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八章 空月幽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六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懿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的慈寧宮,飄飄忽忽的,足下無力。待走到寶月樓外,她的魂總算回來了,一顆心亦沉沉定了下去。
  舉眸望去,見到的人竟是婉嬪。
  西風漸起,嗚咽著穿過紅影碧欄的宮闕,婉嬪著一身深竹月色緙絲并蒂蓮紋錦衫,披著一斗珠莎青縐綢皮襖,越發顯得怯弱無比,如寒潭瘦鶴。她見了如懿,怯怯行過禮,大是不好意思。
  如懿見她戴著一色全新的貓兒眼赤金吳翠花鈿,不由得停下步笑道:“皇上新賞的?昨兒內務府才送來的。”
  婉嬪面色微紅,垂著臉道:“皇上惦念,臣妾銘感于心。”她說著,下巴幾乎低到了胸上,嚶嚶道,“只是臣妾也快有半年沒見著皇上了。”
  如懿打量她,“你來這兒,是想見皇上?”
  婉嬪窘得滿臉通紅,越發支支吾吾,“不是,臣妾只是好奇…”她低低嘆息,“臣妾只是好奇,皇上那么寵愛的女子,平日起居坐立,會是何等模樣?”
  如懿一怔,驀地想起宮中曾有傳聞,說婉嬪有一股子癡病,總愛在最得寵的嬪妃宮門外窺伺,而平素往來者,多是得皇帝歡心的女子。
  這般想來,倒是真有些影兒。
  從前得寵時的海蘭、意歡與自己,后來一陣的嬿婉。便是和嬿婉疏遠后,她也只是靜靜看著,保持著刻意的距離。
  并非趨炎附勢,婉嬪也不算那樣的人。她,一直是六宮鶯燕里最沉默安靜的影子。
  如懿便道:“容貴人是很美。”
  婉嬪臉漲得血紅,“不,皇后娘娘。”她的神氣有些肅然,“臣妾喜歡看容貴人,只是因為臣妾好奇,好奇能否從她的一言一行中,看到自己得皇上多看一眼的可能。”她赧然,眼底的火光黯淡下去,那淡然的語氣底下,傷感自憐是一根根細細的銀針,戳進肉里也不見血,“可是,臣妾從她們身上看到的,永遠是不可能。皇后娘娘,您知道么?臣妾見得最多的,記得最深的,便是皇上的背影。很多次皇上從臣妾的宮門前進宮,臣妾都盼著,皇上,他或許可以走錯一次,走到臣妾宮里。可是,從來沒有過,一次也沒有。他臉上的歡喜臣妾記不清了,因為那從不是對著臣妾的。可他的背影,一直在臣妾心里,見不著皇上的時候,想一會兒,心口便暖一會兒。”
  并不是不知道婉嬪的過往與寵遇。只是哪怕親近如自己,原來也不知,素來默默無聞的她,竟也存了這樣一段旖旎而純粹的期盼。
  如懿溫言道:“婉嬪,你多慮了。”
  婉嬪的眼底蓄滿了淚水,靜靜道:“臣妾不過是一個最普通的女子,相貌平平,才德平平。在潛邸里是最不起眼的格格,在宮里是無人記得的嬪御。皇上玉樹之姿,臣妾蒲柳之質,能得到皇上的一夕照拂,己經是臣妾畢生最值得榮耀的事。”她的癡念焚燒著眼底薄薄的水光,“臣妾不敢去妄想得到多少寵愛,只是想皇上偶然經過人群時,可以多看臣妾一眼。于是,臣妾想盡一切辦法希望自己可以起眼些不那么普通些,才發現能想到的法子,也不過是最普通的法子。”
  那些普通的字眼,在婉嬪平淡的口吻里,是刮著心口的銹刃,嚓嚓地磨著,未曾見血,也是生疼。如懿聽著,沒有一句可以安慰的話語。她能如何呢?她不也是那萬千身影中的一個?
