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三章 迷離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三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懿受了這番驚嚇,第二日便起不來身了。滿嘴嘟囔著胡話,發著高熱,虛汗冒了一身又一身。太醫來了好幾撥兒,都說是驚懼發熱。更有一個小丫頭菱枝,一夜之間眼也直了,話也不會說了,只會縮在墻角抱著頭嘟囔:“吊死鬼回來了!吊死鬼回來了!”
慎嬪棺樽冒藍火的事才壓下去,宮人們私下里難免還有議論,如今聽著“吊死鬼”三字,不免讓人想起慎嬪便是上吊死的。更加之冷宮一帶這兩夜常有人聽見女子怨恨哭泣之聲,越加覺得毛骨悚然。于是,翊坤宮鬧鬼之事,便止不住地沸沸揚揚鬧了開去,成了宮人們茶余飯后最津津樂道的談資。
晞月領著綠筠和玉妍去看過如懿受驚之態,不免拿此事說笑了半日。回到宮中,晞月便更有些乏力,正見內務府的幾個太監送了安息香并新做的被枕來,便伸出涂了水紅蔻丹的手隨手翻了翻道:“是什么?”
為首一個太監堆著討好的笑容,諂媚道:“快開春了,皇后娘娘囑咐宮里都要換上新鮮顏色的被褥枕帳,所以內務府特挑了一批最好的來給貴妃娘娘。”
晞月見錦被和軟枕都繡著她最喜歡的石榴、蓮花、竹笙、葫蘆、藤蔓、麒麟的圖案,不覺露了幾分笑容:“這花樣倒是極好的!”
那太監賠笑道:“這錦被上的圖紋是由葫蘆和藤蔓構成吉祥圖案,葫蘆多籽,借喻為子孫繁衍;‘蔓’與‘萬’諧音萬代久長。這個帳子滿繡石榴和瓜果,多子多福,瓜瓞綿綿。娘娘您瞧,最要緊的就是這個軟枕了,是騎著麒麟的童子戴冠著袍,手持蓮花和竹笙,寓意為‘連生’,又有麒麟送子的意思。”那太監神神秘秘道,“這里頭填的全是曬干了的萱草,是‘宜男萱壽’的意思,氣味清香不說,且和愉嬪與嘉嬪懷阿哥時的軟枕是一模一樣的。愉嬪與嘉嬪兩位小主,就是枕著這個才有福氣生下阿哥呢。”
晞月愛不釋手,撫著軟枕上栩栩如生的童子圖樣:“嘉嬪是出了名的闊綽,用東西也格外挑剔。她素日也不把愉嬪放在眼里,怎么也會和愉嬪用一樣的東西呢?”
那小太監忙湊趣兒上來道:“娘娘您想啊,若不是真有用,嘉嬪哪里肯呢。如今只怕她還想再生一個阿哥呢。”他見晞月眉心微蹙,越發賠笑道,“其實皇上那么寵愛嘉嬪,不過是前頭玫嬪和怡嬪小主的孩子都沒了,她才那么金貴呢。若娘娘枕著這枕頭有了阿哥,那她的四阿哥,給娘娘的阿哥提鞋都不配呢。”
晞月聽得滿心歡喜:“若不是她有阿哥在皇上跟前得臉,本宮哪里肯敷衍她!”她將軟枕鄭重交到茉心手中,“即刻就去給本宮換上這對枕頭,仔細著點擺放。那灰鼠皮子的枕頭帳子,睡得人悶也悶壞了。也把新的換上,討個好彩頭。”她剪水秋瞳喜盈盈地睇一眼那小太監,抿嘴笑道,“若真應承了你們的話,本宮自當好好打賞你們!”
