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章 冷苑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二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懿獨自坐在殿中,看著黃銅鏡中自己的容顏,居然已經是憔悴如斯。延禧宮中的宮人被撤去了大半,連香爐里的香煙冷了,也沒有人再來更換。只剩下一把冰冷的死灰,如同她的心一般,散碎成齏粉,不知哪一陣風來,就散得不見蹤影了。
海蘭悄無聲息地走進來,替她挽好散落的發髻,整了整疏散的珠釵,緩聲道:“姐姐切莫心灰意冷,皇上只是降姐姐為貴人,可見心中還是有姐姐的。這件事雖然看似證據確鑿,但并非沒有一點可疑之處,等到皇上想明白了,就會恢復姐姐位分,放姐姐出去了。”
如懿緩緩地搖頭:“沒用了。”
的確是沒用了。所謂的證人,小祿子已經死了,他的死更像是源于她的逼迫。而唯一活著的最有力的證人,只剩下了阿箬。
海蘭正欲說話:“那么阿箬……”
如懿凄然一笑:“你也覺得阿箬勸得回頭?今日她在長春宮能夠如此犀利冷靜地說出那番話,說得那么滴水不漏,我便已經知道,阿箬會是置我于死地的一劑砒霜。你要砒霜變良藥,如何可能?而且如今她已經在養心殿行走伺候,誰再要接近她,都不是易事了。”
海蘭猶豫道:“可是如今,的確只有阿箬一個證人了。我猜皇上的意思,可能是不想她也和小祿子一樣驟死,所以留在養心殿中。”
如懿心灰意冷道:“是什么都好了。這丫頭一直心高氣傲,我卻不知道她還有這樣的本事,竟然在我看不見的地方與人勾結做下了這等好事!”
海蘭見四下里冷冷清清的,并無旁人伺候在側,便道:“姐姐以為,阿箬是和誰勾結?”
如懿沉吟著道:“皇后娘娘有皇子和公主,又掌位六宮,按理說并不需除去這兩個孩子。”
“但玫貴人盛寵,怡貴人的孩子又被認為是大貴之胎,不能不防。”
“慧貴妃一直與玫貴人不睦,實在有可能是她害的玫貴人。但是怡貴人與慧貴妃一直也沒有沖突。”
海蘭沉吟道:“可是若以兩位龍胎之死打擊姐姐,慧貴妃一定做得出。而嘉貴人的恩寵一直與姐姐和慧貴妃相當,哪怕慧貴妃被皇上冷落之后,她都能和姐姐平分春色,今日又恰到好處提出自己懷有身孕,讓皇上轉怒為喜,恐怕嘉貴人也不簡單。”
如懿自嘲地笑笑:“宮中生存,有誰又是簡單的?是我自己技不如人,才會受此算計。<” 海蘭急道:“那還有小福子呢,他是小祿子的弟弟,難道什么都不知情?” 如懿道:“慎刑司查問過了,的確是問不出什么。” 她望向院中,中庭的桃花怡然而開,燦爛如凝霞敷錦,散漫開一天一地。一陣風過,連吹來的氣息都是甜的。院子里晴絲裊裊,春光駘蕩,這樣好的時候,她卻宮門深閉,只看著黃昏暮色無可阻擋地自遠處逼近,無處可逃。 外頭有極輕的人語聲,那是怡貴人宮中的宮人在搬離延禧宮,她看著海蘭道:“你也要搬走了么?” 海蘭道:“我求過皇上,暫居延禧宮陪伴姐姐。” 如懿神色凄苦,握住她的手道:“何必?