  片刻,如懿聽見自己干澀的聲音:“你一向安分守己,皇上待你也不算不好。”
  婉嬪淺淺地笑,凄涼而寂寥,“安分守己是因為臣妾實在沒有一點可以引得皇上多一瞬注目的能力。而皇上,四季恩賞不少,也未曾虧待了臣妾。但是皇后娘娘,臣妾便是想多在皇上心上停留一刻,也那么難么?”
  不是難,不是。情意之事,從來不是你期待多少,便可以得到多少。或許長久的守望,不過是將你的身影凝成望夫石恒定的姿勢,而盼不一縷真心的目光。真是凄涼。
  婉嬪遙望著樓上倚欄凝眸的香見,螓首輕擺,無比渴慕又無盡惋借,“臣妾若能得容貴人萬分之一的寵愛,此生無憾。只可惜,容貴人太不惜福了。”
  或許宮中之人,無不是這樣想的吧。如懿目送婉嬪煢煢離開。才知寶月樓樓外,一樣的癡心情長,卻注定一雙人,一段心,終究不得圓滿。
  香見獨自坐在二樓,倚欄望著遠處的祈福堂,神色癡惘,渾不覺如懿的到來。香見的侍女見了如懿,便得了鳳凰似的迎進來,道:“皇后娘娘來了。我們小主正悶坐著呢,整日看著長安街和祈福堂,也不是個事兒呀。”
  如懿淡淡笑,“難得有她喜歡的東西,隨她去吧。”
  那侍女扶住了香見,香見見了如懿,起身福了一福,“娘娘萬安。”
  如懿便笑,“京城十月風沙大,進去坐吧。”
  寶月樓的布置渾然是第二個承乾宮,只是涂彩上多了好些寒部的樣式。原本許多養心殿的起坐之物和擺設都挪來了這里,顯見皇帝是常來的。
  如懿亦不多觀,便問:“方才過來瞧見婉嬪,也不知在寶月樓下仰望你多久了。”
  香見漠然,“見過一兩次。她很奇怪,總不上樓。”她嗤地一笑,“旁人眼里,我也很奇怪吧。這個宮里的人,都奇怪得很。原本不奇怪的,進了這里也都成了怪物。”
  她笑語自若,渾然不介意用這樣鋒利的語氣來戲謔自己。就如她的妝容,明明可以將兩翼增闊,微卷,如薄薄的蟬翼,便可遮住臉上的疤痕。可她偏不,大刺刺朝天露著,全然不在乎。
  不過終究年輕,香見也好奇,“她到底瞧我做什么?”
  如懿答得平靜,“羨慕你的恩寵,是她畢生盼不來的福氣。”
  “啊!”香見恍然大悟,“皇上不愛她,對么?她對皇上,就如皇上對我。一廂情愿,真是沒有意思。”她旋即笑得冷漠,“不過,也是咎由自取。我待他便如他待旁人。因果輪回,都是自己作下的自己受。”
  香見說話間神色便不大好看,懨懨的,如懿便撇了話頭,“樓下挪了好些沙棗樹來,等到開花的季節,必定好看。”
  香見冷笑一聲,“皇上以為娜來這些沙棗花,便是我想要的了?所謂物離鄉則變,沙棗樹到了這兒,怎么騰挪也長不了。”她手邊鋪金酸枝木圓桌上供著一盆碧璽珊瑚玉雕花,她隨手扯下幾片玩兒,又撂下了,“方才才好笑呢。皇上好端端地派了個太醫來說要為我調理身子,可以早日有孕。”
  她說著,厲聲冷笑,如泣血的杜鵑,神色凄楚欲泣。
  那笑聲讓如懿心底發酸,“可是你侍寢多日,有孕也是常事。”
  香見笑得前仰后合,“所以我問太醫,我不要有孕,有沒有不孕的法子,那個膽小鬼,居然嚇跑了。”
  那侍女聽她這般口無遮攔,忙端了酸奶疙瘩和奶油馓子來奉上,賠著笑道:”皇后娘娘莫見怪,小主是與您親近才這樣直言不諱,當著皇上的面,小主并不這樣,只是不大愛說話。”說罷,又頻頻向香見使眼色。
  懂得護主,便是忠仆。
  香見嘆口氣,只好忍下了,向如懿道:“我們寒部人愛吃這個,皇后娘娘喜歡么?”
