歲是資歷,亦是風情啊。”
如懿凝神片刻,也落了一子。那棋子是象牙雕琢而成的,落在漢白玉的棋盤上玎玲有聲:“何必拐著彎把大家都夸進去,倒說得咱們這些半老徐娘都得意。”如懿一笑,“也別總想著咱們這些女兒家的事,后宮的事,頂破了天也只是女人們的是非。對了,永琪如何?”
海蘭笑吟吟道:“左右風頭都是永珹的。對了,臣妾倒是聽說河務布政使富勒赫奏劾外河同知陳克濟、海防同知王德宜虧帑貪污,并言及洪澤湖水溢,通判周冕未為準備,致使水漫不能抵擋。”
如懿捻了一枚棋子蹙眉道:“這些名字怎么這么耳熟?”
海蘭將雪白一子落在如懿的半局黑子之中:“這些人都是高斌的部下,而高斌這些日子都在何工上奉職,這也是他的分內之事。皇后娘娘忘了么?”
如懿輕嗤道:“皇上年年寫悼詩追念慧賢皇貴妃,不知這份恩義會不會隨著歲月流逝而淡薄呢?”
海蘭的臉龐恬淡若秋水寧和:“永琪遞回來的消息,皇上嚴責高斌徇縱,似有拿高斌革職之意。”
如懿沉吟:“似乎有不代表一定會。”
海蘭淺淺笑道:“那臣妾讓永琪推把手吧。雖然人已入土,往日恩怨可以一筆勾銷,但想到慧賢皇貴妃在世對臣妾的苛待,臣妾真是終身難以忘懷啊!”
如懿會心一笑:“雖然慧賢皇貴妃離世多年,但本宮也不希望看到她的母家在前朝蹦跶了。”她隨手翻亂棋局,“就這么著了吧。”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