這次不比禁足,你還能出去。陪我住在這里,等于是陪我一起幽禁,葬送了自己。” 海蘭眼底都是淚,只是坐在她身前,誠摯道:“妹妹人傻,又愚笨不懂得周旋,即便能出去,也不過任人欺凌罷了,情愿守著姐姐。” 如懿握著海蘭冰涼的手,哽咽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忽然,簾下閃過一點響動,如懿轉過臉去,卻見怡貴人一身素服,頭上只別了一支素銀如意釵并幾點雪白珠花,站在簾下,單薄得幾如一枝孱孱在二月冷風中的瘦柳。她臉上的肉幾乎都干透了,臉頰深深地凹陷下去,唯有一雙干枯的眼,黑得讓人生出怕意。 她一步一步緩緩走近,聲音輕得仿似一縷幽魂:“嫻貴人,看著你跟海蘭姐姐這樣情好友善,我便想起你照顧我的那段時日,真的是對我很好很好。可是嫻貴人,你為何要這樣虛情假意,一定不肯放過我的孩子!如果你不喜歡我承寵,你告訴我就是了,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 她步步逼近,語中的凄厲之意越來越盛,終于在接近如懿的那一刻,伸出手狠狠扼住了她的脖子。海蘭一時不防她如此,立刻伸手去拽,口中大呼道:“來人!快來人!” 不想怡貴人瘦弱至此,力氣卻極大,海蘭根本拉不開。如懿只覺得喉頭一陣陣痛得發緊,幾乎喘不過氣來了。她拼命伸手去掰開怡貴人的手指,好容易和海蘭一起用力掰開了她一只手,卻見怡貴人一把拔下頭上的銀釵狠狠向她刺來。那銀釵的一頭磨得極其鋒利,顯然怡貴人是有備而來,眼看那銀釵的鋒尖避無可避,朝著如懿面門直刺而下,海蘭伸手一把擋住了釵尖,將自己的手臂橫貫其下。 沉悶的一聲痛呼,有鮮紅的血一瞬間迸開,落在如懿的面上,溫熱而芬芳。 怡貴人似乎也被那血嚇住了,一時行動有些滯緩,便被撲進的宮人們一擁而上拉開了。如懿趕忙握住海蘭的手臂細看,只見雪白如藕的臂膊上,一條深深的血痕從手肘到手腕直劃而下,鮮血涌出處皮肉翻起,觸目驚心。 如懿慌不迭地喊起來:“傳太醫,快傳太醫!” 怡貴人被蜂擁的人群拖了出去,口中猶自念念不絕,不住地咒罵哭泣。海蘭手臂上不斷有鮮紅的血液滴落,惢心忙捧了紗布來,如懿急道:“太醫不知什么時候過來,我先替你纏上止住血。” 海蘭痛得眼中泛起淚光,卻極力忍耐著道:“姐姐別怕,一點皮肉傷而已。倒是姐姐你,沒被怡貴人嚇著吧?” 如懿心疼道:“你都這樣了,我能比這個更怕么?” 海蘭強笑著安慰道:“沒事,一點皮肉傷而已,沒有傷及筋骨就好。” 如懿的淚一滴滴落下,洇在紗布上,襯著不斷沁出的鮮血,似綻出一小朵一小朵艷色的梅花:“可是傷得這樣深,一定會留疤了。” 海蘭忍著疼,微笑道:“即便留疤,也比傷了姐姐的性命值得,是不是?” 如懿的喉頭隱隱還殘留著被怡貴人扼過的痛,然而此刻,卻被更深更重的感動填滿了。是,這幾日來的風波迭起,讓她身心俱疲,無力抵抗,可是還有海蘭。幸好,還有海蘭,容得她在凄苦的宮中有人相依為命,彼此依靠。 