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四章 遙遙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三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懿扶著惢心的手進了咸福宮的院中,只見和敬公主跟著雙喜和彩玥正在玩鬧。和敬跑著跑著便有些累了,賭氣道:“不玩了不玩了!什么老鷹捉小雞,還不如上回雙喜玩那些蛇給我看呢。”
如懿正跨進院中,不覺怔了一怔,與惢心對視一眼,便立住了腳。和敬回過頭來,正見如懿,便止了笑,淡淡施了個禮,“嫻娘娘萬福。”
如懿含笑回禮道:“公主有禮了,本宮看你和雙喜玩得正得趣呢。”
和敬撇撇嘴,矜持道:“什么玩不玩的,我是公主,得守著規矩,哪里能整天玩呢。”
如懿見她硬要做出一副大人的樣子,也不覺好笑,“可不是,跟這些太監宮女有什么好玩的。昨日本宮還聽三寶說呢,外頭棋盤街上來了個波斯的玩蛇人,一手蟒蛇玩得可好了。聽說那蛇比柱子還粗,可是到了玩蛇人的手里,十分乖巧呢。”
和敬不以為然一笑,“嫻娘娘就是見識的少,棋盤街上的東西也能當件事兒來說?要說玩蛇,現成雙喜就是個厲害的,何必去說棋盤街上那些不入眼的東西。”
雙喜聽公主這般說,不覺嚇得一噤,連忙擺手道:“奴才那些哪里能看呢?公主是抬舉奴才罷了。”
和敬聽雙喜推辭,有些掛不住臉面,“這會兒倒謙虛了,從前慧娘娘與嘉娘娘都夸你呢。你在火場外頭養了好些蛇呢,能引得它們乖乖地游過來游過去,它們可不聽你的話?哪天給嫻娘娘瞧瞧,也讓她不必羨慕外頭去了。”說罷,她便走到乳母身邊,獨自玩去了。
雙喜聽了這話,恨不得縮到彩玥身后去。如懿渾不在意,“好了。如今貴妃病著,別再說這些怕人的話了。本宮看貴妃病著,也無心顧得到你們呢。對了。貴妃呢?”
彩玥忙道:“小主在里頭歇著呢。皇后娘娘正和小主說話。”
如懿便道:“那也罷了,原以為貴妃和本宮得的是一樣的病,想過來看看她。彩玥,本宮這里有一本寶華殿大師親手抄錄的佛經,每天念一念倒是很安神。你便替本宮轉贈給貴妃吧。”
彩玥忙不迭謝過,“嫻妃娘娘真是雪中送炭了,咱們小主得了這個,或許能安心些。”如懿嫣然一笑,深深看了雙喜一眼,轉身便離去了。
到了夜間,晞月服了安神湯睡了,卻眉頭緊鎖,滿口胡亂呢喃,額上冒著豆大的汗珠。茉心守在一旁,著急喚道:“小主,您醒醒,您醒醒!”
晞月自驚夢中醒來,一摸身上,素色寢衣都汗透了。茉心道:“小主,皇后走了之后您便睡得不好,奴婢看您這么辛苦,只得叫醒您了。”
茉心說罷,便遞了一碗銀耳湯過來,“銀耳湯寧神,小主喝一些吧。”
晞月嘴唇上都起了焦皮,勉強喝了一口,抬首見香球照舊掛上了,不覺驚道:“皇后不是說里頭的安息香有古怪么?怎么又用上了?”
茉心忙安慰道:“方才是替小主您診脈的太醫送回來的,說安息香無事,可以繼續用著。”
晞月點點頭,惶恐地抓住茉心道:“我又夢到阿箬了!茉心!我又夢到她了!”
茉心慌兮兮道:“小主,您別說了!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吧。身上這么濕著,怕不好受呢。”
晞月吃力地頷首,揚聲道:“雙喜!叫人備熱水!”
進來的卻是彩珠,她福了福道:“小主,您有什么吩咐?”