那太監歡歡喜喜答應了,又道:“這安息香是內務府的調香師傅新配的,新加了一味紫蘇,有益脾、宣肺、利氣之效,于貴妃娘娘鳳體最為相宜。還請娘娘笑納。”說著便也告退了。
晞月便讓茉心帶著小丫頭彩珠、彩玥收拾了被鋪床帳,又試著點上了新送來的安息香,果然又甜又潤,聞著格外寧神靜氣。她心下十分喜歡,吩咐道:“也算內務府用心,只是這樣寧神靜氣的香,配著那四扇楠木櫻草色刻絲琉璃屏風倒是俗了,也和新換上的顏色床帳不相宜。你們去把庫房里那架皇上賞的遠山水墨素紗屏風換了來,這才相襯。”
宮女們答應著利索換了。茉心知曉晞月的心意,便在帷簾處疏疏朗朗懸了三五枚鎦金鏤空銅香球,將安息香添了進去,絲絲縷縷纏繞的香氣錯落有致,又均勻恬淡,幽然隱沒于畫梁之上。
因著晞月素性怕冷,又叫添上好幾個銅掐絲琺瑯四方火盆,直烘得殿中暖洋如春。她眼見著四下也無外人,便低聲道:“皇上養心殿外伺候的小張和小林子,別忘了送些銀子去打點,這些年一直煩著他們在父親覲見皇上時提點些消息,可得罪不起。”
茉心答應道:“奴婢都省得。只是有了王欽的事,御前格外嚴格,有些油鹽不進呢。奴婢使了好多法子,李玉和進忠、進保三個,都搭不上。”
晞月煩惱道:“可不是!都叫王欽壞了事!真是可惱!否則,哪里用理會小張和小林子他們!你可仔細些,別教皇上發覺,又惱了!”
茉心乖巧道:“小主安心。今兒小主和純妃、嘉嬪她們說話也累了,不如早些歇息吧。明兒起來還要去向太后請安呢。小主不是不知道,太后的孤拐脾氣,一向不大喜歡嬪妃們晚到,若去得晚了,只怕太后面兒上又要不好看了。”
晞月撥著手里的藍地纏枝花錦琺瑯手爐,輕嗤道:“不好看便不好看吧。父親當年為端淑公主遠嫁進言,本以為太后會格外冷待本宮一些。只是這么些年了,倒也不曾見她對本宮怎樣。到底不是皇上的親額娘,也不敢做什么!便若真有什么,她老人家年壽還有多少,本宮來日方長,只當瞧不見便是了,何苦去理會她!”
茉心賠笑道:“可不是!皇上這么寵愛小主,連皇后娘娘也偏著小主。太后拿這些威勢給誰瞧呀,也只能自己給自己添堵罷了。”
晞月由著茉心伺候了洗漱,忽地想起一事:“今日嘉嬪去看了嫻妃,回來還向本宮笑話嫻妃和阿箬反目,鬧得阿箬變了鬼也不肯放過嫻妃。可嘉嬪自己又有什么好的了!她最恨阿箬得寵,屢屢壓制。后來阿箬封嬪,本宮怎么聽說她還打過阿箬?這么看來,不知阿箬會不會也去找她呢?”
茉心笑嘻嘻道:“嘉嬪性子厲害,嘴上更不饒人,阿箬心里指不定怎么恨她呢。”
二人這般說笑,晞月換了一身淺櫻紅的海棠春睡寢衣,越發襯得青玉邊玻璃容鏡中的人兒明眸流轉,嬌靨如花。晞月談興頗高:“你沒見嫻妃今日那樣子,自出了冷宮,她的性子也算變厲害了,對阿箬用那么狠的貓刑,逼得她吊死在冷宮里。結果就撞了鬼了,嚇成那個樣子,真真好笑!”
茉心輕手輕腳地替晞月摘下一雙鎏金掐絲點翠轉珠鳳釵,又取下數枚六葉翡翠青玉點珠鈿,雙手輕巧一旋便解散了豐厚云髻。她取過象牙篦子,蘸了琺瑯挑絲南瓜盒里的香發木樨油,替晞月細細篦著頭發,口中笑道:“嫻妃呀是自己做了虧心事,難怪阿箬陰魂不散,總纏著她。”
晞月頗有些幸災樂禍,往足下的紅雕漆嵌玉梅花式痰盒啐了一口:“在冷宮的時候,算她大難不死,如今竟也有被厲鬼追著不放的報應。”
茉心笑嘻嘻道:“奴婢聽翊坤宮的宮人們說,鬧鬼的時候菱枝那丫頭看到穿著紅衣的影子。阿箬死的時候特意換了紅衣紅鞋,那是怨氣沖天想要死后化為厲鬼呢。如今看來,倒是真的遂了阿箬的心愿了。”
晞月聽著便有些害怕:“真有這樣的說法?”
