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三章 出嗣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五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金玉妍再次回到眾人的視線中時,已經是五月末的天氣。比起之前許多年的志得意滿、風華正茂,玉妍的美麗如被蠶食的滿月,終于有了漸漸月虧之勢。
其實,她還是很美的。長白山的冰雪養育出她咄咄逼人的美艷之姿,恍若灼灼的陽光,幾乎讓人睜不開眼。只是蠟照半籠金翡翠,麝熏微度繡芙蓉,宮中的日子啊,雨是綿綿的,風是瑟瑟的,就這樣不知不覺,催得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便是“欹紅醉濃露,窈窕留馀春”的紅藥,亦有閑倚晚風生悵望,可憐風雨落朝霞的時節了。
金玉妍倒并無半分頹喪怨望之氣,相比因為喪女之痛而變得如木頭人一般的忻嬪,攜了侍女麗心的手步入翊坤宮的她,依舊麗質濃妝,明艷迫人。
倒是綠筠有些慨嘆:“昨日見嘉貴妃陪皇上一同隨見李朝的使臣,她的眼妝畫得那樣濃,還是遮不住眼角的細紋。噴嘖,其實都這把年紀了,何必還爭這口氣呢?”
如懿笑著拿羊脂玉輪細細磨著手背:“何止嘉貴妃,本宮摸著自己的皮肉,也比上一個春天松弛不少。歲月催人老,誰不想多留時光停駐片刻呢。也虧得這幾日嘉貴妃陪著皇上見李朝的使者,本宮身子不適,才能偷懶片刻了。”
綠筠自嘲地一笑:“臣妾總歸是認了。老就老吧,誰沒有老的一天呢。叫臣妾如嘉貴妃一般每日濃妝數個時辰才出門,天不亮就起身對鏡梳妝,大半夜了還在用人參熬玫瑰水浸手泡腳的,臣妾想想都覺得累了。”
如懿“撲哧”一笑:“所以呀,活該咱們不如嘉貴妃了。她的細紋是遮不住,可是遠遠望去時,還是如二八佳人一般。”
玉妍聽見這樣的話倒是頗為得意,笑吟吟道:“人活一口氣,樹爭一張皮,臣妾出身李朝,學過的諺語并不多,唯有這一句卻時時記在心上。若是連自己的臉面也不要了,不肯好好打扮了,那還算什么女人呢?留著雞皮鶴發惹人笑話么?”
她這樣的話,聽在忻嬪耳中格外刺心。因著六公主的早夭,忻嬪一直不施濃妝,不飾金玉,往日的活潑在她身上早已不見蹤影,只剩下一抹近乎于木納的優郁。
這樣的神情,是極讓皇帝心疼的,所以下了旨意,于七月初四之日行冊封禮,晉忻嬪為忻妃。
嬿婉在旁含笑道:“皇上七月初四便要封妹妹為忻妃了,妹妹好歹也換件顏色衣裳,笑一笑才好啊。”
忻妃冷冷淡淡道:“我比不得嘉貴妃,自己兒子的腿殘廢了還能整日笑吟吟對人,便是想學也學不來的。”
金玉妍鳳眼斜斜飛轉,冷笑道:“忻妃妹妹真是傷心過頭了。難道你這般服喪,六公主便能活過來了么?”
六公主的早夭,多多少少與嘉貴妃所養的“富貴兒”有關。雖不能指證為玉妍唆使,但到底是她疑影最重。如此這般放肆言論,連最老實的婉嬪也不覺側目,悄聲道;“嘉貴妃姐姐,這樣傷人心的話,還是不要說了吧。”
殿內殿外,皆是寂寂。只有庭前幾樹石榴開得如火如荼,一陣風過,吹得滿樹繁花烈烈如焚,幾乎燒紅了半院空庭。
如懿怔了怔,想起那原是生下璟兕不久后皇帝喜悅,命人移栽到翊坤宮中的石榴,以示多子多福。
嬿蜿閑閑地撥弄著手中的青碧描金茶盞,淺碧色的云霧銀峰蒸騰著白蒙蒙的水汽,映出她薄薄的笑意:“人生得意須盡歡。六公主自然不能復生,可八阿哥的腿腳也不能再健步如飛了,四阿哥也不能復寵如前,得皇上歡心。說來啊,還是嘉貴妃姐姐想得開。”
玉妍極重顏面,被嬿婉戳到痛處,臉色瞬間寒了下來,森森道:“雖然本宮的四阿哥一時受小人陷害,連著八阿哥也墜馬受傷,可他們是皇家的兒子,哪怕腿不行了,沒恩寵了,到底還是鳳子龍孫。這個,可由不得本宮想不想得開!”她鄙夷剜著嬿婉,“令妃自己沒有孩子,倒慣會管孩子的閑事!”
