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懿傳 第二章 彩云散

所屬目錄:如懿傳 第四冊    如懿傳作者:流瀲紫

惢心是被放在春藤軟圍上被抬回來的,她已經根本不能站立。蓋在她身上遮掩傷勢的白布只有薄薄一層,早被鮮血完全浸透,瀝瀝滴了一路。江與彬得了消息,一早便來到了翊坤宮,伴著如懿心急如焚,立在宮門口候了良久。惢心的神智尚且清楚,見了如懿,熱淚滾滾而落,強撐著道:“小主,小主,慎刑司的人問不出我什么。”
如懿望著地上觸目驚心的血紅,如何還答得出話來,唯有淚水潸然而落。
才說完這一句,惢心就暈厥了過去。如懿只留了小宮女菱枝和蕓枝在旁伺候惢心,檢查傷勢。惢心身上的衣裳不知道積了多少層血水,混合著傷口的膿液,一層層黏在皮肉上,根本解不開來,輕輕一碰,便讓昏迷中的惢心發出痛苦的呻吟。如懿知她必定是受了無數酷刑,一時也不敢亂碰,只得讓蕓枝端了溫水進來,一點一點化開衣服上的血水,再用小銀剪子將衣服小心剪開。
見到惢心的身體時,所有人臉色都變了。鞭笞、針戳還有棍棒留下的痕跡讓她的身上幾乎沒有一塊好肉。她的十根手指受了針刑,那是用細長的銀針從指甲縫里穿進,每一根手指都烏黑青紫,積著淤血。而更可怕的是,她的左腿綿軟無力,腫脹得沒了腿形,根本碰不得。如懿心痛如絞,只得忍了淚與恨,由著江與彬和幾位太醫來查驗。
等到夜半時分,幾位太醫才忙完了出來回稟。這些日子的焦灼寒心讓如懿困頓不堪,她勉強沐浴梳洗了,換過燕居的綠紗繡枝梅金團鑾襯衣,坐在燈下默默挑著燈芯。那一顆燒的烏黑卷曲的燈芯便如她自己的心一般,她不敢去細想自己的內心是為何浮動不定,只擔心著惢心,那樣忠誠可靠的惢心,居然會為了自己落到這樣的地步。
江與彬帶著沉重的深色走到她跟前時,她的心便涼津津的,幾乎墜到了谷底,那聲音仿佛不像是自己的了:“惢心到底如何?”
江與彬含著慍怒的淚光,痛心不已:“從傷痕來看,受過鞭刑、棍刑,傷口被澆過辣椒水,所以化膿的厲害,十指都被穿過針,這些都還能治。可惢心的左腿被上過夾棍,生生夾斷了小腿骨,只怕以后便是恢復,她的左腿也不能和常人一樣行走了。”江與彬切齒道:“皇上是吩咐了用刑,可她們用刑之重,超出慎刑司所能。微臣問了,是嘉貴妃吩咐格外用重刑的。惢心不過是一個弱女子,竟然被折磨成這樣……”
如懿心頭像被火舌滋滋地舔著,燙的皮肉焦裂,可她所承受的驚怕,如何抵得上惢心這幾個日夜的苦楚。她緊緊地攥著絹子,攥得久了,關節液一陣陣酸痛起來。“他們想折磨的,哪里是惢心?恨不得加諸本宮身上才痛快!”如懿深吸一口氣,“你好好兒治著惢心,其余不要多想,要用什么盡管說,沒有什么藥是難得的,統統都用上去,務求還本宮一個好好兒的惢心。”
江與彬沉聲道:“是。微臣什么都不會多想,除了治好惢心,便是要害她的人受一樣的苦楚才好。”他仰起臉,“還有一件事,無論惢心以后如何,能不能正常行走,微臣都想求取惢心,照顧她一生一世。”
微紅的燭光落在他誠摯的面上,這樣深情的男子,不離不棄,亦是世間難得的吧。如懿忽然明白了自己心底更深的害怕,原來她的驚懼與惘然,是明白自己身邊可以仰仗終身的男子并不是這樣的良人。然而,能如何呢?她亦只能留在這里,留在他身邊,繼續這樣于榮華中顛沛輾轉的日子。