茉心湊在她耳邊,一臉詭秘:“可不是!奴婢聽人說,有些人生前沒用,被人冤枉欺負也沒辦法,只好想要死后來報仇。那樣的人死的時候就得穿一身紅,這樣才能變成厲鬼呢。”
晞月聽得懼意橫生,按著心口道:“那樣的鬼很兇么?”
茉心得意道:“當然了!那是厲鬼里的厲鬼,連薩滿法師都鎮不住呢,要不嫻妃那樣剛強的人能被嚇成那個樣子?小主你聽,是不是前頭翊坤宮有薩滿跳大神的聲音,奴婢方才聽雙喜說,連寶華殿的大師都去誦經鎮壓了呢,可嫻妃還是昏昏沉沉說著胡話,人都沒清醒過呢。”
二人正說著,殿閣里的鏤花窗扇被風撲開了,“吱呀”一聲,吹得殿中的蠟燭忽明忽暗。晞月嚇了一跳,趕緊握住茉心的嘴道:“不許胡說!天都晚了,怪怕人的。”
茉心被這陣風一嚇,也有些不安,忙噤聲伺候晞月睡下了。許是安息香的緣故,晞月很快便入睡了,只是她睡得并不大安穩,翻來覆去窸窣了幾回,才漸漸安靜。聽著晞月的呼吸漸漸均勻,茉心的瞌睡蟲一陣陣逼來,將頭靠在板壁上迷糊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茉心覺得臉上似乎拂著什么東西,她蒙眬著睜開眼睛,卻見寢殿的窗扇不知何時被開了一扇,幾點微藍的火光慢悠悠地飄蕩進來。茉心沒來由地一慌,伸手去摸自己的臉。借著微弱的燭光,卻見到一條紅色的拂帶悠悠從梁上垂下,正落在她腦袋上方,風一吹,便飄到她臉上來了。偏那拂帶上頭還濕答答的,像是落著什么東西。茉心心里亂作了一團,不知怎的還是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摸完瞟了一眼,卻見手指上猩紅一點。所有的睡意都被驚到了九霄云外,她忍不住叫起來:“血!怎么會有血!”
窗扇外一道紅影飄過,恰恰與她打了一個照面,正是一張慘白的流著血淚的臉,吐著幽幽細細的聲線道:“是你們害我!”
茉心整個人篩糠似的抖著,丟了魂般背過身去,卻看到一臉驚懼的晞月,不知何時已從床上坐起,呆呆地愣在了那里。晞月額頭涔涔的全是豆大的汗珠,幾縷碎發全被洇得濕透了,黏膩地斜在眼睛上。她哪里顧得去擦,只是顫抖著伸直了手指,驚恐地張大了嘴,發不出一點聲音。等到茉心回過神來知道喊人的時候,那個紅影早飄飄忽忽不見了。
這一晚咸福宮中合宮大驚,晞月發了瘋似的叫人到處去搜,可是除了那條沾血的拂帶,哪里找得到半分鬼影。趁著人不防,晞月拉著茉心的手道:“為什么來找我?為什么來找我?她不是該去找嫻妃的嗎?是嫻妃害死她,不是我呀!”
茉心止不住地發抖,依偎在晞月身邊,驚惶地看著周圍,嘀咕著道:“奴婢看見了,是阿箬,是阿箬沒錯,她眼睛里流著血,說是咱們害她的。不!她說,是你們害我!”她連連擺手,捂住臉驚悸不已,“不干奴婢的事,不干奴婢的事,阿箬說的你們,不是奴婢呀!”
晞月臉色慘白,顫顫地打了個激靈,尖聲道:“不!不!她為什么不去長春宮,不去找皇后,偏來找咱們?”
茉心害怕地抱住自己,嘟囔著道:“皇后娘娘是六宮之首,她的陽氣大,什么鬼怪都不敢去找她!所以來找小主您了!”
晞月怕得連眼淚都不會流了,拼命捂住耳朵,激烈地晃著頭道:“不會的!不會的!是皇后派素心去招的她,我不過是跟在皇后身邊聽聽罷了。”
茉心嚇得哭了起來:“阿箬一定是怪小主當初在長街罰她跪在雨里,后來她雖然歸順了皇后娘娘,可那些事,咱們也脫不了干系!她在嫻妃那兒一晃就走了,其實更恨咱們,所以掛了那一條紅拂帶,還滴著血要找咱們償命!”她突然發現了什么,跳開老遠,指著晞月的寢衣道,“小主,是不是您穿了紅色,才招了她來?”