晞月詫異道:“雙喜呢?去了哪里?”
彩珠有些為難,不知說還是不說,猶豫了片刻還是道:“雙喜被皇上身邊的李公公叫走了。說他手腳不干凈,趁著去養心殿送東西的時候不知摸走了什么,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晞月動氣,“雙喜被李玉帶走了?本宮怎么不知道?”
彩珠道:“小主方才睡著了。李公公說了,不許驚動小主。”
茉心著緊道:“雙喜伺候小主這么久了,就算有什么,小主能不能求求皇上,饒了他這次。他可知道咱們不少事情呢。”
晞月一張臉本就熬得干瘦,顴骨高高凸起,此刻更是煞白可怖,她背靠著床喘息著道:“快扶我起來,我去養心殿瞧瞧。”
茉心忙勸道:“可是小主,外頭天都黑了呢。怕是……怕是……”她的話雖未出口,神色卻已提醒了晞月。
晞月嚇得渾身一顫,眼珠子骨碌碌望著四周,也顧不得雙喜了,忙縮在了床腳,顫聲道:“那我,我便明天去吧。”
次日趁著日色明亮,晞月顧不得身子,一早便趕到了養心殿。李玉在滴水檐下迎候著,十分恭謹,“貴妃娘娘且先回去吧。雙喜的事,怕是求也不中用了。”晞月如何碰過這樣的軟釘子,當下不悅道:“雙喜犯了什么事?連本宮的話也不中用了?”
李玉笑吟吟的,“回貴妃娘娘的話,雙喜手腳不干凈,趁著您吩咐來養心殿送東西時,順走了一塊先帝爺用過的玉佩,昨兒奴才一拉他進了慎刑司,才受了十二道刑罰,他便都招了。按著皇上的旨意,已經叫亂棍打死了。”
晞月氣得嘴唇哆嗦,“什么玉佩,怎地本宮都不知道?”李玉彎腰陪著笑道:“貴妃娘娘病著,精神不濟,自然什么都不用知道,免得傷身。皇上還說了,一切與您不相干,你且回去歇著就是。皇上得空,自然會來看您的。”李玉彎腰陪著笑道:“貴妃娘娘病著,精神不濟,自然什么都不用知道,免得傷身。皇上還說了,一切與您不相干,你且回去歇著就是。皇上得空,自然會來看您的。”
晞月迫近兩步,急道:“那雙喜死前,招了些什么?”李玉皮笑肉不笑,揚了揚拂塵道:“能招什么?做了什么便招了什么罷了。貴妃娘娘,這里風大,您且回去吧。”他定一定神,又笑:“奴才們的事再大也入不得主子的眼,貴妃娘娘不必揪心,再挑好的來伺候就是。就好比……”他一頓,笑得燦爛,“皇上跟前伺候的小張和小林子,今兒一大早也被亂棍打死了。不為別的,就為立個規矩,叫他們不許亂遞消息。自然了,這都是奴才的不是,總怪不到皇上身上去。您哪,好自珍重就是。”
晞月聽著這話明是勸慰,里頭卻夾雜著不少自家隱事,一時心神大亂,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眼前金星亂冒,勉強扶了宮女的手走了幾步,身子一晃,徑自暈了過去。如懿聽著養心殿外的動靜,捧了一盞杏露蓮子羹到皇帝跟前,婉聲道:“既然貴妃突然暈厥,皇上不妨先讓人挪到偏殿休息吧。”
皇帝定定道:“朕不想見她。”他接過杏露蓮子羹,看了一眼道:“是杏露蓮子羹?好端端的,怎么給朕備了這個。”如懿脈脈睇他一眼,溫然含笑,“蓮心苦寒,過于傷身,臣妾已經剔干凈了,只剩下清火的功效。杏露入口清甜,正好潤燥安神。臣妾想,皇上此時的心情,喝這個最好不過。”
皇帝的臉色冷得如一塊化不開的寒冰,“該吐的雙喜都吐干凈了。和高氏有關的,朕都聽進去了。再和旁人相關的,雙喜語焉不詳,也知道的不甚清楚。朕無謂再查下去。”
如懿沉默片刻,輕聲道:“宮中傳言四起,臣妾重罰過阿箬,固然不能不怕。但高氏也被謠言驚動,畏懼至病,皇上已經覺得她有疑,所以一直不曾好好去看過她。”皇帝冷哼一聲,“高氏怕成那樣子,朕便知道她和阿箬有見不得人的事。”
如懿立在皇帝身邊,似乎這樣的切近才能讓她安心說出心底的疑慮,“臣妾身在冷宮時被群蛇圍伺之事,雙喜已然招了是高氏主使的。火場那窩蛇也找了出來。只是臣妾不明白,為什么怡嬪有孕時被蝮蛇驚動胎氣之事雙喜卻至死不招?認了一件難道便不肯認第二件么?”