如懿在感觸中慨然落淚:“惢心性子要強,你肯,她未必肯。她只怕拖累了你。”
江與彬的聲音沉沉入耳,叫人心生安穩:“微臣中意一人,不在乎她身軀是否殘損。”
如懿微微笑了笑:“你肯,自然是好的。本宮也知道,惢心沒有選錯人。等本宮回過了皇上,定會給你一個答復。這些日子你便常來翊坤宮照顧惢心吧”
江與彬答應著,躬身離去。如懿望著他的背影,郁然嘆了口氣,吹熄了蠟燭,任由自己沉浸在孤獨的黑暗里。
次日便是中秋團圓夜宴。嬪妃們見如懿照常以皇貴妃身份主持宮儀,前日里趾高氣揚的玉妍反而默默無聲,一時也不敢多加揣測,只是如常般歡笑飲宴。皇帝似是極高興,對嬪妃們的歡聲笑語殷勤勸酒來者不拒,終致醉倒,斜斜支在青玉案上,如玉山傾頹,伏幾醺睡。
筵席上絲竹歌舞的迷媚間,如懿以雍容清遠的姿態,含著得體而溫煦的笑意冷眼相望,一邊吩咐李玉:“好好兒扶皇上回去吧。”她的目光對上嬿婉渴盼的眼,不動聲色地囑咐,“送皇上去令嬪宮中吧。”
嬪妃們一一散去,海蘭主持著殿中紙醉金迷的殘局,一一收拾。如懿只覺得意懶,仿佛這盛世華章,亦不過是余燼人生的浮華點綴。唯有滿月懸于高空,以事不關己的姿態,嘲弄著人間的世事無常。
她輕嘆間,望見身邊一脈長影。她認得出是誰的影子,便輕聲喚:“凌大人。”
一語間,是難言的悵然與感激。凌云徹語意寥寥:“夜涼,皇貴妃不宜立于此地。”
如懿轉身看著他,一任裙裾旋成流霞旖旎的盈然。她輕笑如珠:“再冷的地方都待過,這里已經很好。”
這話聽在云徹耳中,分明是傷感的。他無言以對,只是道:“皇貴妃受苦了。”
“你眼中本宮的苦,在旁人眼中卻是本宮大幸。怕是許多人都在想,瞧,這個女人竟又爬了起來,站得那么穩!”她似笑非笑,倚闌輕嘆,“世人只敬仰成功,卻無人理會孤寒苦痛。”
云徹坦然:“所以皇貴妃娘娘后福無窮。”
“并非本宮后福無窮。”他深深凝睇,“危局之中,是你偷天換日救了本宮。金玉妍的那串七寶手串并無問題,的確用的是紅玉髓,是你和海蘭替本宮換了一顆近乎一樣的瑪瑙上去。金玉妍本性奢靡,也唯有她弄錯,才會讓人相信。因為只有她不信佛理。”
云徹端方的容顏謙遜之至:“也是愉妃娘娘問起微臣是否見過那串七寶手串,微臣才想到這個。而宮婢大多不識瑪瑙與紅玉髓的不同,便是嘉貴妃只怕一時也難分辨。皇上既然疑心深重,自然會肯相信。微臣只是想,她既本意要害娘娘,那么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不算錯。”
仿佛一道幽細的微光從陰暗的深邃處驀然照亮內心深彌的曲折。原來他與海蘭一樣,無論驚濤駭浪,依舊一葉相隨。云徹一語既了,明如寒星的眼閃過一絲心安理得的快意。如懿與他相視一笑,同望朗朗皎月,心內亦有明澈。
到了十六那日,如懿陪著皇帝在養心殿一一賞玩各王府公侯家送來的節禮。皇帝尤其喜歡一個琺瑯內繪童子賞春的鼻煙壺,叫人賞賜給了和親王弘晝。另有一對金鳳出云點金滾玉合歡步搖,最是精美不過,皇帝親手簪在如懿的青絲之上,含笑道:“合歡寓意兩情歡好,朕替你簪上,再合適不過。”
如懿亦只是低頭淺笑,謝恩而已。真的,所謂兩情歡好,只在彼此情義與信任上,若要步步疑心,步步驚心,一絲安穩也難得,又何來合歡情好呢?