晞月一低頭,果見自己穿著一身淺櫻紅寢衣,驚得幾乎暈厥過去,慌忙撕下寢衣用力丟開,扯過錦被死死裹著自己縮在床角落里,喃喃道:“她不該來找我!不該來找我!”她看著周遭燭火幽幽,如初醒時見到的那幾點鬼火不散,聲嘶力竭地喊了起來,“來人!掌燈!掌燈!”外頭的宮人被她驚動,忙將寢殿里的蠟燭都點上,亮得如同白晝一般,晞月才稍稍安靜。
連著數日,但凡有咸福宮的宮人夜間出去,總容易聽見些不干凈的哭聲。晞月受了這番驚嚇,隔天夜里便去了寶華殿焚香祈福,求了一堆符紙回來。誰知才走到長街上,就見一道紅影飄過,更是嚇得不輕,再不敢出門。
自此,咸福宮中添了許多太監侍衛戍守。可不管如何防范,總是有星星點點的鬼火在夜半時分浮動。晞月因驚成病,白日里也覺得眼前鬼影幢幢,不分白天黑夜都點著燈,漸漸熬成了癥候。連皇帝來看時,也嚇得只是哭,連句話也說不完整。皇帝看著固然心疼,請了太醫來看,卻說是心病,雖然延醫請藥,卻也實在不見起色。
相比之下,如懿倒是漸漸好了些。自從咸福宮鬧鬼,翊坤宮就清靜起來,惹得一眾宮人私下里議論起來,都說那日阿箬的鬼魂原是要去咸福宮的,結果錯走了翊坤宮。更有人說,指不定是慧貴妃背后主使害了阿箬,所以更要找慧貴妃報仇雪恨呢。
這樣流言紛亂,皇后縱然極力約束,卻也耐不得人心惶亂。這一日,皇后攜了玉妍與和敬公主去咸福宮看望晞月,才在咸福宮外落了轎,便見福珈姑姑由雙喜殷勤陪著,從宮門口送出來拐進了甬道。
皇后微微蹙眉,便道:“福珈姑姑也來了,怕是貴妃真病得有些厲害呢。”
玉妍揚著手里一方寶絡絹子,撇著唇道:“太后也算給足了貴妃姐姐面子,若是臣妾病了,還指不定誰來看呢。”
皇后看她一眼:“越發口無遮攔了。你這直腸直肚的毛病,什么時候也該改改了,也不怕忌諱。”
皇后雖是訓斥,那口氣卻并無半分責怪,倒像是隨口的玩笑。玉妍嬌俏一笑,便扶著皇后的手一同進去了。
才一進殿,卻見碩大一幅鐘馗捉鬼相迎面掛著,那鐘馗本就貌丑,鬼怪又一臉猙獰。和敬陡然瞧見,嚇得立時躲到皇后身后去了。皇后正安撫她,又見宮內墻上貼滿了薩滿教的各式符咒,連床帷上也掛滿無數串佛珠,高高的梁上懸掛著好幾把桃木劍,滿殿里香煙繚繞,熏得人幾乎要暈過去。
和敬哪里受得住這樣的氣味,一時被嗆得連連咳嗽,蓮心忙扶著她外頭去了。
晞月見皇后進來,掙扎著要起身請安,皇后看她病病歪歪的,臉色蠟黃,額頭上還纏了一塊金鉸鏈嵌黑珠青緞抹額,兩邊各綴了一顆辟邪的蜜蠟珠子,不覺好氣又好笑:“瞧瞧你都干瘦成了什么樣兒!太醫來瞧過了沒有?”
滿室香煙迷蒙,晞月躲在紫檀嵌象牙花疊翠玻璃圍屏后,猶自瑟瑟發抖。她泫然欲泣:“這本不是太醫能治的病,來了也沒什么用!”
