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章 夭亡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五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璟兕的高熱是在五天后發作的。傷口已經有愈合的趨勢,也并未在出血化膿,但是璟兕變得膽小,她拒絕喝水,連看見給她洗漱的清水都會害怕的縮起來。她害怕一切聲音,宮人們輕微的腳步聲都會讓她不安地大哭,甚至連風聲都害怕,她一直是恐懼而不安的神色。
起初,如懿以為是那日的事給了她巨大的驚嚇,漸漸發覺不對,璟兕有戰栗的跡象,惡心嘔吐,不愿入睡,并且一反常態地煩躁。
如懿無助地看著江與彬的臉色越來越差,一顆心一點一點地懸了起來。
江與彬慘然道:“娘娘,您得有個準備,五公主怕是得了瘋犬病了。那條咬傷五公主的狗…”
如懿急急命三寶掘出“富貴兒”的尸體,江與彬查驗后回來,連聲音都嘶啞了:“皇后娘娘,那條狗的確已經得了瘋犬病,所以才會闖入御花園咬傷了五公主。那瘋犬病,是會傳給人的!”
海蘭緊咬下唇,眼中是烈烈恨意:“是金玉妍,是不是?那條狗是她豢養的,一定是她!”
如懿的臉色已經全然失了血色,側過臉,聲音微冷,一字字清去碎冰:“那條狗是金玉妍養的沒錯,但是它養在啟祥宮中,應該很干凈才對,為何闖入御花園那天那么臟,而且啟祥宮的人也沒發現這狗得了病呢?本宮問過三寶,三寶說啟祥宮的人提過,那只狗曾經跑丟過幾天,一直到出現在御花園咬傷了璟兕。”
容珮恨道:“只有這樣,嘉貴妃才撇得清干系啊!”
容珮的話并非沒有道理,何況海蘭也道:“還有誰比金玉妍更恨咱們呢?”
冤有頭債有主,萬事皆有因果。眼前,的確是沒有人比金玉妍更有做這件事的由頭。
但如懿顧不上這個了,她的疾言厲色里透著無比的虛弱:“江與彬,你告訴本宮,你一定會治好五公主!”她的聲音像在烈烈秋風里哆嗦,“你能治好的,是不是?”
江與彬汗濕重衣,昂首不已:“微臣無能。”他的話像一把鋒利的鋸子,狠狠銼在如懿的頭頂,自上而下,“這個病,根本無法醫治。哪怕是賠上微臣和太醫院所有人的性命,都不能了。微臣無用,請皇后娘娘責罰。”
江與彬說這句話的時候,璟兕燒得全身抽搐。她低低痛呼:“額娘!額娘!我難受!”如懿想要伸手去抱她入懷,讓她安靜下來,可是剛要伸手,已被容珮和海蘭死死拉住。江與彬拽住如懿的袍角哀求:“皇后娘娘,使不得!若五公主不小心弄傷了您,連您也會染上這病的!”
高熱折磨得小小的孩子說起了胡話,也根本吃不下東西。最后還是海蘭想的法子,怕璟兕傷了人,更傷了自己,只得拿被子裹住,再用布條縛住了她
宮人們都不敢輕易碰璟兕,只敢小心翼翼地問:“皇后娘娘,要不要告訴皇上?”
自然是要告訴的,但不是眼下。
也許是天命不佑,也許是皇帝的分心,也許是后宮的災厄帶到了前朝。準噶爾的戰事一度陷入僵局,并不順利,是戰是和,尚是未知之數。連忻嬪所生的六公主也好幾次險些斷了氣息。宮人們稟報上去,皇帝亦無暇看顧,只是囑了太醫好生照料。
如此這般,如懿怎么敢隨意去打擾。而稟報了太后,太后只有一語,道了聲“冤孽!只是可憐了孩子”,重又捻動佛珠,閉門祝禱。
待到精疲力竭時,璟兕的呼吸弱得像游絲一般,細細的,好像隨時會斷了一樣。不過幾個時辰,又是發起了高熱,繼而連便溺也變得困難。
仿佛抓著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懿追問道:“真的不能治了么?”
江與彬道:“如果殺了微臣可以救回公主,微臣愿意!”
如懿掩面:“那么,還能拖幾天?”
江與彬不忍:“也就兩三天,但是五公主,會活得很痛苦。”
這樣的話,也唯有江與彬敢說吧。
如懿雙膝一軟,癱倒在窗前。重重羅衣困縛在身上,端麗萬方的輕綢軟緞,流光溢彩的描金彩線,繡成振翅欲飛的風凰翱翔之姿,鳳凰的羽毛皆用細如發絲的金絲壘成,綴以谷粒大的晶石珠,一針一線,千絲萬縷,無不華美驚艷,是皇后萬千尊榮的象征。
可什么皇后啊,此時此刻,她不過是個無助的母親,面對命運的捉弄,無能為力。她終于忍不住,倒在海蘭懷中放聲大哭:“為什么?為什么是璟兕,是我的孩子?!她還不足兩歲啊,她會笑,會哭,會叫阿瑪和額娘,為什么是她啊?!若是我做錯了,要了我的命去便罷了!為什么是我的孩子?!”
