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十一章 復恩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三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如此一來,連太后也著了急,一日數次趕來探望,卻被齊魯攔在了皇帝的寢殿外。齊魯憂心忡忡道:“皇上的病起于疥瘡,原是春夏最易發的病癥,卻不知為何在初春便開始發作起來了。”
太后扶著皇后的手,急道:“到底是什么癥候,要不要緊?”
齊魯忙道:“皇上怕是接觸了疥蟲,感濕熱之邪,舌紅、苔黃膩、脈數滑為濕熱毒聚之象。濕熱毒聚則見膿皰疊起,破流脂水。微臣已經協同太醫院同僚一同擬了方子,但之前皇上諱疾忌醫,一直隱忍不言,到了今時今日,這病卻是有些重了。”
太后遽然變色,嚴厲道:“這些日子都是誰侍寢的?取敬事房的檔來!”
皇后忙恭聲回答:“太后,臣妾已經看過記檔,除了純貴妃和舒嬪各伴駕一次,但純貴妃剛有身孕,之后都是嫻貴妃了。”
太后鼻息微重,疾言厲色道:“嫻貴妃呢?”
李玉察言觀色,忙道:“皇上之前不肯請太醫察看,都是嫻貴妃在旁照顧,貴妃小主日夜辛勞,如今得了和皇上一樣的癥候,正在養心殿后殿養著呢。”
太后這才稍稍消氣:“算她還伺候周全。只是嫻貴妃怎得了和皇上一樣的病,莫不是她傳給皇上的吧?”
李玉忙道:“皇上發病半個月后嫻貴妃才起的癥狀,應該不像。”
皇后看著齊魯道:“你方才說皇上的病是由疥蟲引起的,疥蟲是什么?是不是翊坤宮不大干凈,才讓皇上得上了這種病?”
齊魯躬身道:“疥蟲是會傳染疥瘡,也可能是得了疥瘡的人用過的東西被皇上接觸過,或是皇上直接碰過得了疥瘡的人才會得這種癥候。至于翊坤宮中是否有這樣的東西,按理說只有皇上和嫻貴妃得病,那翊坤宮應該是干凈的。”
太后沉聲道:“好了。既然其他人無事,皇后,咱們先去看皇帝要緊。”
齊魯忙道:“太后、皇后當心。太后與皇后是萬金之體,這病原是會傳染的,萬萬得小心。”說罷提醒小太監給太后和皇后戴上紗制的手套,在口鼻處蒙上紗巾,方由李玉引了進去,又道:“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千萬別碰皇上碰過的東西,一切奴才來動手即可。”
太后見李玉和太醫這般鄭重其事,也知道皇帝的病不大好,便沉著臉由著李玉帶進去。
寢殿內,一重重通天落地的明黃色赤龍祥云帷帳低低地垂著,將白日籠得如黃昏一般。皇帝睡榻前的紫銅獸爐口中緩緩地吐出白色的裊裊香煙,越發加重了殿內沉郁至靜的氛圍。偶爾,皇帝發出一兩聲呻吟,又沉默了下去。
兩個侍女跪在皇帝榻前,戴著重重白綃手套,替皇帝輕輕地撓著癢處。太后見皇帝昏睡,示意李玉掀開被子,撩起皇帝的手臂和腿上的衣物,觸目所及之處,皆是大片的紅色水皰,在昏暗的天光下閃爍著幽異的光澤,更有甚者,一起成了大片紅色飽滿的突起的癤狀物。皇帝含糊不清地呻吟著:“癢……癢……”
皇后情難自禁,淚便落了下來。太后到底有些心疼,輕輕喚了幾句:“皇帝,皇帝!”
皇帝并沒有清醒地回應,只是昏昏沉沉地呢喃:“額娘,額娘,癢……”
太后的面色略沉了沉:“皇后,你聽見皇帝說什么?”
皇后知道皇帝的呼喚犯了太后的大忌,這“額娘”二字,指的未必是在慈寧宮頤養天年的皇太后。然而她也知道這話說不得,勉強笑道:“皇上一直尊稱您為皇額娘,如今病中虛弱,感念太后親來看望,所以格外親熱,只稱呼為額娘了。”
太后唇邊的笑意淡薄得如同遠處縹緲的山嵐:“難為皇帝的孝心了。”她的口氣再不如方才熱切,“齊魯,給皇上和嫻貴妃用的是什么藥?可有起色?”