皇帝嗤之以鼻,“那些奴才素來奸猾,能少認一樁怕也是好的,還以為能少些責罰呢!既然都是蛇,即便不是他做的,哪里能脫得了干系!左右也是一死!”
如懿只得默然不提,又道:“至于朱砂水銀毒害龍胎之事,雙喜只知道是高氏拉攏了阿箬,參與其中,至于是不是拿主意的人,他也不甚清楚。皇上與臣妾一樣,隱隱知道高氏雖然做事狠了些,但未必有這樣周全的智謀。”
皇帝靜靜聽著如懿說完,牽了她的手在榻上坐下,溫言安撫道:“朕知道事情不查得水落石出,便是委屈了你。可是你要知道,許多事盤根錯節,若弄得太清楚,便會到了連朕都無法收拾的地步。朕登基才這些年,不能有任何動搖國本的事出現,免得人心浮動,江山不安。”
如懿低低垂首,伏在皇帝肩上,眼波似綿,絲絲媚然,綿里卻藏針:“皇上的心胸里有江山萬代,臣妾的心胸里卻只有皇上。所以,臣妾聽皇上的。只是高氏殘害皇嗣,多次意圖殺害臣妾,臣妾實在是……”
皇帝的手搭在她肩上,有溫熱的氣息從他掌心隔著薄薄的春衫緩緩透進:“高氏在朕身邊多年,總是溫柔如水,卻不想背后竟是這個樣子。朕有生之年,不想再見到這樣的毒婦。可是如懿,她的父親高斌并無大錯,又是朕在朝堂上的可用之人。朕不能因為他女兒的過失遷怒于他。所以對著外頭,朕不會給高氏任何處罰,她也依舊會是朕唯一的貴妃。”
如懿纖細的手指一點點攀上皇帝的胸口,澹澹兒薄的衣衫下有滾熱的心跳,帶給她罹亂中些許安定之意:“臣妾不在意名位,只在乎皇上的用心。”
外頭春光初綻,如一幅錦繡畫卷,初初綻放華彩。皇帝便在這朝陽花影里,輕輕擁住她:“朕能許你的,便是用心了。朕知道你喜歡孩子,愉嬪的身子壞成那樣,你的身體既然好些了,明日朕就讓人把永琪抱來給你撫養。”
如懿的笑里含了薄薄的喜悅:“多謝皇上體恤。”
皇帝慨嘆道:“其實你再喜歡永琪,他到底不是朕和你親生的。朕一直很想和你有自己的孩子,才當是朕的用心,有了最能著落的地方。”
二月的春光是枝丫上新綻的一點嫩綠的芽,一星一星地翠嫩著,仿佛無數初初萌發的心思,不動聲色地滋長。她伏在皇帝心口,聽著他沉沉的心跳,似乎安穩地閉上了眼,有了幾分感動。這么多年的深宮歲月,她所祈盼的,其實與凡俗婦人并無任何不同。夫君的關愛疼惜,兒女的膝下承歡,如同這世間每一個女子的渴望。若真有不同,或許是她更早地明白,早到也許是在初初嫁為人婦的時候,她便清醒地知道,她從不能擁有自己夫君的全心全意。鐘鳴鼎食的王侯府第,朱門繡戶的官宅民苑,哪怕只是多了幾畝田地的富戶農家,也會想著要討一房妾室。三妻四妾,舊愛新歡,憑著她的家世,無論嫁到何處,都脫不了這樣的命數。
雖然她沒有孩子,雖然她是那樣渴望孩子,可皇帝,到底是以另一種方式成全著她,安慰著她。如懿以輕柔之音相對:“那么,臣妾也用心彈奏一曲,回報皇上,如何?”