嬿婉臉上一紅,旋即變得紫漲,卻也不能辯駁,只得垂下臉,氣咻咻地撥著手指上的紅寶石戒指。
玉妍見嬿婉氣餒,越發盛氣凌人。如懿頗為唏噓:“多子多福,古人的老話,到底是不錯的。嬪妃之中,嘉貴妃子嗣最多,這樣的福氣,咱們是羨慕不來的。”她話鋒一轉,向著純貴妃和海蘭道:“只是話說回來,三阿哥是皇上的長子,敦厚有禮,五阿哥如今更是在皇上跟前得力,堪為左膀右臂。生子應當如此,才算是祖宗的孝子賢孫,否則只是論一個鳳子龍孫的血統,實在算不得什么。想想康熙爺的八阿哥和九阿哥,因爭帝位而被先帝削爵圈禁,一個起名阿其那,一個塞思黑,極盡羞辱,哪里還有半點兒鳳子龍孫的顏面呢?”
玉妍聽得此節,不禁矍然變色:“皇后娘娘是拿康熙爺的八阿哥允禩來比臣妾的八阿哥么?”
如懿也不氣惱,只是和顏微笑:“允禩這樣的不肖子孫,康熙爺一輩己經出了一個了,怎么嘉貴妃這樣多心,以為皇上也會有這樣的兒子么?”
玉妍眉心的褶皺稍稍平復,浮起一抹得意的笑,揚了揚手中的水紅色滾寶翠藍珠絡的絹子:“皇上的孩子,自然不至于如此。孝賢皇后的喪儀上,大阿哥和三阿哥稍稍失儀,皇上便嚴厲教訓。有了這個做榜樣,誰還敢么?再說得遠一些,本宮的兒子行八行四本就是占了好運氣的。太宗皇太極是皇八子登基,先帝雍正爺是皇四子登基,皇上也是皇四子登基。本宮的孩子再不成器,有祖宗這樣的福澤庇佑,也差不到哪兒去的!若是有幸能將這福澤一脈相承下去,也是情理之中啊!”
此言一出,四座皆驚。然而并無人應答,也不屑于應答。如懿亦只是用銀簽簽了一枚櫻桃滑入口中,以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默然相對。倒是婉嬪想要說些什么緩和這種詭異的沉默,綠筠忙悄悄按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多言。
海蘭有些怯怯地適時添上一句道:“福澤與否,還真不好說,但是圣祖康熙爺幼年得了一場天花,人人以為是逃不過去的劫難,后來也只是落了幾點小小瘢痕,絲毫不影響圣祖的天縱英明。”
玉妍以為眾人被震懾住,銜了一縷冷笑道:“所以,別以為本宮的孩子一時不得皇上寵愛,或是有了些許殘疾,便輕慢了他們。孩子們的福氣,都在后頭呢。”
綠筠實在按捺不住:“本宮的三阿哥是不算聰明伶俐,如撇開三阿哥不算,四阿哥也算是皇帝諸子中最年長的。但年長算什么,比誰的胡須長么?現放著皇后娘娘的十二阿哥在呢,哪位皇子的福氣也比不上十二阿哥這位嫡子呀!”
如懿看一眼綠筠,謹慎道:“純貴妃此言差矣!十二阿哥尚且年幼,賢愚如何尚是未知之數。何況嫡子又如何?太祖努爾哈赤的嫡子褚英和圣祖康熙爺的嫡子允礽都因謀逆不孝而被廢了太子之位,這便是警戒后人,不要以嫡庶分尊卑賢愚。孩子們自己爭氣,才是最要緊的。便是眼下還沒有孩子的,也不必心急。皇上正當盛年,妹妹們也綺年玉貌,什么福氣怕等不到呢。”
一語既出,嬪妃們皆是敬服。綠筠率先起身,領了一眾人等行禮:“皇后娘娘教誨,臣妾們謹記在心。”
玉妍佇立其中,未曾躬身,愈加顯得格格不入,她只得屈身福了一福:“臣妾明白了。”
如懿撥一撥手邊小幾上珊瑚釉粉彩花鳥紋瓷瓶里供著的一大把幾欲滴露的紅色芍藥,翠莖紅蕊,映葉多情。她溫和的笑容中帶了一絲沉郁的告誡:“今日階前紅芍藥,幾花欲老幾花新。開時不解比色相,落后始知如幻身。許多事繁華得意只在一時,妹妹們也不必過于執著眼前,還是多求一求后福吧。”她說罷,站起身來,意欲轉入內殿。可是才一邁步,腳下一個踉蹌,人便斜斜滑了下去。
容珮驚叫一聲,忙忙和撲過來的海蘭一起牢牢扶住,一迭聲喚道:“太醫!快請太醫!”