  如懿留意著皇帝極尊重香見的飲食,另辟了小廚房為香見單做,便取了一枚酸奶疙瘩吃了,“是極好的。皇上也顧念你。”
  香見揚了揚嘴角,算是擠出一個笑。如懿抬了抬手,容珮便將手里的小棉托子打開,小心翼翼捧出那盞湯藥來。
  “你有你想要的,本宮也有不得不做到的。這碗東西,本宮是奉皇太后之命送來的。喝與不喝,在你。”
  香見咬著指頭,哧哧地笑起來,像是碰到一件極有趣的事,“怎么?我自己沒死,太后也盼著我死了。這倒好,皇上總不會怪太后吧?”
  如懿見她如此痛快,反倒難以啟齒。她不得不深吸一口氣,朗朗道:“這藥要不了你的命,只是成全了你的念想。一口喝下去,再不能有所生育。”
  香見在胸腔里長長地笑了一聲,二話不說,端起湯盞便朝喉嚨里灌下去。
  她的動作過于激烈,湯藥濺出幾點落在她明藍繡暗紫羽紋的衣襟上,像是濺出的幾點鮮血,暗紅地凝固著。她一飲而盡,尺闊的衣袖被漾起水面般紋紋波瀾,有著一種決絕的灑脫與哀涼。
  香見唇角一勾,目光灼灼注視著如懿,“我的肚子,只生我喜歡的男人的孩子,而他,不必了!”她漫不經心地囑咐侍女,“那個太醫走了沒多久,去叫回來吧。”
  那的確是一碗好藥,見效極快。半個時辰后,香見便開始腹痛,血崩。如懿守在寢殿外,聽著太醫與嬤嬤們忙碌的聲音,久久不聞香見一聲痛楚的呻吟。
  如懿坐在暖陽下,近乎透明的陽光落在秋香色的霞影紗上,那一旋一旋的波紋兜著圈兒,似乎要把整個人都卷到海底去。
  她的整個腦袋都是空茫茫的。有宮女們跑進跑出的雜亂聲,連服侍香見的侍女,看著她的眼光都帶著怨恨。是,誰都看見的,是她光明正大帶粉這碗湯藥進來的。
  沉默相伴的,唯有容珮。她握一握如懿的手,“皇后娘娘,事已至此,沒有辦法的。”
  這話說的,不知是自己還是香見。如懿極力想笑一笑,才發覺舌底都是苦的。
  皇帝來得很快,幾乎帶著風聲。他并未注意到如懿亦在,只是急急沖進寢殿。很快,那陣風聲便轉到她跟前,她習慣性地起身屈膝行禮,面而來的卻是一記響亮的掌捆。
  他厲聲喝道:“毒婦!你給她喝了什么?”他的話音在戰栗,破碎得不成樣子。
  她的臉上一陣燙,一陣寒,到了末了,除了痛,便再也沒有旁的感覺。
  他從沒有罵過她,也不曾彈過她一個指頭。哪怕是最難堪的冷宮歲月里,哪怕是永璟死后,彼此疏遠到了極處,都從未有過。他一直是眉目多情、溫和從容的男子。
  卻原來,也有今日!也有今日!
