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八章 蕭墻恨(上)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五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三月的時節,天暖氣清。
忻嬪自被如懿提點過幾句,也安分了不少。她到底是聰慧的女子,識進退,懂分寸。閑來時海蘭也說:“其實令妃似乎很想接近娘娘,求得娘娘的庇護。”
如懿望著御苑中開了一天一地的粉色杏花,風拂花落如雨,伸手接在掌心,道:“你也會說是似乎。難不成你憐憫她?”
海蘭低首:“不。臣妾只是覺得令妃的恩寵不可依靠。沒有孩子,在這個宮里,一切都是假的。”
“有孩子就能好過到哪里么?你看嘉貴妃便知了。”如懿抬首,見一樹杏花如粉色雪花堆擁,又似大片被艷陽照過的云錦,芳菲千繁,似輕綃舒卷。枝丫應著和風將明澈如靜水的天空分隔成小小的一塊一塊,其間若金粉般的日光燦燦灑落,漫天飛舞著輕盈潔白的柳絮,像是被風吹開的雪朵,隨風翩翩輕弋,搖曳暗香清溢。
二人正閑話,卻見三寶匆匆忙忙趕來,腳下一軟竟先跪下了,臉色發白道:“皇后娘娘,八阿哥不好了!”
八阿哥正是玉妍所生的皇八子永璇,如今已經九歲,鞠養在阿哥所。玉妍所生的四阿哥永珹已被皇帝疏遠冷落,若八阿哥再出事,豈不是要傷極了玉妍之心。
如懿與海蘭對視一眼,連忙問:“到底什么事?”
三寶帶了哭腔道:“幾位阿哥都跟著師傅在馬場上練騎射,不知怎么的,八阿哥從馬上摔了下來,痛得昏死過去了!”
海蘭便問:“奴才們都怎么伺候的?當時誰離八阿哥最近?”
三寶的臉色更難看:“是…是五阿哥最近,所以是五阿哥伸手想救八阿哥,可是來不及。那馬兒跟瘋了似的跑,誰也攔不住啊,只能眼睜睜看著八阿哥摔下馬來了!”
海蘭臉色發白,人更晃了一晃。如懿情知不好,哪怕要避嫌隙,此刻也不能避開了,忙問道:“八阿哥人呢?”
海蘭亦急得發昏,連連問:“五阿哥人呢?”
三寶不知該先答誰好,只得道:“五阿哥和侍衛們抱了八阿哥回阿哥所了,此刻太醫正在救治呢。”
如懿連忙吩咐:“去請嘉貴妃到阿哥所照拂八阿哥。愉妃,你跟本宮先去看看!”
阿哥所內己經亂得沸反盈天,金玉妍早己趕到,哭得聲嘶力竭,成了個淚人兒。見了如懿和海蘭進來,對著如懿尚且不敢如何,卻一把揪住了海蘭的衣襟撕扯不斷,口口聲聲說是永琪害的永璇。
永琪何嘗見過這般陣勢,一早跪在了滴雨檐下叩頭不止。如懿看得心疼,忙叫宮人伸手勸起。不過那么一刻,海蘭己經被玉妍揉搓得衣衫凌亂,珠翠斜倒,玉妍自己亦是滿臉淚痕,狼狽不堪。
如懿當即喝道:“都鬧成這個樣子,叫太醫怎么醫治永璇!”
眾人草草安靜下來,如懿不容喘息,即刻吩咐道:“今日在馬場伺候八阿哥的奴才,一律打發去慎刑司細細審問。還有太醫,八阿哥年幼,容不得一點兒閃失,你們務必謹慎醫治,不要落下什么毛病。嘉貴妃,你可以留在這里陪著八阿哥,但必須安靜,以免吵擾影響太醫醫治。”
如懿這般雷厲風行地布置下去,玉妍也停了喧嘩,只是睜著不甘的眼恨恨道:“臣妾聽說,永璇墜馬之時是永琪離他最近!你!”她死死剜著海蘭,“你的兒子奪了永珹的恩寵還不夠,還傷了我的永璇!若是永璇有什么閃失,我一定不會饒過你們!”