怡貴人的死是在三日之后,因為積郁過度,加上腹中孩子的殘體沒有完全清除,過量催產殘余的紅花牛膝湯讓她的身體再也承受不住,撒手而去。 據說,她死的時候,眼睛都沒有閉上,只以布滿血絲的雙眼,無語望向蒼天。 她的死,讓原本稍稍平靜的后宮再度沸騰起來。 消息傳到養心殿的時候,皇帝正在批閱奏折。阿箬換了御前宮女的服飾,雖然不比在延禧宮時華貴,卻別有一種在御前伺候的氣韻隱隱透出。 阿箬見皇帝只是奮筆疾書,便捧了一小碟點心和茶水進來,不動聲色地向李玉努了努嘴。李玉知道她在御前伺候之后頗得皇帝另眼相看,也不知如懿情形到底如何,一時也不敢輕舉妄動,便退到了殿外。 阿箬小心翼翼將茶點放在皇帝跟前,便悄無聲息地替皇帝研起墨來,她的手勢極輕,手腕運力,墨汁磨得濃淡恰到好處,一星也未濺出來。皇帝蘸了蘸墨笑道:“難怪古人說要讓閨秀少女來磨墨,紅袖添香自然是一種樂趣,但也唯有你們才能用力適度,磨出不澀不枯帶光澤的墨汁來。” 阿箬盈盈一笑:“皇上夸獎了。奴婢不過是為嫻妃娘娘……不,是為嫻貴人磨墨久了,熟能生巧而已。”她自悔失言,有些畏懼地看著皇帝:“奴婢失言了。” 皇帝只是一笑:“是么?朕喜歡聽你說話,更喜歡你的熟能生巧。” 阿箬羞澀一笑:“奴婢笨笨的,怕說錯了話惹皇上不高興。” 皇帝的眼角帶了輕俏的笑意,是薄薄的桃花色,如同窗外的春色一般明媚:“怎么會?你說什么,朕都喜歡。” 阿箬臉上浮起紅云,還是忍不住道:“皇上這么說,可是因為愛屋及烏?” 皇帝微微一怔:“什么愛屋及烏?” 阿箬絞著手指,低低道:“皇上愛惜嫻貴人,不舍得重責。因為愛惜嫻貴人,所以連昔日在她身邊伺候的小烏鴉,也就是奴婢,也連著得了些憐惜。” 皇帝的笑意微微淡下去:“當日你仗義執言之后,宮里還會有人把你當做是嫻貴人身邊的小烏鴉么?你就是你,烏拉那拉氏就是烏拉那拉氏,彼此早不相干了。” 阿箬低首道:“是。那皇上不覺得奴婢是背主棄信之人么?” 皇帝眼底有深邃的墨色,幾乎能望到人的心底去:“只要你是仗義執言,不違背本心,沒有人會覺得你背主棄信。” 阿箬暗暗地松一口氣,朝皇帝露出一個極明麗的笑容。她正盈盈望著皇帝,李玉進來道:“皇上。” 皇帝從他的面上探尋到一絲驚慌的意味,沉聲道:“什么事?” 李玉戰戰兢兢道:“景陽宮來報,怡貴人產后失調,死胎余毒未清,方才已經歿了。” 皇帝的神色變了又變,末了眼角沁出一點淚意,嘆息道:“真是可惜了。去告訴皇后,怡貴人追封為怡嬪,一切喪儀按嬪位安置,讓皇后好好操辦。” 李玉答應著去了,阿箬忙遞了茶到皇帝手中道:“怡嬪娘娘真是可憐,孩子沒了之后情緒還那么激動,想跑去殺了嫻貴人,結果累了自己紅顏早逝,真當是可憐。” 皇帝淡淡道:“烏拉那拉氏是咎由自取,還累得海貴人也受了傷。” 阿箬乖巧道:“皇上別生氣。幸好現在嘉貴人也有了身孕,在臻祥館養得好好的,皇上放心就是。” 皇帝嗤地一笑:“你總惦記著別人,那你自己呢?” 阿箬癡癡一笑,別過身去道:“皇上取笑奴婢呢,奴婢有什么好惦記的。” 皇帝取過她捧來的糕點咬了一口:“好甜。” 阿箬忙道:“奴婢記得皇上喜歡吃玫瑰花瓣糖蒸的菱粉糕,所以特意下廚做了一盤,不知皇上喜不喜歡?” 