此時,李玉捧著一張紙進來道:“皇上,奴才用刑下去,貞淑依舊不肯招供。倒是奴才詢問了一些與她親近的宮人才推得些消息,理出這份供狀。又迫使貞淑用左手書寫申冤,其中幾個字與陷害皇貴妃娘娘的幾個字十分相似,全是出自一人之手。”
“她肯動筆,那么再要極力扭曲字跡掩飾也難。難為你這般用心,查得一清二楚。”皇帝瞥了幾眼,“用左手寫的?倒真和皇貴妃的字跡一模一樣。”他遞給如懿:“你自己瞧瞧。”
倒真是如出一轍。如懿冷笑:“難為她一個李朝女子,倒和本宮的字這么像。”
李玉道:“是。奴才問過了。貞淑在李朝時就習過書法,又略懂醫道,所以才成為嘉貴妃陪嫁。貞淑咬死了什么也不肯招供,是啟祥宮的小宮女偶然見她藏了幾張皇貴妃的臨帖私下練字,奴才才有跡可循。可那些宮人們說,自孝賢皇后逝世后,貞淑便常常背著人研習各種字跡,務求練的一模一樣,想來對皇貴妃的字也是了如指掌。”他搖頭道,“嘖嘖,嘉貴妃真是有心。孝賢皇后才剛仙逝,她就動了這樣害人的念頭了,這心思想的真是長遠。除了皇貴妃,還指不定對著誰呢。”
皇帝隨手將紙拋擲于地,冷冷道:“貴妃?傳旨六宮,嘉貴妃金氏不敬孝賢皇后,驕恣妄為,不睦六宮,降為嬪位,禁足于啟祥宮思過。”他想一想,“這樣的額娘,不配養育她所生的三位阿哥。李玉,立刻著人領回她的三個阿哥,就交在阿哥所撫養。”
李玉答應著去了。如懿撫摸著發髻上冰冷的金線墜珠流蘇,心有戚戚:“金玉妍心思狠毒,皇上只降位為嬪位,臣妾真是可惜了惢心的一條左腿了。”
皇帝靜靜地看著她,眼波并無一絲起伏:“知道朕為什么明知惢心受了重刑也不過問么?”
如懿淚眼婆娑,心底一片哀涼:“臣妾不知。”
皇帝的聲音沉穩而篤定,并無一絲遲疑,朗朗道:“朕的心思很簡單,就如同先升你做皇貴妃一般。朕想著的是要許你皇后之位。”
“皇后?”如懿不是不明白,封皇貴妃,攝六宮事,本就是通向后位的必經之路,她以抗拒的姿態面對皇帝的淡然自若,“可惢心,為何惢心要受盡酷刑?”
“朕知道慎刑司刑罰殘酷,打殘了惢心一條腿是委屈了她。可朕不能不委屈她。因為惢心打死不招,你才是清白的。只有你是清白的,才可以做朕的皇后。”
仿佛被條然拋進冰凍的湖水之中,周身凄寒徹骨。她掩不住心底的冷笑,抬起眼盯著皇帝:“皇上,清者自清,臣妾本來就是清白的!”
皇帝微合的眼眸如秋末清凜的風,冷冷掠過:“如懿啊,你在深宮多年,難道不明白,有時候清白不是由自己證明,而是需要旁人作證的么?清者自清,連蓮花出淤泥而不染也需時時有人歌頌明白,何況是紅墻之中的波云詭譎。”
皇帝的話固然有直剖心胸的冷酷,但確實有幾分道理。然而,她的心仿佛覆著厚厚的冰,寒冷而沉重:“那么如果臣妾沒有從那串七寶手串上找出嫌疑,皇上是要處死惢心來力證臣妾清白么?”