如懿不動聲色將海蘭護在身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我都為人母,難免有私情。若是本宮來處置,你也不會心安,所以永琪是否牽涉其中,這件事本宮與愉妃都不會過問,全權交予皇上處置。你若再要吵鬧。本宮也不會再讓你陪護永璇!”
玉妍無言以對,只得偃旗息鼓,含淚去看顧榻上半身帶血的永璇。
如懿見海蘭驚惶,輕聲安慰道:“事情尚未分明,只是意外也未可知。你自己先張皇失措,反而叫人懷疑。”
海蘭忍住啜泣道:“永琪剛剛得皇上青眼,就扯上這些說不清的事,豈非我們母子福薄?”
“是否福薄,不是你們母子能定的。本宮先去看看永琪。”如懿行至廊下,見永琪連連叩首,額頭己經一片烏青,心下一軟,忙扶住了他道:“好了!你又沒錯,忙著磕頭做什么?”
海蘭欲語,淚水險險先滑落下來,只得忍耐著道:“永琪,這件事是否與你相干?”
永琪臉上的驚惶如浮云暫時停駐,他的語氣軟弱中仍有一絲堅定:“皇額娘,兒臣在這里磕頭,并非自己有錯,更非害了八弟,而是希望以此稍稍平息嘉娘娘的怒火,讓她可以專心照顧八弟。”
如懿松一口氣,微笑道:“皇額娘就知道你不會的。至于今日之事,會讓你皇阿瑪徹查,還你一個清白。”
里頭隱約有孩子疼痛時的呻吟呼號和金玉妍無法停止的悲泣。如懿心頭一酸,永琪敏銳地察覺她神情的變化,有些猶疑道:“八弟年幼,又傷得可憐,皇阿瑪會不會不信兒臣?”
如懿正色道:“你若未做過,坦然就是。”她低聲道,“要跪也去養心殿前跪著。去吧,本宮也要去見你皇阿瑪了。”
對于如懿的獨善其身,皇帝倒是贊同:“你到底是永琪的養母,這些事摻在里頭,于你自己也無益。”
如懿額首:“是。臣妾的本分是照顧后宮,所以會命太醫好生醫治永璇,也會勸慰嘉貴妃。自然了,還有忻嬪呢,太醫說她的胎像極好,一定會為皇上生一個健康的孩子。”
皇帝以手覆額,煩惱道:“前朝的政事再煩瑣,也有頭緒可尋,哪怕是邊界的戰事,千軍萬馬,朕也可運籌帷幌。可朕的兒女之事,實在是讓人煩惱。”
如懿笑吟吟道:“多子多福。享福之前必受煩憂,如此才覺得這福氣來之不易,著實可貴。”
皇帝撫著她的手道:“但愿如此。那么這件事,朕便交給李玉去辦。”
如懿思付道:“李玉是御前伺候的內臣,若有些事要出宮查辦,恐怕不便。此事也不宜張揚,叫人以為皇家紛爭不斷,還是請皇上讓御前得力的侍衛去一起查辦更好些。”
皇帝不假思索,喚進凌云徹道:“那么八阿哥墜馬之事,朕便交由你帶人和李玉同去查辦。”
凌云徹的眼簾恭謹垂下:“是,微臣遵旨。”
凌云徹做事倒是雷厲風行,李玉前往慎刑司查問伺候永璇的宮人,他便趕去了馬場細查。遇見如懿時,凌云徹正帶著四名侍衛與李玉一同從慎刑司歸來。
見了如懿,眾人忙跪下行禮。為著看顧永璇和忻嬪,這兩日她兩處來往,不免有些疲倦,眼下也多了兩片淡淡的烏墨色。然而嘉貴妃甚是警覺,也不愿讓她過多接近,更多的時候,如懿亦只能遣人照顧,或問問太醫如何醫治。
眾人行禮過后,凌云徹忍不住道:“皇后娘娘辛苦,是為八阿哥操心了。”
長街的風綿綿的,如懿從他眼底探得一點關懷之意,也假作不見,只問:“你們查得如何了?”