皇帝笑吟吟望住她,一把捉住她的手道:“你還說你不惦記著,連朕喜歡吃什么都記在了心上。” 阿箬羞得滿面緋紅,忙低下頭嬌怯怯道:“皇上……” 皇帝在她手上輕輕一吻,笑道:“好甜。” 阿箬越發不好意思,只覺得一顆心怦怦地跳著,幾乎有些暈眩。她盼了那么久,渴望了那么久,原來只要稍一用力,就可以伸手攀到了。殿外的花香無孔不入地鉆進來,帶著甜膩而熏人欲醉的氣味,不依不饒地纏上身來。皇帝吻著她的耳畔,低聲道:“你阿瑪現如今在高斌手下,跟著他頗有出息,不僅治水出色,這個知府也當得有聲有色。朕也不想在宮里委屈了你……朕打算封你為常在,就住在嘉嬪的啟祥宮。封號……為慎。” 阿箬受寵若驚,只覺得身上的力氣一點一點都被抽去了,只是嬌慵無力地癱在皇上懷中,雙手一點一點攀上他的頸,像在尋著最后的依靠似的:“有皇上的眷顧,臣妾一點也不委屈。” 圣旨傳遍六宮的時候,便是說因嘉貴人有孕,晉封為嘉嬪。阿箬因在養心殿照顧嘉嬪有功,又能柔順侍上,封為慎常在。 皇后看著圣旨只是一笑,向陪坐一旁賞花的慧貴妃道:“不承想這個丫頭這么有出息。” 慧貴妃微微有些不悅:“祖制宮女冊封要從官女子起,她倒好,一步登天了。” “那不是也要有妹妹抬舉么?”皇后折下一朵暗紅瑞香花別在衣襟上,“阿箬的阿瑪在妹妹的父親麾下做事,聽說頗有才干,他的女兒在宮里能不格外伶俐么?一個眼錯沒看見,就被皇上調到了御前伺候,指不定怎么伸著胳膊撲棱著翅膀在皇上面前飛呢。祖制也是從前的皇上定的,如今的皇上改一改,也沒什么了不得。” 慧貴妃替皇后正了正衣襟上的瑞香花,狠狠掐下一片多余的花葉:“再怎么會撲棱,也不過是一個常在,臣妾不信她還能飛上了天去。真要不識好歹,翅膀是怎么安上去的,就怎么給她卸下來。” 皇后微微一笑,拈過一朵瑞香遞到慧貴妃手中,笑道:“古語云瑞香花,始緣一比丘,晝寢磐石上,夢中聞花香酷烈,及覺求得之,謂為花中祥瑞,遂名瑞香。有這樣祥瑞的花在手,妹妹已然是勝券在握,不必做無謂的擔心了。咱們還是花點心思,將怡嬪的后事料理妥當,也讓皇上可以稍稍安慰吧。” 次日面見太后的時候,皇后將怡嬪身前死后所有事一一敘述,無不詳盡。太后倚在暖閣的榻上,伸手撫摸著青瓷美人觚里插著的幾枝新開的粉紫色丁香花:“皇后看看,福珈替哀家插的這一盆丁香花,如何啊?” 皇后正回稟宮中事宜,突然聽得太后這一句,忙賠笑道:“福姑姑伺候太后多年,深知太后心意,這盆丁香花一定很合太后的心意。” 太后微微搖頭,淡淡道:“福珈,拿剪子來。” 福珈奉上銀剪子,太后剪去多余的幾枝,道:“如今看著便清爽多了。” 皇后忙道:“兒臣的眼力遠不及皇額娘,所以竟看不出來那幾枝花枝多余。” 太后淡淡一笑:“皇后,你知道本宮為什么喜歡這盆丁香花么?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丁香花開二色,有紫有白,就好比宮中有人得寵高興,便有人失寵傷心。這次的事玫貴人痛失胎兒,怡嬪母子俱亡,便連嫻貴人也受了責罰幽禁在延禧宮中。