如懿的不適暈眩,自然引來了皇帝的關照與陪伴。她閉目和衣躺在床上,聽著皇帝的腳步挾著風聲而入,不覺含了一絲淺笑。
江與彬跪在床前請脈良久,卻是一臉喜色,向急急趕來的皇帝道:“恭喜皇上,恭喜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并非鳳體不適,而是有喜了!而且已經三個月了。”
窗外的石榴樹影映在湖碧窗紗上,風移影動,花枝姍姍,欹然生姿。如懿一臉驚詫與意外,想要笑,卻先落了晶瑩的淚:“臣妾這幾個月暈眩煩悶,原以為是生璟兕的時候落下的病根,沒想到竟是有喜了。”她握住皇帝的手,依依道,“皇上,是不是璟兕在天有靈,怕臣妾與皇上膝下寂寞,所以又轉世投胎,來做咱們的孩子了。”
因著兩位公主早夭,皇帝郁郁多日,如今聽聞如懿再度有孕的喜訊,常日陰霾一掃而空,擁著如懿的肩,眼中不覺泛了淚光:“是。璟兕知道咱們想她,所以又回來了。”
海蘭與忻妃陪在如懿身邊,一臉驚喜,忻妃更是忍不住感泣:“還是皇后娘娘好福氣,這么快又有了孩子。這樣臣妾也有些盼頭了。”她的眼淚還在腮邊,繼而憤憤不平,“還好剛才愉妃姐姐和容珮扶得快,否則皇后娘娘受了嘉貴妃的閑氣,頭暈腳滑,傷了腹中皇嗣,可怎么是好?”
海蘭亦撫著心口,后怕不已:“還好皇后娘娘沒事,否則嘉貴妃萬死也難辭其咎了。”
皇帝微笑的眼波倏然轉為薄怒:“怎么?嘉貴妃才解了禁足,便又惹是生非了么?”
海蘭郁然長嘆,卻只道:“嘉貴妃的性子,皇上還不知道么?一向是想說什么想做什么便由著自己的!”
此時,綠筠領著眾人候在廊下,并不敢進來多問,只預備著隨時陪侍。
玉妍不耐煩道:“天氣這么熱,咱們還要守在這里多久?說來皇后娘娘的鳳體也太嬌弱了,只是暈眩,又未跌倒!”
綠筠心中憤懣,別過臉不理會她,只向婉嬪道:“也不知娘娘身子如何了?無論多久,咱們都是要等的。”
殿中敞亮,外頭的一言半語偶爾落進,像投進湖心的石子,泛起漣漪點點。皇帝起身推窗,轉眸向外,庭中綠瘦紅肥開得真人,花枝曳曳處落下一蓬蓬水墨似的影子,生出幾許清涼。不遠處重重花影之后立著金玉妍,一襲寶石藍片金葡萄花彩宮裝襯得窈窕宜人,正握著一柄刺繡灑金牡丹團紗扇,在樹下悠然觀望花落,毫無關切之意。
皇帝鼻翼微張,冷然道:“中宮鳳體違和,嘉貴妃還能如此悠然賞花,真是全無心肝!說!她到底如何冒犯了皇后?”