李玉忙道:“慎刑司把能用的刑罰都用上了,確實吐不出什么來。但是…”
凌云徹眼波微轉,渾若無事:“是伺候的宮人們不夠用心。至于如何責罰,該請皇上和皇后娘娘示下。”
如懿只覺得疲乏,身上也一陣陣酸軟,勉強道:“也好。你們去查問,給皇上一個交代便是。”
凌云徹見如懿臉色不大好,忙欠身道:“娘娘而色無華,是不是近日辛苦?”
容珮忙道:“娘娘方才去太醫院看八阿哥的藥方,可能藥材的氣味太重,熏著了娘娘,有些不舒服。奴婢正要陪娘娘回去呢。”
李玉忙忙扶住道:“娘娘玉體操勞,還是趕緊回宮休息吧。”
如懿扶了容珮的手緩步離去。李玉凝神片刻,低聲向凌云徹道:“凌大人請借一步說話。”凌云徹示意身后的侍衛退下,與李玉踱至廡房檐下,道:“李公公有話不妨直言。”
李玉袖著手,看了看四周無人,才低聲道:“聽大人方才審問那些宮人的口氣,像是在馬場有所發現?”
凌云徹一笑:“瞞不過李公公。”他從袖中取出兩枚寸許長的銀針,“我聽說當日八阿哥所騎的馬突然發了性子,將八阿哥顛下馬來,事后細查又無所見,結果在那匹馬換下來的馬鞍上發現了這個。”他眼中有深寒似的凜冽,“銀針是藏在皮子底下的,人在馬上騎得久了,針會穿出皮子實實扎到馬背上。馬吃痛所以會發性,卻又查不出傷痕,的確做得隱蔽。”
李玉聽得事情重大,也鄭重了神色:“八阿哥身為皇子,誰敢輕易謀害?凌大人以為是…”
凌云徹只是看著李玉:“李公公久在宮閑,您以為是…”
李玉脫口道:“八阿哥是嘉貴妃的兒子,自然是對誰有利就是誰做的。”他驟然一驚,“凌大人是在套我的話,這樣可不好吧?”
“哪里哪里?”凌云徹擺手笑道,“李公公在皇上身邊多年,眼光獨到,不比我一個粗人,見識淺薄。”
李玉湊近了,神神秘秘道;“凌大人還來探我的話,只怕是心里也有數了吧?您猜是誰?”
凌云徹臉上的嚴肅轉而化作一個淺笑:“或許是意外也未可知。”他指了指蔚藍的天空,“或許也是天意。”
李玉何等乖覺,即刻道:“那是。皇上交代給凌大人徹查的,凌大人查到什么,那我查到的也就是什么,絕對和凌大人是一樣的。”他拱手,“嘉貴妃擺明了失寵,何必為她得罪一個得寵的人呢?且那人都于咱們倆有恩,這就是該報恩的時候了。”
凌云徹將銀針籠進袖中,輕輕一笑:“公公的主意就是我的主意。”二人相視一笑,結伴離去。
這樣的主意,或許是在查到銀針的一刻就定了的,所以即便是與趙九宵把酒言歡,談及這件事時,他也是閉口不言。宮闈之中波云詭譎,殯妃之間如何血斗淋漓,詭計百出,他亦有所耳聞,何況,玉妍一向對如懿不馴。
隱隱約約地,他也能知道,八阿哥永璇的墜馬,固然是離他最近的五阿哥永琪最有嫌疑,也是五阿哥獲益最多,讓己經元氣大傷的玉妍母子再度重創。但若五阿哥有嫌疑,等同生母愉妃海蘭和養母如懿都有嫌疑。他是見過如懿在冷宮中受的苦的,如何肯再讓她陷落到那樣的嫌疑里去。哪怕僅僅是懷疑,也足以傷及她在宮中來之不易的地位。
所以,他情愿沉默下去,僅僅把這件事視作一次意外。
于是連趙九宵也說:“兄弟,你倒是越來越懂得明哲保身了,難怪步步高升,成了皇上跟前的紅人。我呢,就在坤寧宮這兒混著吧,連我喜歡的姑娘都不肯正眼看我一眼。”
凌云徹隱隱約約知道的是,趙九宵喜歡永壽宮的一個宮女,也曾讓自己幫著去提親,他只是擺手:“永壽宮的人呵,還是少沾染的好!”