可是這邊傷心欲絕,那邊慎常在就躍上龍門,一朝得寵。嘉嬪也身懷龍種,備受尊崇。但皇后你有沒有想過,如此一來,宮中就失卻了平衡之道了。” 皇后忙躬身道:“兒臣恭聽皇額娘教訓。” 太后和顏悅色道:“嘉嬪有喜自然是值得高興,玫貴人失子也的確讓人傷心。嫻貴人固然被幽禁,但慧貴妃一直未再得到寵愛,被皇上冷落。這個中的平衡之道,皇后你要好好掂量掂量。” 皇后眼中凌波微動,道:“兒臣會向皇上建議,晉封玫貴人為玫嬪稍作安慰。至于慧貴妃,她位分已高,不宜即刻再進封,兒臣會安排慧貴妃再度侍寢,以免嘉嬪有孕不便伺候,讓皇上備感寂寞。” 太后微笑道:“皇后能如此,哀家很是欣慰。”她話鋒突然一轉:“但是海貴人無錯卻與嫻貴人一同幽禁,而嫻貴人罪孽深重,僅僅得此責罰,哀家實在是為兩位枉死的皇孫感到可惜。皇后,這些話你便替哀家告訴皇上吧。” 皇后略露為難之色,道:“回稟皇額娘,不是臣妾不敢告訴皇上,但只怕皇上一時心軟,顧念舊情……” 太后語氣森冷,與外頭的明麗春色毫不相符,只道:“皇上固然顧念舊情,但哀家的皇孫也不能白白枉死。那就傳哀家的旨意,嫻貴人烏拉那拉氏謀害皇嗣,罪無可恕,著廢為庶人,終身幽居冷宮。哀家倒要看看,哀家要她生不如死,誰敢攔著!” 皇后微微一凜,忙道:“皇太后懿旨,臣妾遵命。” 皇后去請命時,慎常在正在一旁紅袖添香,喜樂娛情。純嬪與海蘭亦守在一旁相伴,眾人見了皇后來連忙離了皇帝,恭恭敬敬請了安,半分也不敢驕矜。皇后將太后所言一一回稟,皇帝倒也無一不準,但說到如懿之事時,皇帝冷然一笑:“還是皇額娘有決斷。朕顧念著她撫養大阿哥,一時還未下狠心。既然皇額娘這樣說,那自然是好的。”他揚聲喚道:“李玉,你便按皇后所言,傳旨下去。” 皇后道:“那大阿哥……” 皇帝微微蹙眉:“大阿哥便交給純嬪帶著吧。純嬪生養過孩子,理應會管教些。”純嬪聽了,連忙起身謝過。 皇后連忙道:“是,那臣妾預備下去,明日就將烏拉那拉氏移去冷宮居住。只是……” 阿箬輕輕地為皇帝捶著肩,嬌聲道:“這樣也好。眼不見為凈,省得皇上想起了就要生氣。” 皇后拈了絹子道:“只是……烏拉那拉氏雖然有差錯,但皇上念在舊情,關幾日就會把妹妹放出來的,讓妹妹安心去待幾天思過就是。” 皇帝看了皇后一眼,不動聲色道:“幾天?若無朕的旨意,烏拉那拉氏終身不得出冷宮別院半步。” 皇帝話音剛落,海蘭臉色煞白,差點暈了過去。海蘭身邊的葉心機靈,一把扶住了海蘭。 海蘭忍不住跪下,膝行上前,磕了個頭道:“皇上開恩,請念在姐姐在潛邸時就盡心伺候皇上,不敢有一絲懈怠的份上,還請皇上不要把姐姐趕去冷宮吧。” 純嬪亦道:“是啊。皇上哪怕要罰月銀要責打,都比把烏拉那拉氏一輩子孤零零扔在那兒好啊。” 皇帝看也不看純嬪,只淡淡道:“跟著朕從潛邸過來的嬪妃不少,若都像烏拉那拉氏一般驕縱恣肆,敢蓄意謀害旁人,朕以后如何管治后宮前朝。你們若再求,就和她一并關進去。到時候永璋沒有額娘照管,你也別怪朕狠心。” 純嬪嚇得冷汗涔涔,跪在地上不敢言語。海蘭還要再說,純嬪趕緊拉住了她,搖了搖頭。 