皇后聽著不悅,正欲說話,卻見小宮女彩珠端了兩盞纏枝花壽字盞來,恭恭敬敬道:“皇后娘娘,嘉嬪小主,這是我們小主喜歡的桑葚茶,是拿春日里的新鮮桑葚用丹參汁和著蜂蜜釀的,酸酸甜甜的,極好呢。”
皇后微微一笑:“若道調弄這些精致的東西,宮里誰也比不上慧貴妃。”說罷便舒袖取了茶盞,尚未送到唇邊,已然聽得玉妍婉聲道:“皇后娘娘,您如今吃著的補藥最是性熱不過的,這桑葚和丹參都是寒涼之物,怕是會和您的補藥相沖呢。”
晞月本自心神難寧,聽得這一句,不由得奇道:“臣妾原以為只有皇后娘娘懂得這些藥性寒熱的東西,怎的嘉嬪也這般精通?”
皇后面色稍沉,停下了手道:“也是。最近本宮吃絮了酸甜的東西,以后再喝也罷。”
玉妍笑得甜膩膩的,只看著皇后道:“貴妃娘娘說笑了,妹妹能懂什么呀。不過是偶爾聽皇后娘娘說過幾次,記在了心上罷了。”
皇后贊許地看了玉妍一眼,晞月復又沉溺在驚懼之中,哀哀道:“如今皇后娘娘與嘉嬪還有心思記掛這些。臣妾日夜不能安枕,只求那……”她驚惶地看一眼周遭,似是不敢沖撞,低低道,“只求能安穩幾日便好了。”
皇后顯然不豫,淡淡了容色道:“原想多請幾個太醫給你瞧瞧,如今看你這樣子,倒是不必了。”
晞月顫顫不語,皇后皺了皺眉正要走近,只見茉心端了一盆清水過來,戰戰兢兢道:“恭請皇后娘娘與嘉嬪小主照一照吧。”
皇后臉色微變,謹慎道:“這是什么?”
茉心眼珠子亂轉,看著哪里都一臉害怕:“皇后娘娘不知,如今出入咱們咸福宮的人都要照一照,免得外頭不干凈的東西附在人身上跟進來。”
皇后一聽,遽然變色。玉妍滿臉鄙夷,嗤笑道:“怪力亂神!鬼還沒來呢,你們倒都自己被自己嚇成這個樣子了。”
茉心素來跟著晞月,如何受過這般奚落。只是見皇后也不斥責玉妍,只得諾諾退到一邊。晞月一雙秋水明定的眼眸里全是血絲,戚戚道:“皇后娘娘,臣妾沒有一晚是睡得安穩的。她天天都來,天天都來!”
皇后柳眉豎起,正色道:“住口!不許胡言亂語!”言畢,她忽然微微蹙動鼻翼,疑道,“怎的有股血腥氣?”
茉心期期艾艾道:“是……是狗血!”
皇后一驚,倒退一步:“狗血?”
晞月拼命點頭:“是黑狗血。皇后娘娘,黑狗血能驅邪避鬼,臣妾吩咐他們沿著宮殿四周的墻根下都淋了一圈,果然這幾天就安靜些了。”
皇后向來溫和,也不覺含了怒意:“你真是越來越瘋魔了!身為貴妃,居然在宮中鬧這些不堪的東西,還不如人家嫻妃呢!她雖也嚇壞了,也不過是請個太醫看看,找薩滿法師做做法事也就完了。偏你這里這么烏煙瘴氣的,成什么體統!難怪皇上不肯來看你,本宮看了也是生氣!”
晞月見皇后動怒,眼中含了半日的淚再忍不住,恣肆落了下來:“皇后娘娘,不怪臣妾害怕!實在是臣妾親眼見過那個女鬼,真的是阿箬啊!這些日子,只要臣妾一閉上眼睛,就看著阿箬一身紅衣滿臉是血站在臣妾床頭向臣妾索命。無論臣妾怎么讓人防范,阿箬死的時候那些藍色火焰還是會飄到臣妾的寢殿里來,臣妾實在是害怕!”
皇后鐵青著臉道:“你一定是眼花了,再加上宮人們以訛傳訛,才會鬧出這樣不堪的事來!”皇后正訓斥,忽然聽得風吹響動,原來是帷簾處垂掛的鎦金鏤空銅香球相互碰觸,發出玎玲之聲,其中香煙裊裊傳出,更顯神秘朦朧。她定下神問:“怎么白日里也點著安息香?”