  如懿全身都在發抖,止不住似的,憑她幾乎要咬碎了銀牙,捏斷了手指,用力得四肢百骸都發酸僵住了,都止不住。戰栗得久了,她竟奇異似的安靜下來。
  日色是一塊晶瑩剔透的凝凍,也凍住了她。半晌,她澀啞的喉舌才說得出話來,“皇上,原來你我之間,已然到了這般地步?”她忍著痛,行禮如儀,“這碗湯藥是臣妾拿來的,臣妾無話可說。”
  皇帝滿眼通紅,幾乎要沁出血來,“太醫說香見再不能生了。你聽聽,她都痛得哭不出來了!”
  如懿的嗓子眼里冒著火,燒得她快要干涸了,“太醫說得沒錯。那碗藥就是絕了生育的。”她頓一頓,呼吸艱難,“喝與不喝,是容貴人自己的主意。皇上為了她固然可以神魂顛倒,不顧一切。哪怕殺了臣妾,若能泄恨,臣妾自甘承受!”
  皇帝指著寢殿方向,痛心得呼吸都滯緩下來,胸腔急劇地起伏著,“你知道她躺在里面,全是血!朕有多難過么?你明知道朕那么喜歡香見,若香見有了孩子,她會更懂得朕,跟隨朕…”
  她的聲音細細地發尖,刺痛皇帝不安分的神經,“可是許多事,是改變不得的!容貴人愿意留在宮里,愿意伺候皇上!可她的心,皇上終究是得不到!只是皇上自己不能接受,一廂情愿罷了!”
  她臉上已然挨了一掌,不過是再挨第二掌,還能如何呢?他不過是這樣,目光刀子似地割著她的皮膚,鈍鈍地磨進肉里,血汩汩地流。
  她總是戳痛了他心底最不能碰的東西。可這話,大約天底下也唯有她敢產。這皇后的身份如此堂皇,肉身冠冕,可底子里痛著的,卻是她如懿這顆心。真是可笑!
  打破這死一般沉寂的,是太后威嚴的聲音,仿佛是從云端傳來,渺渺不可知,卻是鎮定了所有人的驚惶與錯亂。太后捻著佛珠,扶著海蘭穩步而來,緩緩掃視眾人。海蘭一進來便看見了如懿,但見她臉頰高起,紅腫不堪,眼中一紅,迅速低下頭,立到了如懿身后。
  太后蒼老的身形顯得威嚴而不可抗拒,“皇帝要的是寒氏,誰也沒攔著你,你也如愿以償。既然你從前就沒提過要寒氏有孩子,那么哀家讓皇后除去寒氏將來的孩子,也是無可厚非!”
  皇帝不敢抗拒,嘴唇微微張合,如涸轍之鮒。太后徐徐坐下,“皇帝,你想說的哀家都知道。你有多痛心哀家也看見了。但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與其來日寒氏生下孩子頻起風波,不如讓她清清靜靜一個人,得了你的寵愛,也絕了滿宮殯妃的怨懟。”
  太后的話無懈可擊,皇帝只得低頭,雙眸渾濁,答應著“是”。他努力擠出笑,眼睛卻覷著如懿,“皇額娘久不理宮中事了,怎么也在乎起香見的事了。”
  太后何等精明,如何不知皇帝所指,“倒真不是皇后來告訴哀家的。哀家只有皇帝一個兒子,自然是皇帝在乎什么,哀家也在乎什么罷了。只是哀家有句話不得不說,有時候愛之適足以害之。皇帝,若無你的過分沉溺,本無人在意寒氏的生死榮辱。你的寵愛太過煊赫,才把她逼到了絕處。”
  皇帝的臉上蔓生出一種近乎頹廢的惘然,他緩緩搖頭,“縱然皇額娘心意如此,但這碗藥到底是皇后端來的。她是中宮,是六宮之主,母儀天下,如何可以做出這種絕朕后嗣之事?”