皇后欠身,淡然道:“皇上三思,如懿妹妹到底陪伴皇上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皇帝散漫地看皇后一眼,微笑道:“烏拉那拉氏有罪當罰,是皇后向朕提出。如今皇額娘也發了話,皇后卻要朕寬恕,皇后賢德是賢德,卻未免太出爾反爾,難以服眾了。” 皇后神色一驚,連忙屈膝:“臣妾糊涂,還請皇上恕罪。” 皇帝道:“起來。” 皇后這不敢多言,微微斂容正要退下,卻聽殿外有童聲響起,卻是在背誦一首詩。 “鹿走荒郊壯士追,蛙聲紫色總男兒。拔山扛鼎興何暴,齒劍辭騅志不移。天下不聞歌楚些,帳中唯見嘆虞兮。故鄉三戶終何在?千載烏江不洗悲。” 那童聲反復響起,卻只是背誦這首詩。 皇后側耳細聽,道:“仿佛是大阿哥的聲音,在背誦皇上的御詩。” 皇帝眉心微微一動,轉過臉不悅道:“前些日子永璜背了這首御詩給朕聽,朕還夸獎了他幾句。如今倒越發懂得取巧了。” 皇后忙道:“小孩子家,哪里有這些心機。皇上切莫錯怪了他。” 皇帝聽了一會兒,終究不忍道:“傳他進來吧。” 永璜倒也乖覺,進來了便磕頭道:“給皇阿瑪請安,給皇額娘請安,給慎常在請安。” 按照規矩,皇子與公主稱呼除皇后與生母之外的庶母皆以“娘娘”相稱,如今只呼慎常在的位分,而不喚一句“慎娘娘”,顯然并非不懂得規矩,而是不屑如此尊稱而已。 皇帝便帶了幾分不豫之色,道:“越發沒有規矩了。” 阿箬強笑道:“臣妾原本就是伺候大阿哥養母的宮女,大阿哥不肯按規矩稱呼,也是情有可原。” 皇帝指著永璜便道:“這個樣子,和烏拉那拉氏一模一樣,朕真是后悔把你交給了她撫養。” 大阿哥忍著淚,倔強道:“兒子受母親撫養,母親百般教導只是要兒子學好,從未教壞過兒子。不知皇阿瑪此言從何而出。今日兒子背誦的御詩乃是母親親口教導,母親時時刻刻把皇阿瑪記在心上,又疼愛兒子,怎么會殘害皇阿瑪的其他子嗣。其中必有冤情,還請皇阿瑪明察。” 皇帝連連冷笑道:“反了!真是反了!連朕的親生兒子都被她蠱惑,口口聲聲向著她!” 阿箬忙跪下道:“皇上息怒。大阿哥養在延禧宮的時候,烏拉那拉氏百般籠絡討好,其實并非真心疼愛大阿哥,而是借機邀寵,更是為了她一己私心,想要‘招弟’。” “招弟?”皇后詫異道,“什么是招弟?” “就是民間傳言,收養一個男孩后,自己也會在不久之后有孕誕下一個男孩。” 皇后驚詫道:“你是說,就是因為如此,當日烏拉那拉氏才會與慧貴妃相爭,故意要撫養大阿哥?” 皇帝伸手將桌上的茶點揮落,怒道:“這就是你口口聲聲要求情的母親,以后你不必跟著她,就由純嬪來撫養你。朕告訴你,也告訴所有人,都聽著,以后朕不許任何人為烏拉那拉氏求情,若有違背,就和她一起去冷宮待著吧。”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條評論 發表在“第十章 冷苑”上

  1. Gillian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