皇帝的神情并無半分遲疑:“她不會死。死人是不能用來證明清白的,有時候還會歸于畏罪自盡,更讓你百口莫辯。只有受盡酷刑而不改口供,那才是真的。”
如懿心中的震驚如裂帛碎石,有震腑之痛:“皇上的意思是……要惢心賠上自己手足,成了一個活活的廢人,才能讓皇上相信臣妾清白。”
皇帝看她如此激動,換了溫和的語氣,伸手向她道:“如懿,這回的事朕疑心本不深,直到不斷有人證咬定你與人私通,朕才下決心徹查此事。朕不僅要自己相信,更是要所有人都相信,要所有人都對你沒有異議與微詞。”
如懿并沒有以手相應,凝視他良久。她下頜微揚,與纖美挺直的脖頸形成清傲的弧度,唇角忽地上挑,拉出道冷冷的月弧:“不,皇上是天下之君,只要您深信不疑,流言不能撼動臣妾。皇上所謂的讓所有人相信,其實是最想讓自己相信。”她笑色涼薄,凄然落淚,“以一個小小奴婢的殘廢來換取您的安心,換取您挑選國母的眼光,太合算了。”
皇帝的眼神仿佛鉛水凝滯,是沉甸甸的鐵灰的冷與硬:“皇貴妃,你何時學會說話這般刻薄,不知輕重?”
有涼風猛烈吹進,宛若一把鋒利的尖刀刮過,雖不疼卻是冷浸浸的冰涼透心。如懿忍不住輕輕顫抖了一下,真的是自己不知輕重么,還是真相,已經習慣了被溫存婉轉的表象所覆蓋?
她跪坐在厚厚的絨毯上,初秋炫金的陽光從鏤花長窗中映照而進,她渾身沐浴在明媚的光影里,然而,金子一樣燦爛的陽光并沒能給她帶來如釋重負的心情,相反,在這溫暖的陽光里,她竟覺得自己成了華美緞子上一點被火焰燒焦的香灰色,瑟縮暗淡,不合時宜。
那泣聲哀婉孤清,若一縷輕煙一線游絲,無力地裊裊漂浮于燭影中,好似吹口氣便斷了。唯有她自己知道,她曾經是如何忍淚不哭,而此刻,此種悲泣無異于斬斷了對于夫君最深重的信任。
皇帝以為她傷心感觸到了極致,抑或是他太少見到如懿的淚,終于換喝了口吻,扶她起身:“好了,朕是皇帝,身邊的親人太多,會算計朕的親人也太多。證據羅列眼前,朕偶爾也會有一絲疑心。但朕終于還是選擇相信你,你便不要怨朕,也不能怨朕了。”
如懿怔怔片刻,緩緩道:“是,皇上是沒有錯的。”
她在皇帝身邊多年,不是聽不出皇帝的語氣里已經是最后的包容和耐心。再有哭訴與不滿,都不過是自毀長城。對于聰明人而言,時間是最好的師者,日復一日,將她的聰明調教成智慧。而大部分的智慧,與隱忍和適可而止有關。
皇帝已經年近四十了,即便是保養得宜,眉心也有了歲月經過的淺淺劃痕,此刻,那些痕跡隨著笑意漸漸疏淡。他愛憐地拍了拍如懿的手:“好了,朕自然是沒有錯的。”他想了想,或許覺得這樣的表示太過于凜冽,“或許朕也會有錯,但朕是天子,即便有錯,也不是朕的本意。”
這,也許是最委婉的表達了吧。她太明白這個答案底下的凜冽與深寒,亦知是不能揭破的。一旦揭破,便是無可換回的錯誤。她已經走到了這里,千萬辛苦,如履薄冰,斷不能再失去了。
于是,如懿含了恰到好處的笑意,有委屈,有柔婉,有近乎于諒解和懂得的情緒:“是,臣妾明白。只是惢心已然廢了一條腿,以后在臣妾身邊侍奉也不方便。臣妾想,惢心的年紀也大了,太醫院的江與彬向臣妾求娶過惢心,不如皇上賞惢心一點兒臉面,將惢心賜婚江太醫吧。”
皇帝頷首道:“惢心忠心可嘉,又是潛邸的舊婢,大可指一個朕御前得力的侍衛,譬如凌云徹也好。一介太醫,前程上是沒什么指望的。”
如懿不意皇帝會突然提起凌云徹,仿佛是誰的指甲重重彈在了心肉上,忙笑道:“江與彬有心,臣妾問了惢心也愿意,算是兩情相悅。”
皇帝不以為意:“也好,那朕就成全了他們倆吧。那惢心不在你身邊伺候了,你也要挑幾個得力的人上來。”
如懿沉默片刻,笑容靜若秋水:“臣妾身邊比不得嘉貴妃,有那么多得力的人。皇上賞賜了惢心的忠心,那么是否也該賞罰分明?”