齊魯忙道:“回太后,微臣每日用清熱化濕的黃連解毒湯給皇上服用,另用芫花、馬齒莧、蒲公英、如意草和白礬熬好的藥水擦拭全身。飲食上多用新鮮蔬果,再輔以白鴿煲綠豆、北芪生地煲瘦肉兩味湯羹給皇上調治。嫻貴妃得的病癥晚,雖然發熱較多,但不比皇上這樣嚴重,這些藥外敷內服,已然見效了。”
太后扶了扶鬢邊的瑤池清供鬢花,頷首道:“你是太醫院之首,用藥謹慎妥當,哀家很放心,就好好為皇上治著吧。一應湯藥,你必得親自看著。”齊魯答應出去了。太后回轉頭,見皇后只是無聲落淚,不覺皺眉道:“皇后,你是六宮之主,很該知道這時候掉眼淚是沒有用處的。若是你哭皇上便能痊愈,哀家便坐下來和你一起哭。”
皇后忙忍了淚道:“是。”
太后皺眉道:“皇上的病不是什么大癥候,眼淚珠子這么不值錢地掉下來,晦氣不晦氣?若是嫻貴妃也跟你一樣,她還能伺候皇帝伺候到自己也病了?早哭昏過去了。”
皇后見太后這般說,少不得硬生生擦了眼淚:“兒臣但憑皇額娘吩咐。”
太后嘆口氣道:“你這樣溫溫柔柔的性子,也只得哀家來吩咐了。既然嫻貴妃已經病著,宮中其他妃嬪可以輪侍,純貴妃剛有了身孕,嘉妃要撫養皇子,都不必過來。余者玫嬪、舒嬪是皇帝最愛,可以多多侍奉,愉妃、慶常在、秀答應也可隨侍。你是皇后,調度上用心些便是。”
太后一一吩咐完,皇后跪下道:“皇額娘圣明,臣妾原本不該駁皇額娘的話,但是皇上的病會傳染,若是六宮輪侍,萬一都染上了病癥,恐怕一發不可收拾。若是皇額娘覺得兒臣還妥當,兒臣自請照顧皇上,必定日夜侍奉,不離半步。”
太后雙眸微睜,眸底清亮:“是么?皇后與皇帝如此恩愛之心,哀家怎忍心分離。便由著皇后吧。只是皇后,你也是人,若到支撐不住時,哀家自會許人來幫你。”說罷,太后便又囑咐了李玉幾句,才往殿外去。
因皇帝病著,寢殿內本就窒悶,太后坐了一路的輦轎,一直到了慈寧宮前,才深吸一口氣,揉著額頭道:“福珈,哀家覺得心口悶悶的,回頭叫太醫來瞧瞧。”
福珈正答應著,轉頭見齊魯正站在廊下抱柱之后,不覺笑道:“正說著太醫呢,可不齊太醫就跟來這兒了呢。”
太后聞聲望去,見齊魯依禮請安,卻是一臉惶惶之色,不由得皺眉道:“怎么了?皇帝病著,你這一臉慌張不安,也不怕犯了忌諱?”
齊魯這才回過神來,忙不迭拿袖子擦了臉道:“微臣有罪。微臣有罪。”
這告罪甚是沒有來由,太后與福珈對視一眼,旋即明白,便道:“起來吧。哀家正要再細問你皇帝的病情。”
齊魯上前幾步,跟著太后進了暖閣,見左右再無外人伺候,方才緩和些神色。太后扶了福珈的手坐下,穩穩一笑,睨著他道:“三魂丟了兩魄,是知道了慧賢皇貴妃臨死前狠狠告了你一狀吧?”
齊魯趕緊跪下:“回太后的話,微臣在宮里當差,主子的吩咐無一不盡心盡力做到,實在不敢得罪了誰啊!”