茉心忙道:“回皇后娘娘,小主驚悚不安,說點著這個聞著舒服些。幸好小主受驚前一日內務府送來了這個,否則現在還不知道怎么好呢?”
皇后娥眉揚起:“是貴妃受驚前一日送來的,這幾日一直點著?”茉心連忙點頭,皇后臉上的疑色更重,起身走到帷簾下,摘下一個香球輕嗅,旋即拿開道:“貴妃這樣心悸多夢,常見鬼神幻影,怕是聞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也難說。趙一泰!”
趙一泰忙躬身進來,皇后將香球交到他手中,道:“找個可靠的太醫瞧瞧,里頭的香料有沒有什么不妥。”
趙一泰接了忙退下去,皇后看晞月猶自驚疑不定,便道:“好了,你不用怕。要真說鬧鬼,本宮的長春宮怎么平安無事,怕是有人算計你也難說。”
晞月嚶嚶泣道:“若說算計,宮里能算計咱們的,有本事算計咱們的,也就嫻妃了。可她自己都受了驚嚇不明不白地躺在床上,還能做什么呢。皇后娘娘福氣高陽氣旺,長春宮百神庇佑,鬼怪自然不敢冒犯,左不過是臣妾這樣無能的代人受過罷了。”
皇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片刻才緩過神色來:“你這么說,便是怪本宮了?”
晞月驚惶難安地抬起頭來,慌不擇言道:“阿箬來找臣妾做什么?臣妾是罰她跪在大雨中淋了一身病,所以逼急了阿箬投靠了皇后娘娘。許多事,臣妾看在眼里,也搭了一把手,可是臣妾并不是拿主意的那個人。為什么阿箬的鬼魂就抓住了臣妾不放呢?”
皇后眼中閃過一絲震驚,駭道:“放肆!阿箬來找本宮,是素心陪著她,一應都有了人證物證,本宮才聽她言語,追查玫嬪與怡嬪之事。這些你都是親眼看著的。”
素心亦忍不住抱屈:“阿箬是什么人,怎能見到皇后娘娘。她原來找奴婢,奴婢因忌諱她是延禧宮的人,也不理會。還是嘉嬪小主見她急切,才叫奴婢聽她分說。這又干皇后娘娘什么事了?要說阿箬來找您,也定是她承寵這些年您總與她不睦的緣故。她死后魂靈有知,才來鬧騰呢。”
皇后正色道:“貴妃,從前你偶爾一兩句瘋話,本宮都不跟你計較。原以為你懂得分寸了,誰知更不知忌諱,胡言亂語!”
緩緩話音未落,只見玉妍身形一閃,伸手朝著晞月就是兩個耳光。那耳光來得太突然,只聽見清脆兩聲皮肉相擊之聲,殿中便只剩下了裊遠的靜。晞月自侍奉皇帝以來,何曾受過這樣的皮肉之苦,一時驚得呆了,不知該如何反應。
皇后頗為意外,盯著玉妍緩緩道:“高氏是貴妃!”
晞月驟然醒轉過來,氣得面上青紅交加,也顧不得身子病弱,揮手便向玉妍撲來,斥道:“李朝貢女,也不瞧自己是什么身份,竟敢對本宮無禮!”
晞月是虛透了的人,哪里經得起這般驚怒掙扎,手指尚未碰到玉妍,自己已力竭斜在榻上,喘息不已。玉妍嫣然一笑,朝著晞月施施然行了一禮,如常般淡然自若:“貴妃娘娘,妹妹再無禮也是為了您好。今兒您可真是病得糊涂了,這樣胡亂攀扯的話都說得出來,可不是連滿門榮辱都不要了。妹妹雖是李朝貢女,可也懂得輕重高低。您做了這六年的貴妃,原來把生死榮辱看得這樣淡,隨口就想斷送了它。您不可惜,妹妹還替您可惜呢。”她含著謙卑神色,向著皇后低婉道,“皇后娘娘,貴妃怕是病得糊涂了,您可千萬別與她一般見識。”
晞月捧著自己的臉,仰面看著神色冷淡的皇后,無聲地哽咽起來。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章 迷離”上

  1. Gemma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