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七章 繞頸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五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懿的生產是在十二月二十一日的丑時一刻開始發作的.與往常不同,除了接生的嬤嬤和太醫伴隨在側,連欽天監的監正與監副也守在偏殿,候著星象所昭示的祥瑞之胎的誕臨。
冬夜深寒,皇帝坐在偏殿,聽著如懿痛楚的呻吟聲,連連搓手不己,急道:“朕不便進產房,你去喚個嬤嬤來問問,是什么緣故,怎么還沒動靜?”
海蘭一臉焦灼,一時按捺不住,陪著皇帝道:“皇上,要不臣妾進去瞧瞧?”
皇帝的口吻不安且不耐,道:“這話你方才就問過,接生嬤嬤們說孩子的胎位不大好,不容易生,其他并無大礙.人多反而手雜,朕才不讓你進去的。”
李玉看出皇帝的焦急與擔心,忙勸道:“皇上安心,皇后娘娘己經生產過兩次,這次不會有礙,一定會順順利利生下一個小阿哥的。”
欽天監監正忙賠笑道:“李公公所言甚是。皇后娘娘胎氣發動的時候也是個上上吉時呢。微臣已經算過,只要在日中前后出生,那么皇后娘娘這一胎無論男女,一定貴不可言。”
皇帝長噓一口氣,稍稍輕松幾分:“若是公主便罷,朕便立即封為固倫公主.若是皇子,朕連名字都想好了,便叫永璟,取玉之華彩之意.”
欽天監監正連連道,“璟,玉光彩也。皇子行永字輩,公主行璟字輩,皇上取此名,可見重視。且皇后娘娘懷上此胎之時,紫微星華光閃耀,皇上取此佳名,真是最合適不過了。”
天色將明時分,如懿的呻吟聲隨著一聲痛厲的呼叫戛然而止.皇帝有過幾多子女,聽到這一聲痛呼,便知是要生了。然而期待中的兒啼聲并未響起,只是一片難堪的靜默。
監正聽得聲音征了怔:“這是生了么?這么快?可還沒到日中時分啊!”
李玉伸長了脖子向外探去,輕聲道:“聽這聲音像是生了呀?怎么還沒兒啼聲呢?”
他的話音未落,隱約有幾聲驚惶的低呼響起,海蘭心里微微一沉,不知怎的,便覺得周身寒浸浸的,像是外頭的寒氣透骨通進.可是殿內,分明是紅恰籮炭燒得滾熱,入置三春啊!
偏殿的門驟然被推開,接生的嬤嬤和太醫們跌跌撞撞進來,哭喪著臉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
皇帝的臉色倏然如寒霜凍結,厲聲道:“怎么了?是不是皇后不好?”
為首的正是田嬤嬤,她嚇得瑟瑟發抖,回稟道:“回皇上的話.皇后娘娘產下了一個小阿哥。”皇帝神色一松,尚來不及迸出一個笑容,田嬤嬤又道:“可是小阿哥才離了娘胎,就沒了氣息,已經離世了。”
皇帝大驚之下踉蹌幾步,跌坐在紫檀座椅之中.海蘭急得臉色大變,頓足道:“那皇后娘娘呢?皇后娘娘如何?”
江與彬跪在地上道:“皇后娘娘因為生產時用力過度,氣竭昏厥。微臣已經給娘娘服下山參湯,靜養片刻就會好的。”
皇帝的聲音有些發顫,目光在殿中搜尋不斷:“小阿哥,朕的小阿哥呢?”
菱枝抱了一個小小的襁褓在懷,含淚上前道:“皇上,小阿哥在此,只是無緣了。”
皇帝的手微微發抖,想要去掀開蓋著孩子面容的白絹,卻無論如何也拈不住那白絹。到底是海蘭忍不住,掀起白絹望了一眼,孩子已經被擦洗干凈了,面頰青紫發黑,雙眼緊閉,顯然是被臍帶勒住活活窒息而死.
海蘭眼中一熱,淚水潸潸滾落。她用力捂著嘴,不讓哭聲從指縫間溢出,勉力道:“好好抱下去吧。”
皇帝看了孩子一眼,目光如被烈風撲滅了的火苗,顫顫巍巍,已忍不住落下淚來。他的氣息像哽在喉頭一般,抽搐著道:“小阿哥怎會如此?