如懿從未那么無助過,仿佛自己成了一根細細的弦,只能任由命運的大手彈撥。整個人,無一處不被撕扯拉撥著痛。那痛,誰心刺骨,連綿不絕,哪怕斷絕崩裂,她亦只能承受,什么辦法也沒有。
海蘭遣開了眾人,緊緊擁住她垂淚,反復道:“姐姐,別哭。別哭。”
話雖這么說,海蘭的淚亦如黃梅時節連綿的雨,不斷墜落。如懿任由自己哭倒在海蘭懷里,聲嘶力竭。最后,連如懿自己也恍惚了神志,仿佛是海蘭的聲音,不斷地喚她:“姐姐,別忘了,你還有永璂啊。”
如懿的聲音己經啞了,她推著海蘭道:“海蘭!璟兕是不成了,你去,你去親自請皇上來,再看一眼璟兕吧。”
海蘭連連點頭,喚來容珮照應,急急起身往養心殿去。
皇帝匆忙趕來時,璟兕己經氣若游絲,高熱燒得她面色血紅,呵呵地吐著舌頭,手指虛弱地撓著自己的臉,煩躁而痛苦。
皇帝駭得臉都白了,食指栗栗發顫,想要伸手去扶抱:“朕的璟兕怎么了?她到底怎么了?”
江與彬忙攔住道:“皇上,不能啊!五公主是得了瘋犬病!她,她…”
話未說完,江與彬便被皇帝推了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皇帝怒喝道:“朕的公主好好的,怎么會得了瘋犬病!”
江與彬哪里敢起身,索性伏在地上:“皇上,咬五公主的那條狗是得了瘋犬病的,所以五公主也染上了這病。”他惶然,“皇上,這病是治不好的,若是被公主抓傷或咬了,也是會染上這病的呀!”
宮人們雖然想安撫璟兕,但臉上都是急欲躲避的神色。皇帝的手僵在了原地,像寒風初起時凍在冷寒里的枯萎的枝丫。他勉力鎮定下來,扶住了如懿,喝道:“來人,快抱住五公主起來,讓她別那么難受。”
可是宮人們一臉的避閃不及與畏懼驚怕,只是遠遠看著璟兕病弱而痛苦的模樣,一臉的束手無策,哪里敢更靠近呢!
如懿哭倒在皇帝腳邊,心神俱碎:“皇上,我們的孩子,這么乖巧的璟兕,怎么會成了這個樣子!”她的哭聲撕心裂肺,響徹云霄,“皇上,是誰害了我們的孩子?是誰?!”
如懿幾近暈厥,皇帝緊緊地抱住她,支撐著她的身體,心疼地喚道:“璟兕!璟兕!是皇阿瑪啊,皇阿瑪來看你了!”
璟兕并未露出往日里乖巧甜美的笑容,只是從喉嚨里發出含糊的喘息和類似嘶叫的聲音。那聲音越來越弱,是生命漸漸流逝的征兆。
皇帝再不忍看下去,掩面道:“來人!抱公主起來,快!”
這已經是最嚴厲的呼喝,可是宮人們面面相覷,還是不敢接近。如懿哭得喘不過氣來:“皇上,我們的孩子被人害成了這樣!”