海蘭看著含怒的皇帝,有幾分畏懼,藕荷色的衣裙盈然一閃,退后幾步道:“事關皇子。臣妾身為人母,不宜多言。”
皇帝略略點頭,正要再發問,忻妃“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悲悲切切道:“皇上,臣妾的六公主死得不明不白,臣妾不敢胡亂猜疑是誰暗害。但是嘉貴妃出言不遜,臣妾不敢不言了。”她一字一字,含了蘊蓄多時的恨與怨,一并吐在了字句中,“臣妾以下所言,皆為嘉貴妃今早大放厥詞所說,臣妾不敢添加一字半句。請皇上明鑒。”她俯身三拜,模仿著嘉貴妃的口氣道,“本宮的兒子行八行四本就是占了好運氣的。太宗皇太極是皇八子登基,先帝雍正爺是皇四子登基,皇上也是皇四子登基。本宮的孩子再不成器,有祖宗這樣的福澤庇佑,也差不到哪兒去的!若是有幸能將這福澤一脈相承下去,也是情理之中啊!”
有長久的靜默,只聽得風聲簌簌入耳。他的聲音極緩極緩:“你們身在后宮,有許多前朝的事,朕不便多說。但是如懿,你是皇后,也該知道一些。”
如懿見皇帝如此鄭重,肅然道:“皇上說,臣妾便聽著。”
皇帝施施然立于窗下,一身松石藍刻絲暗金柏紋的長袍,只用明黃帶子松松系住,越發長身如巖下松,優雅中不失赫赫之氣。然而他的面色卻如那松石藍的緞子,暗沉沉地發悶:“前些日子李朝來賀,提起朕是否有立太子之意。朕也不便多言,便打發了。誰知前幾日朕單獨召見李朝使者,那人卻說……”皇帝深吸一口氣,語調更沉,“卻說起孝賢皇后生前兩位皇子早夭,朕既愛重永珹,何不出繼永珹為孝賢皇后嗣子,來日孝賢皇后靈前,也可有人祭祀供奉!”
海蘭在皇帝跟前一直訥訥不肯多言,聽到此節,亦隱隱失色:“皇后娘娘己有嫡子,永珹若出嗣孝賢皇后為子,豈不宮中有兩位嫡子,既是異母所生,長幼有別。哪怕來日無事,只怕也要生出許多是非來!”
忻妃自是年輕,又出身官宦門第,自然曉得其中利害,陡然揚眉厲聲:“皇上,若四阿哥出繼為孝賢皇后嗣子,那么得逞之后又想要得到什么呢?”
如懿靠在金絲攢海棠芍藥厚緞軟枕上,微笑如冬日湖上冷冷薄冰,縱然冰上暖陽融融,冰下卻依舊水寒刺骨,洶涌流動:“孝賢皇后為嫡后,臣妾為繼后,臣妾的孩子自然不能與孝賢皇后之子比肩了。臣妾真的很想知道,皇上盛年,他們這般苦苦不放,到底是為著什么?”
皇帝的面上有著異乎尋常的平靜,而眸中卻有著凜然拒人于千里的冷漠。他繼續道:“自李朝來見,朝廷里也漸漸不大安寧,總有那些不大安分的人窺探朕的心意,說起早立太子之事。”
如懿凝神片刻,掀開覆蓋在身的湖藍華絲錦被,凜然跪下道:“皇上春秋鼎盛,年富力強,何須早立太子!何況自先帝爺起,即便有合意的儲君人選,也是放置在‘正大光明’的匾額之后,待到龍馭賓天后才能開啟,以免再出現康熙爺時九子奪嫡的慘狀。說這樣話的人,豈非詛咒皇上?實在罪該萬死!”
皇帝負手而立,手指的關節因為用力而泛出難看的蒼白。他的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說這樣話的人,的確罪該萬死。朕有嫡子,何須商議立太子之事。來日水到渠成之事,不必再有異議了。”
如懿的臉色白了一白,鄭重俯首,懇切道:“永璂才三歲,不比孝賢皇后的兩位嫡子,幼年伶俐。哪怕是中宮嫡子,也得好好請師傅教導。能不能有出息,還得成年才看得出來。”
皇帝淡淡嘆了一聲,扶了如懿起身:“皇后,你有身孕,不許這么跪著,仔細傷了自己。”他扶著如懿在床邊坐下,似是無限感懷,“也是。永璂還小,如今朕的兒子里,唯有永琪可堪重用。”
海蘭嚇了一跳,慌忙跪下,連連叩首道:“皇上!皇上!永琪年長,合該為皇上分憂。但臣妾只有永琪這一個兒子,只盼他早日成家立業,臣妾也可以含飴弄孫,膝下承歡了。”
皇帝微微頷首,靜靜道:“李玉,傳嘉貴妃進來。”
李玉見皇帝臉上一毫神色也不露,有些不解,忙出去傳了嘉貴妃進來。
皇帝看著她道:“朕傳你進來,是有件喜事要告訴你和愉妃。”
玉妍見海蘭與忻妃早已跪著,忙也喜滋滋跪下道:“皇上疼臣妾,臣妾明白,臣妾洗耳恭聽。”
皇帝的目光溫和些許,徐徐道:“永珹和永琪的年紀也不小了。朕打算在朝中重臣家各選個好女兒,許配給兩位皇子為福晉。但你們身為皇子的生母,可有心儀的人家,也可說來給朕聽聽。”
玉妍見海蘭只是沉吟不定,施施然笑道:“先帝在世時最重手足之情,與和怡親王兄弟清深。和怡親王的次女嫁與散秩大臣福僧額為妻,福僧額乃和碩額駙。聽聞二人生有一位格格,聰慧美麗,大方高貴,配給永珹很是合適。而且格格有皇家血緣,鳳子龍孫,這才般配么。”
皇帝的嘴角泛起一縷笑意:“你的思慮倒很周詳,鳳子龍孫,時時事事想著攀高處去,倒也像你和你兒子的性子。”他瞟一眼海蘭:“愉妃,你呢?”