福珈替太后斟了茶擺上,看著齊魯抿嘴笑道:“齊太醫久在宮中,左右逢源,不是不敢得罪了誰,是實在太能分清誰能得罪誰不能得罪了。您怕慧賢皇貴妃知道了您對她做的那些事,教皇上怪您做事不謹慎?那可真真是沒有的事。您是皇上最得力的人,皇上有的是要用您的地方,有什么可怕的,您前途無量呢。”
齊魯慌不迭擺手道:“姑姑的夸獎,微臣愧不敢當。”
太后輕輕一嗤,取過手邊一卷佛經信手翻閱,漫不經心道:“你要仔細些,皇帝來日若要怪罪你,不會是因為你替他做的那些事,只會是知道了你也在為哀家做事。”
齊魯嚇得面無人色,叩首道:“太后、皇上、皇后都是微臣的主子,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啊!”
四下里靜悄悄的,唯有紫檀小幾上的博山爐里緩緩吐出裊裊的輕煙如縷,那種淺淺的乳白色,映得太后的面容慈和無比:“皇后只求生子,皇上看重你的才干,哀家也只取你一點往日的孝心,借你的手讓后宮安寧些罷了。皇帝娶的這些人,擺明了就是倚重她們的母族。烏拉那拉氏便罷了,早就是一盤散沙,高氏能由格格而至側福晉,又一躍而成貴妃,寵擅椒房,也是借了她父親高斌的力。”太后眼里銜著一絲恨意,“當初哀家的端淑遠嫁,一則是為了朝廷安寧不得不嫁,二則何曾少了高斌的極力促成。身為太后,哀家不能不為朝廷考慮,但身為人母,哀家卻不能不記得這件事。皇后出身貴重,有張廷玉和馬齊在前朝遙相呼應,便是馬齊死后,她弟弟傅恒也入朝為官,平步青云。哀家要制衡皇后,原就費些力氣。若再有高氏這般對皇后死心塌地之人有了子嗣倚仗,豈不更加費力。”
齊魯諾諾道:“是是。太后的原意也不想傷了誰的性命,也是慧賢皇貴妃命該如此。”
太后笑得優雅而和藹,閑閑道:“她的命或許不該如此,只是她父親送走了哀家的女兒,哀家也不容她女兒這般快活罷了。只不過,這件事哀家才吩咐你去做,便發覺原來皇帝也知她氣虛血淤不易有孕,哀家不過是讓你順水推舟,告訴皇帝她已不易有孕,若治愈后再生是非,一則后宮不睦,二則更添高佳氏羽翼,三也勾起哀家思女之心,兩宮生分。所以皇帝才會對你所作所為假作不知。你放心,皇帝既然知道你的忠心,便沒人能動你分毫。”
齊魯這才安心些許,想了想又道:“那么舒嬪小主……”
太后垂著眼皮,淡淡打斷他道:“各人有各人的緣法,誰吩咐你做什么你便做,旁的不必多理會。”
齊魯這才告退。福珈見齊魯出去,便替太后捶著肩,試探著道:“舒嬪小主的事,太后當真不理會么?”
太后凝神想了片刻,嘆口氣道:“舒嬪是個癡心人兒,一心癡慕皇帝。哀家除了能成全她的癡心,別的什么也成全不了。”
福珈似是不忍,沉吟著道:“可憐了舒嬪一片癡心。不過想想也是,許多時候羈絆越深越不能自拔,若真一顆心都在皇上身上了,便也白費了太后的調教了。”
皇帝如此一病,皇后便在養心殿的寢殿之旁安住下來。皇后自侍奉皇帝,事必躬親,衣不解帶,但凡皇帝有半點不適,她便半蹲在皇帝身前反復擦拭藥水,直到瘙癢漸止才肯稍作歇息。而皇帝的病癥常在夜深人靜時發作,常常不能安眠,皇后便也不眠不休,守候一旁。
如懿身體稍稍好轉時,曾往養心殿寢殿探望皇帝,誰知才掀了簾子,李玉已經趕出來,噤聲擺手道:“皇后娘娘在里頭呢。”
如懿昏昏沉沉,腳下本就虛浮,便靠在惢心懷里道:“只有皇后在么?”