皇帝替她擦去眼角的淚痕,道:“貞淑是從李朝跟來的人,即便她受刑不招,朕也不便賜死了她,即刻叫人送回李朝去便是。至于金氏,朕已經下旨降為嬪位,閉宮思過,無事不許到朕跟前來伺候。”
如懿垂下臉,低低道:“皇上賞罰分明,臣妾安心了。”
皇帝沉沉道:“你要安心的不只是這個。從此以后,無人會再質疑你。皇貴妃之后,你的后位之路也會安穩妥當。朕會一直陪著你,走到皇后的寶座之上。”
心底有無聲的震動,是,她走到了與后位無限靠近的距離,卻也失去了對這個男人發自內心的依靠與信任,卻只是更孤寂地感知這種徒勞無功的索然。
如懿欲離開時,已經是月上中天時分。她陪著皇帝用了晚膳,以此溫暖家常的情景來告誡自己適應種種變故,又回到了昔日的寧靜安詳之中。打破這種氣氛的是養心殿外傳來的已被降為嘉嬪的金玉妍砰砰的磕頭聲。
沒有別的言語,也沒有哀切的申訴,更沒有傷心欲絕的哭泣,金玉妍只是默默叩首,以額頭與金磚地面碰觸的沉悶聲響,來向皇帝脈脈傾訴。貞淑被趕回李朝,形同告知她失去賴以依靠的母親,她身邊的孤立無援已然顯露失寵的敗跡。那是最大的危險,遠勝于位分的起落,意味著依附在她身上的母族的榮寵也會隨之減色。所以她亦明白,自己只能如此,不能哀哭申辯。
殿中靜若深水,外頭的聲響仿佛來自遙遠的另一個世界,沉悶而邈遠。如懿陪著皇帝臨著董其昌的字。自康雍以來,世人多推崇董其昌的書法,皇帝自然也有涉獵。外頭響聲綿綿不絕,皇帝也不抬頭,只問:“誰在外頭?”
這話自然不是問如懿的,李玉打開了殿門看了一眼,低聲道:“回皇上的話,是嘉嬪。”
皇帝淡淡點頭,也不理會。李玉似乎有些動容,忍不住勸道:“皇上,您沒看見嘉嬪小主在外頭的樣子。可憐嘉嬪小主已經三十六歲了,還這樣伏地叩首,還當著底下奴才們的面,實在是……到底也是三子之母了,得顧及著阿哥們的顏面呀。”
如懿站在皇帝身邊,臉色沉靜如水,恍若未聞,只悄悄與李玉目光相接。這便是日夜伺候在皇帝身邊的人說話的好處了,不動聲色地提醒著皇帝,這個心機深重謀奪后位的女子年華已逝又如此不顧身份。
皇帝的臉色果然更難看了幾分。如懿輕挽衣袖,不急不緩替皇帝研墨,道:“董其昌云,晉人書取韻,唐人書取法,宋人書取意。此時叩首聲擾耳,無論取韻、取法還是取意,都是不能的了。皇上還是暫且停筆,讓臣妾為皇上磨出顏色合適的墨汁吧。”
皇帝伸筆飽蘸墨汁,下筆如行云流水,曳曳生姿,絲毫不見滯緩,道:“如懿,你出去,以皇貴妃的身份告訴她,從此刻起,她已經不是嘉嬪,而是嘉貴人。若再吵擾一次,便再降一等,直到被廢為庶人為止。”

下一章:
上一章:

發表評論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电子游戏地址是什么