  太后朗然自若,“藥是哀家給皇后的,喝下去是寒氏自己的主意。皇帝要怪,只能怪自己攏不住寒氏心甘情愿為你生下孩兒。”她說著,霍然捏住皇帝的手腕。皇帝一時不防,驟然吃痛,痛得眉毛都擰作了一塊兒。太后松開手,輕輕替皇帝吹了吹傷處,和顏悅色道:“你是哀家的兒子,若不是心疼你,心疼你的名聲,也不致如此。”
  皇帝矍然變色,目光狐疑,但見如懿只定定對視著他的目光,毫無退俱之色,他忽然添了幾分心虛的委頓。看向身后小太監們的神色多了一絲凌厲。海蘭見皇帝僵持不豫,捧過一盞茶水奉上,“皇上別急,有什么話慢慢說。太后也是關心您呀。”
  皇帝略略緩和,接過茶盅潤了潤起皮的嘴唇,輕咳一聲,“皇額娘所言極是。宮中所有是非,皆因妒忌爭寵而起。兒子深覺嬪御之流,得空得多學學愉妃。愉紀安分守己,從不爭寵,也不妄生是非。”
  這話便是打如懿的臉了。他看她,也不過如此,將她視作妒婦一流。
  海蘭聽得皇帝隱隱之怒中對她猶有褒贊之語,也不過謙柔一笑,寧和如常,“皇上夸獎,臣妾不敢承受。臣妾謹遵嬪妃之德,不敢逾越。”她恭謹行禮,柔和中不失肅然神態,“不過皇上,皇后娘娘心系皇上,才會出旁人不出之語。這不是皇上一直贊許皇后的長處么?”
  這話柔中帶剛,皇帝一時也無言,倒是寢殿里喊了出來,“容貴人醒了!醒了!”
  皇帝所有的怨與怒在這一刻被渾然丟下,他急匆匆入內,渾不見太后暗自搖首的黯然。底下的太醫、奴才們跪了一地,看著蘇醒過來的香見,如逢大赦一般。
  皇帝摟住她的肩膀,又不敢箍著怕弄疼了她,只得抽了手由侍女替她擦著臉。香見的眼是空茫的黑,望著帳子頂兒,輕輕撫著肚子,“我是不能生了,是么?”
  皇帝落下淚來,緊緊搖著她的手,想將手心的溫熱緩過她的虛弱與冰涼,“香見,你別怕,只是沒了孩子而己…朕會好好待你…朕…”語未畢,他已淚流潛然。
  香見的臉容逐漸安詳,她仰起身子來,像一片抽盡了水分的枯葉,輕飄飄地捧在侍女們手上。她的聲音飄忽無力,仿佛隨時就會斷絕,“那碗藥,是我自己要喝的。生與不生,我自己定。”
  皇帝的臉迅速白了下去,那種白,是冬日的殘雪,帶著積久的塵埃的濁氣,隱隱發黑。他的嘴唇都在哆嗦,不知是憤怒還是傷心。海蘭快意地撇了撇嘴,著意去看如懿的傷處。
  香見望著他,神色柔和了幾許,“皇上,我本不該來這個宮里,更不該得你的寵愛。你就當我無福,承受不起。我來日的孩子,更承受不起。你要我伺候你,我便清清凈凈伺候你一輩子便是了。”
  寥寥幾語,是無限的傷感與灰心。
  皇帝錯愕地看著她,漸漸委頓下來,“你的意思,皇額娘的意思,朕都明白了。朕會克制對你的愛意,盡量不去傷害你。”他霍然起身,在那一瞬迅速恢復了往日的從容與決斷。
  “李玉,傳旨下去。著容貴人晉容嬪,令妃晉令貴妃,穎嬪晉穎妃,慶嬪為慶妃。皇后倦乏,力有不逮。后宮諸事,交由令貴妃權宜協理。”
  如懿定定地站在那里,任由熱淚在眼眶里一點一點咬嚙著,終究不肯,不肯落下一滴。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條評論 發表在“第八章 空月幽”上

  1. Roanne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