一眾接生嬤嬤嚇得篩糠似的亂抖,如何說得出話來。還是江與彬忍了淚道:“皇上,小阿哥一出生便沒了氣息。嬤嬤們抱出來時微臣查看過,是臍帶繞在了小阿哥的脖子上,足足繞了三圈,才使得小阿哥窒息而死。”
海蘭的心口像是被巨石死死壓住,壓得喘不過氣來。她的腦中一片混沌,臉色難看極了,半晌才說得出話來,厲聲道:“按著規矩,后妃生產之時太醫都是候在外頭以備不時之需,只有接生嬤嬤們可以守在身邊,當時到底是誰接生的?說!”
海蘭一向溫和靜默,即便協理六宮,也是寬和待下,何曾有過如此聲色俱厲的時候。后頭跪著的一個接生嬤嬤道:“奴婢等六人為皇后娘娘接生。但從皇后娘娘體內接出小阿哥的,唯有田嬤嬤一人.因為田嬤嬤是奴婢等人中伺候各宮小主生產最多的,資歷最深,經驗也老到,所以這最難的事,都由田嬤嬤親力親為。”
田嬤嬤一臉驚恐不安:“皇上,皇上,奴婢伺候皇上與先帝兩朝的后宮嬪妃生產,這樣的事也是第一次見到。奴牌實在惶恐。”她汗如雨下,拼命磕頭不已,“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
海蘭的嘴唇哆嗦著,喝道:“小阿哥在皇后腹中一直安好,胎動如常,只是胎位稍稍不正而已,怎會在離開母體之時才發現臍帶繞頸沒了氣息?”
田嬤嬤的汗水滴落在地上,洇出油膩膩的水光。她惶然道:“回愉妃娘娘的話,婦人生產,本就形同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皇后娘娘年近四十,身體自然不如
年輕時適合養育.且,且有五公主夭折之事傷懷,所以影響小阿哥也未可知.”
另一接生嬤嬤亦道:“皇上,愉妃娘娘,孩子在母腹中,本來一切就只憑太醫脈象診斷判定是否安好。然而生產之事險之又險,什么事都會發生,小阿哥的胎位又不太正,這樣的事在民間也是常見,所以,所以…”
她話音未落,皇帝一樣瞥見立在一旁的欽天監監正,立刻飛起一腳踹向他身上,那監正如何敢躲避,生生受了這一腳,滾落地上。
皇帝雙目通紅,既怒且傷心,道:“你們不是說皇后這一胎懷的是祥瑞之子,上承天心,下安宗兆,還說紫微星泛出紫光,是祥瑞之兆!如今看來,全是一派胡言!”
那監正連滾帶爬地跪起來,匍匐在地,磕頭如搗蒜:“皇上!皇上!微臣夜觀星象,不敢胡言啊!且微臣也說了,阿哥在日中前后出生是最吉祥的.至于為何繞頸而死,微臣,微臣也不知為何會如此?”他痛得齜牙咧嘴,卻實在不敢痛呼出聲,只得咬著牙道,“皇上要責罰,微臣自甘領受。只是微臣也不知為何如此,但求死個明白。”他磕了個頭道,“皇上,微臣請問皇后娘娘生辰何時?”
皇帝氣得臉色鐵青,如何說得出話來,揚了揚下巴。李玉會意,便道:“皇后娘娘的生辰是戊戌年二月初十日酉時三刻.你這樣卑賤的奴才,能知道皇后娘娘的生辰,也算死而無憾了。”
監正掰著指頭,眉心緊鎖,算了片刻道:“皇上,皇后娘娘是戊戌年所生,生肖為狗。而今年是乙亥年,生肖為豬。流年對沖,以生肖大者為勝,生肖小者非死即傷。”他看了看窗外天色,又道,“此刻正是卯時二刻,天色欲明未明,皇后娘娘生辰是酉時三刻,正是日暮時分,二者也是相沖.本來皇子屬陽,若能在日中時分出生,便會貴不可言。可從皇后娘娘的生辰來看,命相極陰,才克住了小阿哥在此時出生,結果斷了性命啊!”
海蘭未等聽完,己經勃然大怒.她氣得渾身亂顫,發髻間的珠花釵珞玎玲作響:“小阿哥未生之時,你極盡阿諛,言說祥瑞.小阿哥出生夭折,便將一切都推脫到皇后娘娘身上。”她直挺挺跪下:“皇上,臣妾懇請皇上治欽天監監正妄言犯上之罪。”
那監正嚇得伏在地上不敢起身:”皇上,皇上,微臣不敢妄言.恕微臣狂狂妄,五公主被瘋犬咬傷而死,也正是因為皇后娘娘命相極陰,才招來犬患,從而累及在旁的忻妃娘娘和六公主啊!”
海蘭驚怒交加,轉首怒叱道:“你膽敢污蔑皇后!簡直罪該萬死!”