皇帝素性雅好器樂,養心殿暖閣中便有上好的宋琴“龍吟”,如懿原是彈得慣了,便取下輕攏慢捻。琴音宛若春雨打破一池春水,漸彈漸高落后琴音漸漸舒緩,愈來愈低好似女子在花樹下低聲細語,相對言笑。
皇帝閉目須臾,輕聲道:“是李之儀的《卜算子》。”
“是。”如懿素手輕揚,衣袖的起伏若碧水三尺,飄飄若許。伴著琴音潺潺,她輕聲吟誦:“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皇帝睜開幽深的眸,憐惜地望住她:“朕與你并無相隔,何來這樣日日思君不見君之意?”
悠長的羽睫垂下如扇的淺影,遮掩著綿綿不可言說的心事。如懿低低道:“前頭的都不要緊,臣妾只在乎一句。”她微微凝神,正欲言說,皇帝卻也同時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這一瞬的心意相通,讓她稍稍有些安慰:“臣妾知道皇上有太多人太多事,臣妾亦不敢妄求貪多,只求這一句便好。”
皇帝的眼中有深深的情意,如同最溫暖的泉水,將人都溺了進去:“朕或許寵幸你不是最多,那是因為朕是皇帝,朕也無法做到最多或是最好。但是如懿,朕希望和你長長久久地走下去,那才是朕真正不負了你的相思意。”
琴聲裊裊,浮上心頭的情意,亦是裊裊。皇帝言畢,錚錚琴音已然奏起。她的雙手游移于琴弦之間,修長潔凈的指,指節分明的骨,緩緩彈奏吟誦:“車遙遙,馬憧憧。君游東山東復東,安得奮飛逐西風。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月暫晦,星常明。留明待月復,三五共盈盈。”
唇齒間反復吟誦,尋覓著依稀可知的溫情,借以安下自己飄搖不定的一顆心。她投入他懷中,眼中有了溫煦的熱意:“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回到殿閣中已經是三更,侍寢后的疲倦尚未消除,如懿泡在浸滿玫瑰花的黃楊浴桶中,以溫熱的水來疏散身體與心思的疲乏。惢心一勺一勺地替她加著熱水,如懿閉著眼靜靜道:“惢心,辛苦你了。”
惢心細長的手指撈起片片殷紅的玫瑰花瓣,反復替如懿按著雪白的肩,口中道:“奴婢只是裝神弄鬼,哪里比得上小主費心籌謀辛苦。”
如懿將身體浸得更深些,讓熱水漫到了下頜,才舒然松了口氣:“我的辛苦不過是找一個人的軟肋。高晞月最在乎身份與恩寵,如今恩寵斷絕,身份只成了空銜。她一生心高氣傲,卻也膽小得緊。自從被你嚇了一回,便再沒有神志安寧過。”
“小主是找她的軟肋,奴婢不過是照著她的軟肋打下去罷了。咸福宮寢殿里鬧鬼火,那星許磷粉是摻和在蠟燭里頭的,每到夜半,蠟燭燒了一半的時候里頭的磷粉也會跟著燒起來,不用奴婢去扮鬼,她們也相信是阿箬的鬼魂去過高晞月的寢殿了。還有奴婢扮鬼時那些鬼火,都是燒了一點點磷粉在手爐里藏在奴婢袖子中,用時撒出去就好了。”惢心抿嘴一笑,帶了幾分得意,“而且奴婢先在咱們自己宮里作怪,只當小主嚇病了,那再有什么,人家也疑心不到一樣受了驚嚇致病的小主身上了。也虧得小主一早就安排三寶在阿箬的棺樽里撒了磷粉生起事端,讓所有謠言的矛頭都直指咱們宮里,這才反而撇得干凈了。”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不把自己扯在渾水里頭,反而不好獨善其身了。”如懿似是想起什么,“聽說皇后曾經以為貴妃宮里的安息香有異,還特意取了些去查過?”