海蘭一臉的本分恭謹:“只要女孩兒賢良淑德,能與永琪夫妻和睦,不拘什么門第,都是好的。臣妾心思,還請皇上成全。”
如懿對海蘭的應答極為滿意,遞去一個含笑的眼色,心中暗暗贊許。
皇帝“唔”了一聲,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嘉貴妃,看來你比愉妃懂得選兒媳多了。四阿哥若明白你的苦心,倒真能成器了。”
玉妍見被冷落多時的兒子得了皇帝贊許,頗有意外之喜:“皇上說得是。臣妾與永珹母子連心,他都明白的。臣妾總對永珹說,先帝爺為皇子時是四阿哥,皇上也是四阿哥。有這樣的榜樣珠玉在前,他若能用心做事,必然也能成一點兒氣候,不叫皇上生氣。”
皇帝聽完,眉心驟緊,眼眸暗沉。如懿伴隨皇帝多年,知他己是極為憤怒,卻見玉妍難得出來后能與皇帝說上這么多話,猶自歡喜不知。
皇帝的暴怒隨著一記響亮的耳光落在了玉妍面上,頓時起了五個血紅指印,腫得高高。皇帝怒道:“恬不知恥,罔顧人倫!兒子這樣,額娘更是不堪!朕還活著呢,你們都打量著四阿哥當皇帝的福澤了!簡直昏聵!”
玉妍嚇得瞪大了眼睛,連連道:“皇上息怒!臣妾冤枉,臣妾冤枉啊!”
額上幾欲迸裂的青筋顯示了皇帝愈燃愈烈的怒氣:“冤枉!朕冤枉你都覺得腌臜了自己!串通了李朝使者想要自己的兒子去做孝賢皇后的嗣子,也不問問孝賢皇后在九泉之下是否答應!朕且問問你,你的兒子做了孝賢皇后的嗣子,成了嫡出,你們母子還想要謀算些什么?”
玉妍一時不曾悟過來,聽到此處,不覺驚聲呼道:“出繼為嗣子?臣妾全然不知啊!”她滿臉淚水,失聲喚道,“皇上,便是臣妾母族來使這般說了,也不算全錯!到底,到底孝賢皇后在時,也是極喜愛永珹,日日抱在跟前的!”
皇帝怒極,冷道:“你是什么東西,也敢教唆著皇子覬覦皇位了!朕本來對木蘭圍場之事將信將疑,始終不肯相信朕的兒子會做出悖逆人倫、謀害君父的事情來,如今看來,有你這樣的額娘,他不做這樣的事倒反而意外了!”
玉妍面色煞白,如同五雷轟頂,緊緊抱住皇帝的雙腿辯白道:“皇上說什么木蘭圍場之事,永珹忠心救父,一心一意只為了皇上,皇上萬不可聽信小人讒言,誣陷了他呀!”
“朕誣陷他?是他要朕的命!”皇帝氣得目毗盡裂,“朕寵愛你多年,倒寵得你們母子不知斤兩了!你是為朕生了皇子,可生了皇子又如何?也要看孩子是從誰的肚子里出來!你不過是李朝進獻給朕的貢女,也敢仗著幾分姿色仗著幾個孩子在朕的后宮興風作浪,謀害皇嗣!”