皇帝的面色變了又變,兩頰邊的肌肉微微抽搐著,仿佛有驚濤駭浪在他的皮肉之下起伏而過。良久的靜默,幾乎能聽到眾人面上的冷汗一滴滴滑落于地的聲響。火盆里的炭火熊熊地燃著,一芒一芒的火星灼燒了人的眼睛,偶爾“嗶啵”一聲輕響,幾乎能驚了人的心腑。
皇帝的聲音極輕,像是疲倦極了,連那一字一句,都是極吃力才能吐出:“十三阿哥賜名永璟,乃朕嫡子,朕心所愛.然天不假年,未能全父子緣分.追贈十三阿哥為悼瑞皇子,隨葬端憊太子園寢。”他頓一頓,“一眾接生人等,照料皇后生產不力,一律出宮,永不再用。欽天監監正,妄言亂上,污蔑皇后,革職,杖斃.”他說罷,遽然起身離去,衣袍帶起的風拂到海蘭面上,她無端端一凜,只覺拂面生寒。
海蘭膝行兩步,跟上皇帝道:“皇上不去看看皇后娘娘么?”
皇帝的臉對著殿外熹微的晨光,唯余身后一片暗影,將海蘭團團籠罩:“皇后生產辛苦,愉妃好好陪陪她吧,也叫江與彬好生照料.聯累了,且去歇一歇.十三阿哥的事,你緩緩告訴她吧.”
海蘭還要再說,一陣冷風卷著雪子颼颼撲上身來。半晌,人都散盡了,連江與彬都趕去了如懿殿中伺候。她木然地站在殿門前,身子無力地倚靠在闊大的殿門上,任由生硬的檀木雕花生生地硌著自己裸露的手腕,渾然不覺痛楚.
葉心趕忙扶住她道:“小主,您別站在風口上,仔細傷了身子。”
海蘭吃力地搖搖頭:“姐姐又一個孩子沒了,這樣不明不白地,不知姐姐知道了,會傷心到何種境地。”
葉心將一個畫琺瑯三陽開泰紋手爐塞到她手里,替她暖上了,道:“小主關心皇后娘娘也得留心自己的身子啊,否則還有誰能陪著皇后娘娘勸慰呢?往后的日子,還靠小主呢。”
海蘭望著外頭雪子紛揚灑落,那一丁一丁細白冷硬的雪子落在殿外的青石地上,敲打出“咝咝”的響聲.那雪白一色看得久了,仿佛是鉆到了自己的眼底,一星一星的冷,冷得連滿心的酸楚亦不能化作熱淚流出。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雪白而模糊的視線里終于有旁人闖入,那是聞訊匆匆趕來的綠筠和忻妃。
忻妃尚未來得及走近,已經滿臉是淚,泣道:“為什么保不住?為什么都保不住?”
綠筠連忙按下她的手,勸慰道:“忻妃妹妹,這個時候別只顧著自己傷心了。”她四下張望一轉,忙問海蘭:“皇上就這么走了?”
海蘭默默點頭:“只叫我陪著皇后娘娘。”
綠筠本就憔悴見老,一急之下皺紋更深:“皇后娘娘還不知道吧?若是知道了,可這么好呢?”她似乎有些膽怯,然而見周遭并無旁人,還是說道,“皇上不在,可不大好啊!”
忻妃雪白的牙齒咬在薄薄的紅唇上,印出一排深深的齒痕:“皇后娘娘痛失小阿哥,還要被欽天監的人低毀,那監正死了也是活該!”
綠筠聞言,呆了片刻,念了句“阿彌陀佛”,輕聲道:“皇上殺了欽天監的人,怕是不會信他們的胡言亂語了吧?”
海蘭不知該如何應答,只是抬起滿是憂懼的眼,深深看著綠筠,道:“十三阿哥一出娘胎就天折了,皇后娘娘傷心疲憊,恐怕無力照管十三阿哥的喪儀.姐姐位分尊貴,乃群妃之首,十三阿哥喪儀之事,就都有勞姐姐了.”
綠筠連連頷首,拭去眼角淚痕:“出了這么大的事,我能做的也唯有這些了,一定會盡心盡力。”
三人正自商議,只見小宮女菱枝過來請道:“三位小主,皇后娘娘醒了。”
菱枝為難地咬一咬唇,海蘭會意:“你且下去,咱們去瞧瞧皇后娘娘。”
一踏入寢殿內,四周的火盆都燃得旺旺的,讓人如入三春之境.殿中己經收拾了一遍,原本備著的嬰兒的搖床衣物都己被挪走了,連產房中本會有的血腥氣也被濃濃的蘇合香掩了過去。
如懿已經醒轉過來,身體尚不能大動彈,眼眸卻在四下里搜尋,見得海蘭進來,忙急急仰起身來道:“海蘭!海蘭,我的孩子呢?孩子去了哪里?”