李玉點頭道:“皇后娘娘不許六宮前來侍奉,以防病癥傳染,所以一直是娘娘一個人在。”
如懿了然:“難為皇后的苦心。皇上這一病,倒不能不見她了。”
李玉低眉頷首:“皇后到底是六宮之主。”
如懿伸手撂下簾子,便也不再進去。回到后殿,惢心卻有些不安:“皇后娘娘日夜陪伴在側,見面三分情,小主不得不防啊!”
“防?”如懿淡淡微笑,重又躺好,“皇后能一人侍疾,自然是太后允準的。高晞月已死,皇后也被冷落多時。皇上一直在我宮里,太后自然會不放心。太后不喜歡宮中有人獨大,本宮就順從她的意思罷了。”
惢心替她蓋好錦被,低聲道:“那小主不怕……”
“怕?高晞月死前的話必定不是白說的,心結已經種下,以后要拔除也難了。我有什么可怕的。”如懿的聲音溫沉而低柔,“我且養好了身子,比什么都要緊。”
起初,皇帝蒙眬中醒來,見女子衣著清素,以紗巾覆面,總以為是如懿在側。直到數日后發熱漸退,他逐漸清醒,看到伏睡于床邊的女子,便掙扎著向李玉道:“嫻貴妃累成這樣,怎么不扶下去讓她休息?”
李玉見皇帝好轉,不由得驚喜交加,忙道:“皇上,您不認得了?這是皇后娘娘呀。”
皇帝“哦”了一聲,虛弱地道:“皇后怎么來了?”
李玉道:“皇上,自從嫻貴妃病倒,一直是皇后娘娘為您侍疾,衣不解帶,人也瘦了好些。”
皇帝頗有些動容,咳嗽幾聲,伸手去拂落皇后面頰上的輕紗。他原是病著的人,下手極輕,卻不想皇后立刻坐起,人尚未完全醒轉,迷糊著道:“皇上要什么?臣妾在這里。”
皇帝看她如此急切,心下一軟,生了綿綿暖意:“皇后,你辛苦了。”他略略點頭,“李玉,皇后累了,扶她下去歇息,讓別人來照顧吧。”
皇后見皇帝不欲她在眼前,一時情急,忙跪下懇切道:“皇上,臣妾知道您不愿見臣妾,但您病著,臣妾是您的結發妻子,如何能不在床前悉心照料。皇上的病癥是會傳染的,嫻貴妃一時不慎,已經病下了,若是六宮之中再有什么不妥,累及兒女,豈不是臣妾的過錯?”
皇帝的口氣溫和了幾許:“皇后,你起來吧,別動不動就跪著。”
皇后見皇帝的語氣略有松動,含淚道:“臣妾自知粗陋,皇上不愿見臣妾,所以以紗巾覆面,但求皇上不要厭棄,容臣妾如宮人一般在旁侍奉就好。”
皇帝看了她一眼,含了脈脈的溫情,嘆息道:“皇后,你瘦了。”
皇后辛苦了多時,聽得皇帝語中關切,一時情動,不禁落下淚來:“只要能侍奉皇上痊愈,臣妾怕什么。”
皇帝咳嗽幾句,身上又有些發癢,便懶怠言語,側身又朝里躺下了。皇后忙膝行到皇帝跟前,拿柔軟的白巾蘸了藥水一點一點替皇帝擦拭,每擦拭一下,便輕輕吹氣,為癢處增些清涼之意。皇帝見她做得細致,便也不說話,由著她侍奉。
轉眼便到了晚膳時分,皇后出去了一炷香的時辰,方端著膳食進來。因皇帝在病中,一切飲食以清爽為要,不過一碗白粥,一道熘鮮蘑并一個白鴿綠豆湯。皇帝由李玉和進忠扶著坐起來,皇后也不肯假手他人,親自喂了皇帝用膳。
皇帝嘗了兩口,抿唇道:“不是御膳房做的?”
素心喜不自勝:“皇上是好多了呢,這個也能嘗出來了。這些天皇上的飲食,都是皇后娘娘親手做的,不敢讓旁人插手半分,只怕做得不好呢。”
皇帝眼中有晶潤的亮色,一頓飯默默吃完,也無別話。待到飲藥時,皇后亦是先每樣嘗過,再喂到皇帝口中。
皇帝溫然道:“太醫院開的藥,皇后何須如此謹慎?”