凌云徹本守在宮門外,聽得如此動靜,上前緊緊護住了皇帝和如懿,以防璟兕意外傷人。何止是公主早己不成人樣,便是如懿,也憔悴得不成人形。他看著如懿傷心欲絕的神色,又看了看璟兕的模樣,咬了咬牙,迅速地脫下外袍,將璟兕緊緊裹住,讓她不得動彈,抱到了皇帝跟前。
凌云徹道:“皇上,微臣抱著公主,您瞧瞧她吧。”
容珮在旁邊打著下手,幫著凌云徹護住璟兕的身體。璟兕不斷地顫抖著,小臉憋得發紫。凌云徹緊緊地抱她在懷里,一刻也不肯放松。如懿感激地望著他,伏在皇帝身邊,啜泣不己。皇帝伸出手,輕輕地摸著璟兕的額頭,凄然落下淚來。
那是一個父親最深切的痛楚。
也不知過了多久,璟兕終于安睜了下來。
這是永恒的安靜,她又如往日里一般。靜靜地睡了過去。江與彬湊上前搭了搭脈,又探了探鼻息,落下淚來,拜倒在地,輕聲道:“皇上,皇后娘娘,公主己經去了。”
皇帝的手無力地垂落下來,他的雙肩微微發顫,腳下踉蹌幾步,想要從凌云徹懷中抱過璟兕,最終還是有些猶豫地停了手。
頭顱里針扎似的作痛,巨大的哀痛如浪潮排山倒海席卷而來,整個人虛脫無力,仿佛就要墜下去。
如懿跌跌撞撞地上前,從凌云徹懷中接過璟兕,將她樓在了自己懷中。她帶著癡惘的笑意,輕聲道:“璟兕,你累了是不是?你困了,倦了。沒關系,額娘抱你睡。來,額娘抱你。你什么都別怕,額娘在呢。”她的笑意溫柔如漣漪般在唇邊輕輕漾開,她拍著孩子,悠悠地哼唱著,“寶寶睡,乖乖睡…”
皇帝的淚在瞬間洶涌而出,他伸出手,撫摸著璟兕的小臉,愛憐地摩挲著,輕聲造:“如懿,璟兕的手還是熱的,真好…”一語未畢,他亦哽咽了。
凌云徹意識到自己的多余,想要多停留片刻,舉目見李玉悄悄招手,示意自己離開。他拖著步子走到門外。李玉低聲道:“皇上和娘娘傷心,咱們守在這兒就是了。”他嘆息,“凌大人,還是您忠心,抱住了五公主。要緊的時候,還是您哪!也是您膽大,五公主那個樣子,真是嚇人。”
凌云徹僵硬地笑了笑,守在了門外。
璟兕那個樣子,他自然也是怕的。他也惜命,也會遲疑,可是如懿,她是那樣的傷心。而讓璟兕安靜下來,不再是那個可怕的樣子,是他唯一能替她做的事。
璟兕的喪儀過后,如懿已經憔悴得如一片脆而薄的枯葉,仿佛一觸就會徹底破碎了。
皇帝數日不能安枕入眠,傷心不己,破例追封璟兕為和宜固倫公主,按著固倫大長公主的喪儀,隨葬端慧皇太子園寢。歷來嫡出之女為固倫公主,庶出之女為和碩公主,但那都是在即將下嫁時才可加封。皇帝如此做,亦是出于對璟兕格外的疼愛和憐惜。
然而悲傷之事并未斷絕,僅僅隔了一日,忻嬪所生的門公主也因受驚早產而先天不足,隨著璟兕去了。皇帝雖然傷心,卻也比不上親眼看著璟兕死去的痛楚,便按著和碩公主的喪儀下葬,連封號也未曾擬定,只叫陪葬在璟兕陵墓之側。
宮中連喪兩位公主,太后又擔心端淑的安危,悲泣之聲連綿不絕。時入五月,京中進入了難挨的梅雨季節。滴滴答答的愁雨不絕,空氣里永遠浸淫著潮濕而黏膩的氣息,仿佛老天爺也在悲戚落淚。
金玉妍雖未削去貴妃位分,但被剝去了一切貴妃的儀制,只按著常在的份例開銷,日子過得苦不堪言。
只是除了咬傷璟兕致死的“富貴兒”是金玉妍曾經豢養的,并無其他可以指證是金玉妍調唆“富貴兒”傷人,且顧及著金玉妍所生的三位皇子,皇帝也未曾再做重責。而慶嬪和晉嬪,也因裁制了那件惹禍的紅衣,被皇帝貶斥,降為貴人,日夜在寶華殿抄錄經文以作懲罰。
如懿大病了一場,皇帝雖然有心陪護,但前朝戰事未寧,有心無力,只得讓太醫悉心照看。
一時間宮中離喪之像,便至如此哀亂之境了。
深夜孤眠,如懿輾轉反側,一閉上眼便是璟兕的面龐,時而癲狂,時而寧和,交替紛雜,恍若無數的雪片在腦海里紛紛揚揚地下著,凍得發痛。江與彬給她的安神藥一碗一碗灌下,卻毫無作用,她睜著眼,死死地咬住嘴唇,任由淚水滑落枯瘦的面龐,如同窗外的雨綿綿不絕,洇透了軟枕。
心中的痛楚狼奔豕突,沒有出口。如懿披了一襲長衣,赤足茫然地走到窗邊。蕭瑟的風灌滿她單薄的寢衣,吹起膨脹的鼓旋。亂發拂過淚眼,仿佛璟兕溫軟的小小的手又撫上面來,如懿忽然無措地痛哭起來。
哭聲驚動了容珮,她推門而入,緊緊扶住了如懿,急切喚道:“娘娘!娘娘!”
如懿哭得硬咽:“容珮!是我不中用,我連自己的孩子都救不了,護不住!”