宮人們都靜靜避在殿外,連江與彬也躲出去熬藥了,唯有容佩守在床邊,默默垂淚不已。如懿焦急地拍著床沿,蒼白的兩頰泛著異樣的潮紅:“皇上呢?皇上怎么也不在?我問容佩,她競像是瘋魔了,什么也不說!”
海蘭分明是能看出如懿眼底的驚恐,她汗濕的發梢粘膩在鬢邊和額頭,一襲暗紅的寢衣是殘血般的顏色,襯得她的面色越發顯出有衰老悄然而至的底色。她的皮肉有些許松弛的痕跡,她的眼角有了細細的紋,當然,不細看是永遠看不見的。她的青絲,失去了往日華彩般的墨色,有衰草寒煙的脆與薄。但她還是自己的姐姐,彼此依靠的人。
心意電轉的瞬間,滾燙的淚水逆流而至心底。海蘭定了定神,緩緩道:“姐姐,小阿哥與你緣分太淺,已經走了。”
綠筠急得連連跺足,在后輕聲道:“愉妃,你一向最得體,怎么也不緩緩說。說得怎么急,也不怕皇后娘娘傷心!”
如懿的瞳孔倏然睜大,枯焦而煞白的雙唇不自禁地顫抖著:“你說什么?”
忻妃不忍再聽下去,掩面低低吸泣.海蘭望著如懿,神色平靜得如風雨即將到來前的大海,一痕波瀾也未興起:“姐姐,孩子一離開你的身體就沒了氣息。臍帶在脖子上繞了三圈,誰也救不得他!”
如懿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死死地盯著海蘭,目光幾欲噬人。那顫抖像是會傳染一般,從她的唇蔓延到她的身體,劇烈地、無法控制地顫抖著。她拼盡了全力,才發出含糊不清的幾個字節。海蘭努力地分辨著,才勉強聽清楚,那是如懿在喚:“孩子,我的孩子!”
痛不欲生,真真是痛不欲生!如懿只覺得從五臟六腑中涌出一股撕裂的疼痛,隨著每一口活著的喘息,蔓延到四肢百骸,蔓延到整個靈魂,掏肺剜心,排山倒海。
她所呼出的熱氣,所吸進的微寒的空氣,仿佛兩把尖銳的鋒刃,狠狠剖開她的身體,一刀一刀清晰地劃動。
海蘭原以為如懿會大哭,會崩潰,會聲嘶力竭,然而如懿極力地克制著,連淚也未曾落下,只是以絕望的眼無助地尋找:“讓我看他一眼,我的孩子,讓我看他一眼。”
綠筠緩步上前,忍著淚道:“皇后娘娘,未免您傷心,皇上己經吩咐送了十三阿哥出去,讓您不必見了。您,您節哀吧。”
如懿緩緩地搖著頭,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像是拼盡了全力一般,沙啞著喉嚨道:“不!不!他在我腹中十月,每一天我都感知到他的存在,怎么會沒了?就這樣沒了?我不信,我不信我千辛萬苦生下的孩子,會就這么棄我而去!我不信!”她死死地抓著海蘭的手臂,眸中閃著近乎瘋狂的光芒,“欽天監不是說我的孩子是祥瑞之胎,貴不可言么?我的孩子怎么會死?不會的!不會的!”
忻妃觸動不已,伏在如懿床邊,凄然落淚道:“皇后娘娘,欽天監的舌頭反復不定,一會兒說您的孩子貴不可言,一會兒又說是您的生辰八字與十三阿哥相沖,克死了阿哥!他們的話聽不得的!”她的淚洶涌而落,勾起痛失愛女的傷心,“皇后娘娘,十三阿哥走了,您不見也好.多看一眼,只是多添一份傷心罷了。臣妾當日眼睜睜看著六公主走了,那種錐心之痛,不如不見。”
綠筠見忻妃如此傷懷,只怕她勾起如懿更深沉的痛,只得扯過了她,對著海蘭道:“愉妃妹妹,忻妃如此傷心,不宜在這兒勸解皇后娘娘,我還是先陪她回去。”
海蘭微微領首,示意容佩送了出去.