皇后眼中一熱,垂下眼瞼,誠摯無比:“臣妾萬事當心,是因為病的是皇上,是臣妾的夫君。”她大著膽子凝視皇帝,懇切道,“皇上這些日子病著,少有言語,臣妾陪在皇上身邊,皇上何處不適,想做什么,臣妾一一揣測,倒覺得與皇上從未如此親近過。”
皇帝沉默片刻,伸手拍一拍皇后的手,溫和道:“皇后有心了。”
服完藥皇帝便又睡下了。皇后忙碌了大半日,正要歇一歇,卻見蓮心進來,低低耳語幾句,便強撐著身體起來,走到殿外。
廊下里皆是新貢的桐花樹,分兩邊植在青花蓮紋的巨缸內。桐花綿綿密密開了滿樹,絳紫微白,團團如扇。風過處,便有雅香撲鼻。皇后聞得藥味久了,頓覺神清氣爽。轉眸處,月色朦朧之中,卻見一個宮裝女子跪在殿前,抬起清艷冷然的面龐,朗聲道:“皇上臥病,皇后娘娘為何不許臣妾向皇上請安?”
皇后扶著素心的手,和顏悅色道:“舒嬪,皇上的病容易傳染,本宮也是擔心你們。與其人人都來探視侍奉,哪一個弱些的受了病氣,六宮之中還如何能安生。”
意歡不為所動,只是覷著皇后道:“皇后娘娘好生辛勞,獨自守著皇上,卻忘了您還有公主要照顧,倒不比臣妾這樣無兒無女沒有牽掛的,侍奉皇上更為方便。”
皇后站在清朗月色下,自有一股凜然不肯相侵之意:“你自是無兒無女,可你還年輕,萬一沾染上疥瘡傷了你如花似玉的容貌,那以后還怎么侍奉皇上?便是愉妃,本宮都沒有讓她過來。”
意歡本就長得清冷如霜,膚白勝雪,一笑之下更如冰雪之上綻放的綽艷花朵,艷光迷離。她施施然站起身,風拂她裙袂,飄舞翩躚:“皇后娘娘真是好賢惠,一人侍奉皇上,不辭辛苦,臣妾等人想見一面都不得。這也罷了,只是臣妾為皇上親手編了福袋,已請寶華殿法師開光,能否請皇后娘娘轉交?”
皇后聽她這般說話,絲毫不動氣,只是笑:“福袋甚好,只是不如等來日舒嬪親自交給皇上更有心意。夜來露水清寒,恐傷了妹妹。本宮想,皇上病愈后,一定希望見到妹妹你如花容顏,那么妹妹還是回宮好好歇息吧。”說罷,皇后再不顧她,只低聲囑咐,“素心,還是老規矩,不許任何人前來打擾皇上靜養。”她想一想,又道,“齊魯給本宮準備的坐胎藥,一定要記得按時給本宮送來喝。”
素心清脆地答應一聲:“其實皇上病著,娘娘何必如此著急?”
皇后壓低了聲音道:“比起之前皇上對本宮不聞不問,如今已是好了許多。若不趁皇上病勢好轉對本宮有所垂憐之時懷上龍胎,更待何時?”
素心只得默然,便又守在門外。意歡見皇后如此,也無可奈何,只得揉著跪得酸痛的膝蓋,悻悻道:“荷惜,陪本宮去寶華殿吧。”
荷惜擔心道:“小主,自從皇上臥病,您一直在寶華殿為皇上祈福,不停編織福袋,描畫經幡,奴婢真擔心您的身子。何況,太后也沒有這樣交代啊。”
意歡淺淺橫她一眼,已然含了幾許不悅之色:“本宮關心皇上,何必要太后交代。你若累了,本宮便自己去。”
荷惜忙道:“奴婢不累。只是您這樣做,皇上也看不見啊,白白辛苦了自己。”
意歡仰望滿天月華,郁然長嘆:“皇上看不見又如何?我只是成全我自己的心意罷了。”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