容珮啜泣著勸道:“娘娘,公主這樣活著,也是毫無尊嚴,只不過是再痛苦掙扎幾日罷了。若是早日去了極樂世界,也是一種解脫。”
如懿痛心疾首,額頭抵在冰冷堅硬的墻壁上,連連撞擊:“璟兕是活得痛苦,可我也不配做她的額娘!我該拼命救她的,可我毫無辦法!”
容珮見如懿如此,慌忙擋在墻上:“娘娘,您別這樣!您別傷了自己!”容珮含著滿眼的淚,仰著臉,沉穩地望著如懿道,“奴婢知道,咱們能做的選擇,永遠只能是當下能做出的最好的選擇。如果有能救公主的辦法,娘娘一定會拼上性命的!”
夜雨如注,繁密有聲,好像是流不完的眼淚,更像這悲傷死死地烙在人的心上,永遠也不能褪去了。
悲傷中的日子靜得幾乎能生出塵埃。到了五月末,天氣漸漸熱了起來,往年里嬪妃們都迫不及待地換上輕薄如云霞的彩裙綃衣,秾翠嫩紫、嬌青媚紅,映著滿苑百花盛放,禽鳥翩然,無一不是人比花嬌。而今歲,即便是再有心爭艷的嬪妃,亦不敢著鮮艷的顏色,化嬌麗的妝容,惹來皇帝的不悅。
因著璟兕和六公主的早夭,如懿與忻嬪都神思黯然,四阿哥被冷落,八阿哥足傷,嘉貴妃禁足,慶嬪和晉嬪被罰,太后又憂心端淑長公主的安危,宮中難免是凄凄冷冷,連樹上的鳴蟬都弱了聲氣,有氣無力地哼一聲,又哼一聲,位長了深不見底的哀傷。
任憑時光悠悠一蕩,卻未能淡了悲傷。
午后的茜紗窗外,大片大片的陽光像團團簇簇的鳳凰花般在空中烈烈而綻,散下淺紅流金的光影。如懿在素衣無飾了月余后終于有了梳妝打扮的心思,象牙妝臺明凈依舊,珠釵花簪卻蒙了薄薄的塵灰。她并不用容珮和侍女們動手,親自將蓬松得略有些隨意的家常發髻打散,因著悲傷,她幾欲逶地的青絲亦有些枯黃,只能蘸了桅子花頭油梳理通順,復又用青玉無紋的扁方綰成高髻。一枝暗金步搖從輕綰的云髻中輕輕斜出,那凌空欲飛的鳳凰銜著一串長長的明珠,恰映得前額皎潔明亮,將一個月以來的黯沉略略掃空。幾枚簡素的鍍金蓮蓬簪子將發髻密密壓實,一朵素白絹菊簪在髻后點綴。
容珮小心翼翼提醒道:“皇后娘娘,公主是晚輩,您已經為她簪了這么久的白花,今日便不必了吧。”
她的提醒是善意的,準噶爾戰事未平,一直簪著白花,也并不吉利。如懿輕嘆一聲,摘下白花,換了白玉雕琢而成的嵌藍寶石珠花,略略點綴一朵暗藍色蟹爪菊絹花。
容珮取過玫瑰指膏輕輕送上:“娘娘,您的妝還是太淡了,臉色不好呢。”
如懿對著銅鏡細細理妝,不留一絲瑕疵。消瘦的臉頰,上了胭脂;蒼白的嘴唇,涂了唇脂;細紋聚集的眉心,點了花鈿,一切還如舊時,連耳上的乳白色三聯珰玉耳墜子也是璟兕最喜愛看她戴著的。
如懿換上一身月白素織氅衣,點著淡青色落梅瓣的細碎花紋,系了素色暗花領子。這些日子抄錄佛經閉門不出,端的是膚白勝雪,而眼神卻是驚人的蒼冷,如一潭不見底的深淵。
如懿輕聲道:“今日是璟兕的五七回魂之日,本宮要送一送她。”
容珮道:“愉妃小主一早來時娘娘還在給公主念經,小主送來了親手做的十色素齋,說是要供在五公主的靈堂,今夜亥時小主還會陪娘娘一同為公主召喚。”
如懿微微垂了頭,云鬢上的藍寶石玉花的銀絲長蕊輕輕顫動:“愉妃有心了。”
容珮贊嘆:“這樣的心思,滿宮里也只有愉妃小主有。”她似想起什么,“皇上派了李公公來傳話,今夜也會來陪娘娘為公主召喚。奴掉也把公主生前穿過的衣服和玩過的器具都整理好了,放在公主的小床上。”
如懿額首:“規矩都教過永璂了吧?”
容珮道:“嬤嬤們都教導過了。十二阿哥天資聰穎,斷不會出錯的。”
悲愁瞬間攫住了她的心,攥得幾欲滴下血來:“今日是五七,過世的人會回家最后看看親人才去投胎。本宮想好好再陪一陪璟兕。”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