趙九宵拿了壺酒自斟自飲:“你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永壽宮的主位不好,難道她手下的人都不好了?”他頹喪不已,“只可惜,連個宮女都看不上我!”
凌云徹捧著酒壺痛飲,只是一笑。趙九宵喜歡的姑娘看不上趙九宵,他自己喜歡的女子,何曾又能把他看在眼里呢?
幸好,趙九宵不是郁郁的人,很快一掃頹然:“但是,我只要能遠遠地看著她就好了。偶然看見就可以。”
凌云徹與他擊掌,笑嘆:“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
怎么不是呢?他也是如此,偶爾能遠遠地看見她就好。在深宮楊花如雪的回廊轉角,在風露沾染、竹葉簌簌的養心殿廊下,或是月色如波之中,她被錦被包裹后露出的青絲一綹。
能看見她的安好,便是心安所在。
他這樣想著,任由自己伏案沉醉。有隱約的嗚咽聲傳來,恍惚是阿哥所內金玉妍擔心的哭泣聲,抑或是哪個失寵的嬪妃在寂靜長夜里無助的悲鳴。
他只希望,她永遠不要有這樣傷心的時候。
八阿哥永璇能起來走動已經是一個月后,無論太醫如何精心醫治,永璇的一條腿終究是廢了。用太醫的話說,即便能好,這輩子行走也不能如常人一般了。
金玉妍知道后自然哭得聲噎氣直,傷心欲死。連皇帝亦來看望了好幾次,他看著玉妍哭得可憐,便許她攜了十一阿哥永瑆一直住在阿哥所照顧永璇的傷勢。
如此一來,玉妍養在宮中的愛犬失了照顧,常日嗚嗚咽咽,更添了幾分凄涼之意。好像這春日的暖陽,即便暖得桃花紅、柳葉綠,卻再也照不暖嘉貴妃母子的哀涼之心了。
宮里的憂傷總是來得輕淺而短暫。說到底,哀傷到底是別人的,唏噓幾句,陪著落幾滴淚,也就完了。誰都有自己新的快樂,期盼著新生的孩子,粉白的臉,紅艷的唇,柔軟的手腳;期盼著孩子快快長大,會哭會笑會鬧,期盼著鳳鸞春恩車在黃昏時分準時停駐在自己的宮門口,帶著滿心歡喜被太監們包裹著送進養心殿的寢殿;期盼著君恩常在啊,好像這個春天,永遠也過不完似的。
因著永璇墜馬之事,皇帝到底也沒遷怒于永琪,如此與海蘭也放心些,閑來的時候,如懿便陪著一雙兒女在御花園玩耍。
春日的陽光靜靜的,像一片無聲無息拂落的淺金輕紗。御苑中一片寂靜,春風掠過數株粉紫淺白的玉蘭樹,盛開的滿樹花朵如伶人飛翹的蘭花指,纖白柔美,盈盈一盞。那是一種奇特的花卉,千千萬蕊,不葉而花,恍如玉樹堆雪,綽約生輝。
忻嬪挺著日漸隆起的肚腹坐在一樹碧柳下的石凳上,凳上鋪著鵝毛軟墊,膝上有一卷翻開的書。她低首專注地輕輕誦讀,神情恬靜,十足一個期待新生命降生的美麗母親。因著有身孕,忻嬪略略豐腴了一些,此時,半透明的日光自花枝間舒展流溢,無數潔白、深紫的玉蘭在她身后開得驚心動魄。她只著了一襲淺粉衣裙,袖口繡著精致的千葉桃花,秀發用碧玉扁方綰起,橫簪一枝簡凈的流珠雙股簪。背影染上了金粉霞光的顏色,微紅而溫煦。
忻嬪對著書卷輕聲吟誦古老的字句,因為不熟悉,偶爾有些磕磕絆絆:“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茍余情其信姱以練要兮,長顑頷亦何傷。”
她讀著讀著,自己禁不住笑起來,露出雪白的一痕糯米細牙:“皇后娘娘,昨兒臣妾陪伴皇上的時候,一直聽皇上在讀這幾句,說是什么屈原的什么《離騷》。雖然您找來了一字一字教臣妾讀了,可臣妾還是讀得不論不類。”
如懿含笑轉首:“宮里許多嬪妃只認識滿蒙文字。你在南邊長大,能認得漢字己經很好。何況《離騷》本來就生僻艱難,不是女兒家讀的東西。離騷,離騷,本就是遭受憂愁的意思,你又何來憂愁呢?”