恍如被利劍戳穿了身體,玉妍像一個被風吹落的稻草人,頓時癱倒在地:“臣妾謀害皇嗣?明明是她,是她們,害了臣妾的兒子!”嘉貴妃形同瘋狗,撲上前來,指著如懿與海蘭凄厲地喊道:“皇上!永珹被您冷落,臣妾可以不怨!但是永璇還那么小,他墜馬的時候只有愉妃的兒子離得最近。愉妃,皇后!你們敢不敢發誓,不是你們的兒子永琪嫉妒永珹得寵,所以害了永珹被冷落,還想害死永璇!你們這些**!毒婦!”
三寶領著一眾宮人手忙腳亂地拉住玉妍,可她像是發瘋了一般,力氣極大,拼命掙扎著呼喝不己。
海蘭似是被玉妍嚇壞了,忙忙地躲到一邊,啜泣著道:“皇上,臣妾從來沒有想過害人,臣妾敢發誓,皇后娘娘也沒有!”她舉起三指,敬肅發誓:“蒼天在上,若我坷里葉特氏海蘭與皇后有心加害嘉貴妃之子,便叫我不得好死,死后也永墮阿鼻地獄,不得超生!”
海蘭的誓言發得慘絕,玉妍也不覺怔住。只這一瞬間,忻妃己經暴烈而起,厲聲號啕:“是你!果然是你害了我的六公主!”她撲向皇帝,聲淚俱下:“皇上,您一直不能確信嘉貴妃養的那條瘋狗傷人是不是嘉貴妃指使,如今您可聽明白了,除了她旁人再無要害咱們的心!一定是她恨極了皇后娘娘的養子五阿哥奪了四阿哥的寵愛,又有八阿哥墜馬的嫌疑,所以要報復皇后娘娘,傷及十二阿哥。若不是那日五公主穿了紅衣吸引了瘋狗被誤傷,可能如今便是您的嫡子十二阿哥不在了!而臣妾那日也在場而被誤傷,累得六公主早產,先天不足驚懼而死!”她哭得幾乎昏死過駢,“皇上啊皇上,都是嘉貴妃這個毒婦算計好了,害此了五公主和六公主啊!”
皇上臉上的肌肉悚然抽搐,暴怒不已。他一把揪住玉妍的頭發將她拖倒在地,眼里沁出鮮紅的血絲,神色駭人:“**!自己不過是一件貢品,也敢這樣謀害朕的孩子!”
玉妍的嘴唇劇烈地哆嗦著,像是不可置信,茫然地睜大了眼,睜得幾乎要裂開一般,喃喃道:“貢品?皇上,您說什么貢品,是臣妾聽錯了,是不是?”
皇帝冷冷地踢開她抱著自己雙腿的手,像踢開一塊殘破的抹布,嫌惡道:“朕明明白白告訴你,你不過是一件貢品而已,你的兒子豈可擔社稷重任?若你還不懂,朕就告訴你,當年圣祖康熙拒絕**臣舉薦八皇子允禩為太子,理由只有一個,他的生母良妃衛氏是辛者庫賤婢,出身低賤,所以她的兒子也不配做太子!今日也是一樣,你不過是小國貢女,和一件貢品有什么區別?朕從來沒想過讓你的兒子做太子!”
須臾的靜默,靜得如死亡一般。
一聲凄厲的呼號最后劃破了這靜默,如同泣血的杜鵑一般,耗盡心力,悲鳴不已。
皇帝的言語失去了所有的溫情與顧念,冰得疹人:“李玉,傳旨六宮。四阿哥永珹娶和碩額附福僧額之女為嫡福晉。”他未顧忻妃詫異而不甘的目光,繼續道,“朕第四子永珹,出嗣履親王允祹為后,再不是朕的兒子。”
玉妍身心俱碎,人已癡在了原地,如同丟了魂一般,聽得皇帝此言,只是渾身戰栗不己。
“朕滿足你們母子的心愿,讓你們再攀龍附鳳一次,娶了想娶的女子,但是朕也絕了你們的狂妄念頭。先帝與朕都是四阿哥,這一脈相承的福氣,你們便不用癡心妄想了。朕只當再沒這個兒子!”皇帝再未看玉妍一眼,以決絕的姿態背身道:“李玉!拖她回啟祥宮,朕再不想見她!”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條評論 發表在“第十三章 出嗣”上

  1. Lauryn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