惢心快活極了,臉上是兜不住的笑:“誰會傻到在那些安息香里做手腳,豈不麻煩?奴婢把那些擾亂心志讓貴妃睡不安穩的草藥細細研磨了縫進她的睡枕里,料誰也不會疑心。誰叫貴妃做了那么多虧心事,夜夜驚夢也是活該!”
如懿贊許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只是含笑不語。氤氳的水汽撲騰上來,將如懿的臉蒸得嫣紅如霞,可她的眉心卻漸漸緊鎖成個“川”字,她狐疑著道:“惢心,雖說皇上已經處置了雙喜,可我心里總有個疑影兒,為什么當日怡嬪有孕時,她所住的景陽宮的油彩里摻著會引蛇的蛇莓汁液?既然雙喜會驅蛇,這樣做豈不多此一舉?”
惢心側首想了半日:“雙喜會驅蛇,若說懂這個,也說得過去。”
如懿伸著三寸長的水蔥似的指甲,劃著黃楊浴桶,那輕微的觸碰聲如她不能平復的心境:“我記得怡嬪住在延禧宮安胎時,高晞月為求爭寵,曾想讓怡嬪也搬去她宮中。若怡嬪被蛇驚動胎氣之事是她指使雙喜所為,她要怡嬪去她宮中安胎,若有何閃失,豈不是自尋麻煩?”
惢心聽得入耳,苦苦尋思:“是有些蹊蹺,小主以為當時之事是皇后主使?其實這次的事,小主大可讓奴婢再去長春宮嚇一嚇皇后也好。若能順勢除了皇后……”
如懿轉首看了她一眼,搖頭道:“皇后是國母,又是先帝親自挑給皇上的,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絕不同于高氏。且皇后不比高氏柔弱膽小,萬一嚇唬不成,反而讓她識破,那便糟了。”
惢心連連頓足,惋惜道:“只可惜這次的事雙喜供不出皇后來,否則也還好些。”
溫熱的水舒散了緊繃的心神,如懿漫然出聲:“雙喜不過是高氏的奴才,怎么會知道皇后的事。若真要找到能動搖皇后在皇上心中地位的證據,只有真正與皇后密謀過的那個人才說得出來。”
惢心思量著道:“小主的意思,是……高晞月?”
如懿撩起一點清水灑在自己的手臂上,朗然道:“是啊。可惜,還不是時候,而且這個時候高晞月所說的話,皇上也必定不會相信。咱們只能等等了。”
惢心不甘道:“那得等到什么時候啊?”
如懿望著殿閣里跳躍的燭光,微笑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才能振聾發聵啊。”
晞月自回咸福宮,病勢便越發沉重。原先不過是鬼神亂心,此時又多添了許多人事的驚懼,一來二去,便認真成了大癥候。而皇帝,雖然屢屢派人慰問,太醫也照舊看著,卻再未去看過她一次。情疏跡遠,便是如此。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條評論 發表在“第四章 遙遙”上

  1. Reagan說道:

    Hi, very nice website, cheers!
    ——————————————————
    Need cheap and reliable hosting? Our shared plans start at $10 for an year and VPS plans for $6/Mo.
    ——————————————————
    Check here: https://www.good-webhosting.com/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