“臣妾當然是有憂愁的呀!”忻嬪撫著高高隆起的肚子,掰著手指道,“臣妾擔心生孩子的時候會很痛,擔心會生不下來,擔心像愉妃姐姐一樣會受苦,像己故的舒妃一樣會掉許多頭發,還擔心孩子不是全須全尾的…”
如懿趕緊捂住她的嘴,呵斥道:“胡說什么,成日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她換了柔和的語調,“有太醫和嬤嬤在,你會順順利利生下孩子的。”
忻嬪雖然口中這樣說,臉上卻哪里有半絲擔心的樣子,笑瞇瞇道:“哎呀,皇后娘娘,臣妾是說著玩兒的。”她指著正在嬉鬧的永璂和璟兕道,“臣妾一定會有和十二阿哥與五公主一樣可愛的孩子的,他們會慢慢長大,會叫臣妾額娘。真好…”她拉著如懿的手晃啊晃,像個年輕不知事的孩子,臉上還殘存著一縷最后的天真,“皇后娘娘,您和皇上讀的書,臣妾雖然認識那些字,卻不知什么意思,您快告訴臣妾吧。”
這樣的天真與嬌寵,讓如懿在時光茬再間依稀窺見自己少女時代的影子,她哪里忍心拒絕,笑嗔道:“你呀,快做額娘的人了,還跟個孩子似的。”
忻嬪笑得簡單純摯:“在臣妾心里,皇后娘娘便是臣妾的姐姐了。姐姐且告訴告訴妹妹吧。”
如懿笑著解釋道:“這句話的意思是,早晨我飲木蘭上的露滴,晚上我用凋落的菊花花瓣充饑。只要我的情感堅貞不移,形銷骨立又有什么關系。”
忻懿忍不住笑道:“臣妾聽說屈原是個大男人,原來也愛這樣別別扭扭地寫詩文。不過皇上讀什么,原來皇后娘娘都懂得的。”
皇帝是喜歡么?一開始,是如懿喜歡夜讀《離騷》,皇帝聽她反復歌詠這幾句,只是含笑撥弄她兩頤垂落的碎發:“屈原過于孤介,才不容于世。他若稍稍懂得妥協,懂得閉上嘴做一個合時宜的人…”
如懿抵著皇帝的額頭:“若懂得妥協,那便不是屈原了!”
皇帝輕輕一嗤,擁著她扯過別的話頭來說。
忻嬪兀自還在笑:“一個大男人,老扯什么花啊草啊的來吃,真是可愛!”她一說可愛,永璂便拍起手來,連連學語道:“可愛!可愛!”
忻嬪與如懿相視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永璂己經快三歲了,璟兕快兩歲,一個穿著綠袍子,一個穿著紅裙,都是可愛的年紀。永璂跑得飛快,滿地撤歡兒。璟兕才剛剛會走,像撲梭著翅膀學飛小鳥,跟在哥哥身后,笑聲如銀鈴一般。
柳橋花塢,落花飛絮,長與春風作主。大約就是這樣的好時光吧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條評論 發表在“第八章 蕭墻恨(上)”上

  1. Stone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