殿中再無他人.如懿頹然仰面倒在榻上,眼中的淚水恣肆流下,卻無一點兒哭聲.海蘭靜靜坐在她身邊,拿著絹子不停地替她擦著眼角潸潸不絕的淚,渾然不覺那是一件徒勞無功的事。
如懿的眼無神地盯著帳頂,櫻紅的連珠帳上密密綴著米拉大的雪珠,閃著晶瑩的微光.底下是“和合童子”的花樣,兩個活潑可愛、長發披肩的孩童,或手持荷花,或手捧圓盒,盒中飛出五只蝙蝠,憨態可掬,十分惹人喜愛,正是得子的喜兆.連被褥床帳上都是天竺、牡丹、瓜瓞和長春花的圖案,一天一地地鋪展開來,是瓜瓞綿綿、福澤長遠的好意頭.那樣喧鬧熱烈的顏色,此刻卻襯出如懿的面容如冷寒的碎雪,被塵煙的黯灰覆蓋。
如懿的聲音像是從邈遠的天際傳來,幽幽晃晃:“海蘭,這是我的報應。”
海蘭柔聲道:“姐姐,孩子己經沒了,您的身子卻還是要的.胡思亂想,只會更傷身傷心。”
如懿并不看她,只是癡癡喃喃道:“真的.海蘭,這是我的報應.哪怕不是我自己動手,也是我害死了孝賢皇后的二阿哥和七阿哥.我害了旁人的孩子,所以如今也輪到我自己了一命抵一命,我的璟兕和十三阿哥也沒有了。”
海蘭的眼底閃過一絲銳色,緊緊握住如懿的手臂道:“姐姐,一個孩子沒了而已,再生就是了!哪怕不能生了,咱們還有永琪和永璂呢!若論報應,我一點兒也不信!宮中雙手染上血腥的人還少么?說句不怕忌諱的話,太后娘娘如今穩居慈寧宮,當年也不知是如何殺伐決斷呢?若有他日身為太后來做報應,姐姐有什么可害怕的?”她的神色愈加堅定,仿佛逆風伏倒的勁草,風過又屹屹而立,“若真有下地獄的劫數報應,我總和姐姐一起就是了!”
如懿無聲的啜泣,淚一滴滴從腮邊滑過,帶著滾燙的灼燒過的氣息,仿佛皮膚也因此散出焦裂的疼痛:“海蘭,欽天監的人說是我克死了我的孩子,是不是?”
海藍冷冷道:“這樣說的那個人,已經被杖斃了。長著這樣的舌頭,千刀萬剮也不足惜。”
如懿的臉帶著茫然的痛楚:“孩子沒有了,難道怪我么?皇上一向對欽天監的話深信不疑,他一定是聽進去了,是不是?”
海蘭怔了一怔,旋即道:“姐姐,殺欽天監監正的旨意,正是出自于皇上。皇上不會相信的。”
如懿的神情苦澀得如吞了一枚黃連:“殺了欽天監監正,不代表皇上不信這些話。否則,此刻他怎會撇下我一人在此。”
海蘭的眉眼間盡是痛惜之色,緊緊握住她冰涼而潮濕的手心:“姐姐,既然知道只有自己一個人,那就更不能只是一味傷心。”
如懿的軟弱只在一瞬,旋即回過神來,用力擦去腮邊淚痕,疑道:“海蘭,我的孩子日日在腹中胎動如常,太醫也說安然無事,怎會突然臍帶繞頸而死?”
二人正自說話,江與彬端了一碗湯藥走進,恭聲道:“皇后娘娘,這是安神補血的湯藥,您盡快服下吧。”
如懿仰起身,迫視著他道:“江與彬,本宮懷胎十月,你日日診脈,孩子是否一直無恙?”
江與彬朗然道:“娘娘有孕之時安穩無礙,微臣一切都可以擔保.”他猶疑,“但是生產之事,微臣雖然參與,但只能候在屏風之外,并不能走近,所以…”
如懿疑心更重:“所以只在接生嬤嬤身上,是不是?”
江與彬只得道:“是。”
海蘭秀眉微蹙:“生產之事生死一線,姐姐是疑心接生嬤嬤對孩子動了手腳?您是中宮皇后,他們可是不要命了?且這件事若真查得出蹊蹺也罷,若查不出什么,只怕皇上和太后還要怪姐姐不肯安分。”
“她們不是不要命,只看她們自己。”如懿緊緊捂著胸口,竭力平復氣息,“這件事不查問透徹,本宮總是不能甘心!璟兕已經不明不白死了,十三阿哥不能再這般死得不明不白。無論如何,必得細細去查。若真的天意如此,本宮也無話可說了!”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